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军师的责任 下
    “哦?说说看。【】”裴将军很满意风明的答复。

    “诺。

    聚阳大阵的确可以化解阴气,达到以阳制阴的目的。但它的作用也仅限于此,对阴人是否管用,我不知道,反正书上是没记载,前人也没有口头上的叙述流传下来。

    我们生活在阳世,但不代表没有阴气。同样的,阴人生活在阴世,不代表阴世就没有阳气。这是其一。

    其二,聚阳石的威力是根据其大小来确定的,我不知道唐公子身上的聚阳石有多大。不过,只要手上戴的戒指不是出自炼器宗师之手,那么,聚阳石最大也就只有井口般大小。

    井口般大小的聚阳石,对于我们要封印和克制的地方来说,还是太小。除非有十个井口般大小的聚阳石。

    其三,七日境界文者的精神力修为和一日文者精神力的修为,有着天与地的区别,就算是量达到了,但只要质没有发生变化,那就算是来一千个一日文者也无济于事。

    纸上谈兵终是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建议是好的,但运用到实际上恐怕不行。

    我就事论事,没有争对谁的意思。将军,我解释完了。”

    不等将军开口,唐超就立刻接话道:“军师就是军师,这口才就是不一样。可我观你面容,和我的年纪应该相仿。难不成,年纪轻轻的你就已经上过多次战场了?

    就算聚阳大阵杀不了阴人,但对于阴人总有影响与干扰吧!兵贵神速,他们的行动受到了影响,不就等同于为我们创造了有利时机吗?

    再说,我之前并没有说聚阳大阵就是用来消灭阴人的,我的意思是对鬼镇会有影响,有助于我们这次的防守与反攻。

    最后,我想反问军师你一下,你的修为是什么境界?你对日境又了解多少?”

    风明没有去争辩,而是静静的站在将军的案台前,像是在等待着将军的命令。

    “军师,既然唐公子问你话了,你就回答他吧!我们是军人,可也是有文化和涵养的军人。”

    “诺。

    唐公子,实不相瞒我还真没上过战场,但是去野路的次数应该比你多的多。不管是金陵城,还是南玄武城,乃至玄武城,它们周围的野路我是探了个遍。

    勘察地形,对于行军作战是有帮助的。未雨绸缪胜似临饥而掘井,我们军人和阴人交战的地方很少在界路之内,野路是我们的主战场。

    身为军师,本就是为前方主帅出谋划策,而不是真刀真枪的走上前线,与敌厮杀。就算真有战斗,也是用不着我上场的。

    至于你说聚阳大阵可以影响阴人,这一点我承认。但是弊大于利。你要知道这一次的鬼灾级别是鬼镇级别。

    里面少说也有统领级别的阴人坐镇。若是聚阳大阵真的妨碍了他们,那他们难道就不会有对策了吗?我们越是对它们间接地压制厉害,就越说明我们实际的虚弱。

    阴人中也不乏有智者,他们在意识到了这点后,说不定就会把统领从前线撤下来,将鬼将派遣到前线。

    一旦鬼将出马,我想不管我们出什么招,都是难以抵挡的。除非,我们能把皇境强者请来或是把许王爷请来。

    你的最后一个问题,涉及了我的**,我不便回答。但我可以告诉你,对于日境我还是蛮了解的,毕竟在我身边就有很多日境修为的文武者。

    据我所知唐安院长的修为也不过才五日境界吧!至于余城主,我就为您保留一点面子好了。”

    风明说到最后,是将目光看向了余龙虎。唐安是他的未来女婿,若是他仍然让唐安这样继续下去,那裴将军说不定就要采取什么行动了。

    余龙虎身为一城之主,对于这道目光饱含的意思怎能不知。原本想长长脸的自己,对于唐超今天的表现有点失望。

    事态也的确发展到了不能再让他口不择言的地步。军师的意思就相当于将军的意思,等到将军开口,那可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哈哈哈...,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超儿,你就不要再跟军师争了,毕竟他是军人,考虑的要比我们全面。

    我们还是来听一下裴将军的意见吧!他才是三军的主帅,不管是军师还是我们,最终都是要听他的调度啊!”

    “余城主客气了,你的未来女婿可不简单哦!要是我没有军师,说不定就要招募他来我军中,成为我的智囊了。”

    “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他还缺少锻炼,等到他迈入了日境,从学院毕业后,来您这参军,还请将军不要嫌弃哦!”

    “放心吧!我军营的大门随时为翁婿打开。下面我们就言归正传吧!

    对于唐公子的提议我觉得可以采纳。既然余城主来了,那就说明他已经有了相应的准备。在我们军方布置的基础上,有了余城主的帮助,我相信,这一次的鬼灾很快就会过去。

    好男儿当建功立业,名扬天下。尔等青年才俊不顾生命危险,来到前线协助我们,我很感激。等到这一次的战役结束,我定当为你们请功。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诸位俊杰不要推脱。”

    裴将军后面的话一出,立刻让在座的四位青年才俊内心动容。他们想要的就是这个,一旦有了军方的肯定,那对于自己今后的发展可是大有好处的。

    不说别的,就单说野路圈地这一项,就足以让自己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让自己在家族中的位置站的更高,说不定连下任家主都能当上。

    然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此刻响了起来,令场上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将军,我觉得不可。力量必须集中起来,才能有效的重创敌人。您这样分散力量,到最后恐怕会得不偿失,顾此失彼。”

    “军师,你可知道你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裴将军的脸上出现了厉色。

    “将军,这是我身为军师的责任。我不能对错误的决定不顾,我不能拿三军将士的生命来冒险。

    军功与生命,我觉得生命更加很重要。没有了生命,那一切都是妄谈。”

    “够了,你先给我出去!本将军会是你口中那样愚昧昏庸的人吗?”裴将军大手一挥,将风明赶出了帐外。

    “诺,卑职告退。”风明没有再争辩,而是行了军礼,转身走出了营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