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风向变了 上
    “将军,您就这样放纵他吗?”余龙虎不忘补刀的说道。

    “这不是放纵,而是不能。大战在即,若是我把他关起来或者是进行别的处罚,那这守城的军心可就乱了。

    你可别忘了,如今在守城的除了部分是城主府的兵丁,其余的可都是他召集而来的文者和武者。

    嗯?文者和武者?”

    “将军,您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余龙虎被裴将军最后一句话弄得有些糊涂。

    “快随我来。”

    裴将军一边说着一边就纵身而起,向着门外飞快地跑去。

    余龙虎看了唐超一眼,二人彼此点了一下头,领着这里的人紧随裴将军之后,就走出了阁楼。

    “这位兄弟,请问你来自哪里?”

    “制符师公会。”

    “那再请问一下,这里所有的文者都是来自制符师公会吗?”

    “是的。我们是被风明大人召集而来。”

    “多谢。”

    裴将军对着他拱了拱手,转而向着站在他身边的武者问道:“敢问少侠可是被雇佣来的武者?不知是谁雇佣了少侠?”

    “将军客气了,是风明大人雇佣的我们。刚开始我与在场的兄弟也的确是为了佣金而来,但现在我们却是为了风明大人而战。

    和风明大人在一起战斗,让我们找到了自身存在的价值,让我们的人生有了新的轨迹。

    对了,将军。风明大人可是答应过我们,等战斗结束了,他就会把我们招入军中效力,介时还请您批准,让我们追随在他的身后。”

    少年武者的话,让裴将军心里的自责之意缓缓升起。

    自己一开始的怀疑和不信任,导致了余龙虎和唐超的话不断地刺激自己的内心,致使自己对当前形势和风明本人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如今的情形很不好,若是让他们知道了,风明的指挥权已经被自己拿下,那他们还会这样尽心尽力的守护金陵城吗?

    “裴将军,既然我们已经回来了,就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吧!只有让我们都保持充足的体力,才能稳稳的守住金陵城,等到上面援军的到来。”唐超彬彬有礼的向裴将军进言道。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裴将军换来了传令兵,简单的吩咐了几句后,立刻是让城墙上的人忙碌起来。

    交接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他们很乐意将这守护的接力棒转交给军方的人。

    这边的变化,自然引起了阴军那边的注意。

    在收到了斥候的汇报后,白夜是手拿酒杯,向着金陵城举杯道:“风明啊风明,看来你说的很对。就算你有天大的功劳,也抵不上别人动动嘴皮子。

    只是明天的战斗少了你会无趣很多。小裴所率领的军队战斗力是强,可在我的面前,顶多就是一块老豆腐而已。

    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一线的,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和你说再见。”

    翌日拂晓,鬼镇中响起了嘹亮的号角。

    整装待发的阴军将士,每一个都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一缕缕的杀伐之气从他们身上逸散出来,一股股的杀气不断地在他们头顶上方汇聚。很快,凛冽的杀意和锋锐的杀气,将每一名阴军将士的心都栓到了一起。

    “噌”的一道剑鸣声,杀气破空而去,向着金陵城就当头劈下。

    “军有军魂,将有将魂,凝我军威,壮我军魂!”裴将军站在城头上大声的呵斥了一声。

    “壮我军魂!”

    守城的将士追随着裴将军的那一声呼喊,将心中的军魂激发了出来。

    充满着视死如归的精神,寄托着对家人的思念和爱意,蕴含着歼灭一切来犯之敌的信念。

    “嗡”的一声,一个血色的魂字化成了一张血色的盾牌,将金陵城掩护在下。

    下一刻,“嘭”的一声,杀气与军魂发生了剧烈的碰撞,强劲的气流在金陵城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形的漩涡。

    “有点意思,不过还不够,全线出击!”

    白夜一声令下,阴军将士踩着整齐有力的步伐,向着金陵城就发起了总攻。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夜有意如此,他选择的战术和前天的是一模一样。

    先头部队手持开山斧,之后是清一色的文者步兵,最后面跟着的是行动迅捷的骑兵部队。

    “轰轰轰”的破墙声响起,由于第六道土墙前天就已经被凿空了一半,今天没有花多少时间,阴人大军就攻到了第五道石墙之下。

    站在裴将军身旁的余龙虎,在见到这一幕后,惊慌失措的说道:“将军,这不对啊!这节奏未免也太快了,若按照目前的节奏,他怎么可能守住一天?”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有一点可能被你忽略了。那就是我军中的文者和阴人大军中的文者是一样的。若是可以激发符箓,他们早就出手了。

    而前天,风明他指挥的是制符师公会中的文者,他们专修符箓之道,对于符箓的运用,远非我们军者可比。

    因此,他在面临这种情况时,是可以远距离攻击的,而我们不行。

    按照我的计算,当阴军攻到第三道土墙的位置时,就是我们要全力反击的时刻。”

    “将军,您说的在理。可就不能再提前一点吗?第三道土墙离我们太近了。我们能反击,他们的文者同样也可以攻击啊!”

    “我军中的文者是不行了,但你可以派城主府的文者和那些少年英才中的文者出手。我相信你之前说的距离他们应该能够攻击到。”

    “也是,我这就去吩咐。”

    金陵城是余龙虎的家,没有了金陵城也就没有了余龙虎。因而,这一刻,最卖力的就是余龙虎。

    在阴军攻破第五道土墙,来到第四道土墙之下的时候。余龙虎召集到的人手也来到了城墙上。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全力施展攻击,拿出你们的绝活。要是金陵城没了,我们也完蛋了!”

    余龙虎是真的急了,说出来的话是一点水平也没有。

    然而,此刻并没有人怪他。能够站在这里的可都是追随了他十几年的人。

    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起,一道道符箓之光是向着进攻的阴军就打了过去。

    可不等这些符箓发挥作用,就被阴军中的文者给化解了。他们甚至是连符箓都没有祭出。

    “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

    余龙虎站在城墙的边沿,大声的呼喊了一声。他对于眼前的景象完全无法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