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打到你吐血
    “哈哈哈...,风明你不是智谋超群,算无遗策吗?那你有没有算到,我会在这里堵着你,让你在这里快乐的下黄泉?”

    风明无视铁洪的嚣张,平静的说道:“铁家身为三等家族,到了你这一代,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一个败家的。零点看书

    你可知你今天的做法,会为你铁家的未来带来怎样的灾难?”

    “笑话!一个连问道境都没到的渣渣,竟然敢威胁我们铁家!别以为在军中混了点名气,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渣,就算你的上司裴将军来了,我也会当他不存在。”

    “现在只要你离去,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倘若你执意如此,你信不信我会狠狠地揍你,把你打到吐血。”

    “哈哈哈...,风明你可别告诉我,你的身份除了是军师外,还有一个身份是说书的,而且是专说笑话的说书先生。

    我给你这个机会,我要好好看看,你是如何把我打到吐血的。”

    “冥顽不灵,也罢,就让我给你们铁家送一份见面礼吧!希望你们的家主能比你和你的那个侄子有智慧。”

    风明往腰间一抹,准备取出十二张符箓。可在精神力的感知下,他发现别在腰间的符文带,里面仅剩下五张符箓了。

    “好吧!便宜他了,就让我新创的这招送他走吧!”

    五张符箓被风明一一激发,射到半空中。每一张符箓都散发着颜色不一的流光,但在符箓上却没有任何符文。

    “风明,你是在吓唬我吗?我从小到大还没见过无字符箓。你不会以为光凭这就能蒙混过关吧!”

    在场的不止铁洪一个人是这么想,站在风明身后的宫飞,以及坐在另一辆马车内的徐华,想法基本上跟铁洪雷同。

    风明双手结印,口中念道:“东方主青龙,西方主白虎,北方主玄武,南方主朱雀。

    我在中央,调令四方,四方神兽,听我号令,齐聚中央,诛邪除魔。急急如律令,敕!”

    当风明的符咒念完,悬浮在半空中的左边符箓,青光一闪,密密麻麻的符文是眨眼间显化出来。

    紧接着,右边的符箓白光一闪,上面的符箓黑光一闪,下面的符箓红光一闪。

    在四种光芒出现之后,一股强悍的威压从符阵的中央散发出来。

    龙吟虎啸,玄吼雀鸣,四神兽的虚影虽然弱小,但不失神韵。它们齐齐的汇聚到中央空白的符箓上。

    “噗噗噗噗”接连四声符箓破碎的声音响起,五张符箓现在只剩下中间的一张。

    这张符箓至今没有发出任何光芒,也没有显示出任何符文,只是将先前的威压增加了一倍。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铁洪你是走还是不走?”

    “哼哼!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的障眼法吗?光凭威压就想把我给吓走,你不会是觉没睡醒吧!还是说在白日做梦!”

    “善哉善哉,接下来就不怪我了。”

    风明不再跟他废话,对着那仅存的空白符箓手印一打,一只白色的斑斓猛虎携带着虎威从符箓中一跃而出,向着铁洪就扑了过去。

    托大的铁洪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虎已经扑到了他的眼前。

    “找死!”

    铁洪凶猛的挥出一拳,向着白虎的前额就砸了过去。

    “咚”的一声,白虎的身影在铁洪的拳头下,溃散开来。

    铁洪咧嘴一笑,刚想讥讽几句,不料,“噗呲”一下,从拳背到肩部齐齐的裂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切口。

    就算武者体格强健,恢复力强,短时间内,铁洪还是流出了不少血液,使得他气息衰弱了一截。

    “玄武撞击!”

    “嗡”的一声,符箓一震,黑色的玄武昂着头,慢悠悠的向着铁洪就游走而去。

    看似缓慢的移动,实际上蕴含了巨大的力量。

    铁洪这下可不敢大意了,连忙取出符器,将自身的力量汇聚于长刀之上,之后,重重一劈。

    “叮”的一声脆响,刀茫在玄武的背上溅起了几许火花,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不!这不可能!”

    铁洪的双眼瞪得比牛眼还大,恐惧的情绪在此刻被他放大到了极点。

    “嘭”的一声闷响,玄武撞到了铁洪的身上。

    “咻”的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沿途骨头碎裂的声音是不绝于耳,直到他撞到一处山岩上,才止住倒飞的趋势。

    “噗!”一大口鲜血是不要钱的往外喷吐而出。

    现在的铁洪哪还有之前半点的威风,身上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想动一下都是那样的奢侈。

    远远地,风明的声音从马车上传了过来。

    “铁洪,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说打到你吐血就打到你吐血。不要怀疑我的话,我可是还有两道攻击没有使出,一旦使出,绝对可以让你命丧当场。

    回去后,请转告你们家主,日后我会登门拜访。是敌是友,全在一念之间。”

    “噗!”铁洪又喷出一口鲜血,他知道今天是栽了。但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自己能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从戒指里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张口一吞。等稍微恢复了一点后,立马强提一口气,身影连闪,离开了风明的视线。

    “大家族子弟的命就是金贵,吃一粒疗伤丹药就跟吃糖豆似的。”

    风明在马车上又站了一会,确定铁洪是真的走远后,他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风明大哥!”宫飞连忙往前一步,扶稳风明。

    “没事,休息一下即可。我们继续赶路吧!”风明对宫飞使了一个眼色。

    “好!”

    进入车厢,就算宫飞搀扶着自己,但他还是身子一斜,倒了下来。

    幸好他是靠着车厢的墙面,他这一倒是顺势滑下,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

    “宫飞,我想睡一会,若是没有事就不要喊醒我了。”

    “风明大哥,您就好好休息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您的。”

    “嗯!”风明轻哼一声,再也坚持不住的闭上眼睛,进入了自我疗伤模式。

    隔壁的马车上,徐华在感应了一会后,呼出一口气。

    若是风明没有事,自己说不定还真会去赔礼道歉,甚至是让出马车给他疗伤休养。

    但如今,从他身体状况看来,已是半病之体,就算调养好了,日后也难再有寸进。这样的人,不值得自己放下身段去结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