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风将军上任 上
    两个人继续在帐内有说有笑着,这一回执戟郎中是很有底气的走进来请示道:“将军,风明军师回来了,正站在帐外,等候召见。”

    “让他给我滚进来!”

    “诺!”

    片刻后,风明笑呵呵的走进来,对着裴将军一拜,之后,向刘柏眨了眨眼。

    “风明军师,是不是本将军太惯你了。进了中军大帐,为何挤眉弄眼?你这是给谁看呢!”

    “回将军的话,卑职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眼睛中进了沙子,这是自主的保护反应,并非是挤眉弄眼。”

    “就你口才好!进沙子时的反应本将军会不知道吗?好了,下去休息吧!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在席间我再跟你说些注意事项吧!”

    “诺!”

    风明走出军帐还没两步,刘柏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他笑着对风明说道:“走,到你营帐里,我有话对你说。”

    来到营帐,风明和刘柏席地而坐。刘柏飞快的取出一张结界符,将整个营帐笼罩在结界内。

    “俊风,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聊一聊了。你不知道,我回到家调养的那一阵子悔得肠子都青了。我参军不就是为了轰轰烈烈的打一场仗吗?

    眼看着这么激烈和精彩的战斗我不能参加,真是把我给愁死了!”

    “嗯,在我们敞开心扉的聊天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真实的姓名。不然,我总觉得和你之间有一层隔阂。”

    “哦!对,是我疏忽了。在下刘云风,很高兴能和你成为一生的至交。”

    “刘云风,好名字。云从龙,风从虎,龙虎相聚风云涌。看来你的家人对你的期望很大啊!”

    “还好吧!我又不是家中的嫡长子,想那多干嘛!”

    “说实话。”

    “额,好吧!说实在的,其实我真的不想争什么,可我不知道我的哥哥为什么不放心我,非要做出这种卑劣的事。

    要不是老祖在我的体内留下了一道神念,这一次不仅我玩完了,还要连累你一起陪着我。”

    “大家族中的生活和皇室其实差不多,更何况世家!为了保证家族能够屹立不倒,长势不衰,内斗只要在允许的范围内,是被默认的。

    你虽无争夺之意,但谁让你这么优秀呢!优秀的人本身没有罪过,但往往会因为不同的境遇而让优秀本身被动的成为罪过。”

    “你说的话很有哲理,我也感同身受。这一次的事让我的心经历了一次洗礼。既然我这样的忍让都得不到理解,那何不去努力的争一下。

    说不定在我的努力下,全家的人心都会倒向我这边呢!祸乱起于萧墙,我可不想因为家族的内斗,而让家族出现分崩离析,人心散乱,甚至是将家族的气数耗尽而转向衰败。”

    “你能这样想便好。可一旦如此,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摆在了你的面前。

    你跟我走的越近,对你的处境就越不利。身为世家中人,你不会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吧!”

    “说实话,原本是不知道的。但在把你当兄弟后,我特意去了解了一下。这一了解,起初还真把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你的家族在以往是这样的显耀!

    现在妙家是衰败了,但不代表将来。兄弟不是只有同享福,也有共患难。若是见你不好我就离开,见你比我好,我就来巴结。试问,这还叫兄弟吗?”

    看着刘云风坚定的眼神,风明认真的点了一下头说道:“好兄弟,讲义气!你这个兄弟我没有白认!”

    “客气啥!兄弟间不要这么见外。

    对了,听说你代替将军去了西玄武境,然后又去了宫家,在那里似乎还出了点事,要紧吗?需不需要兄弟我助你一臂之力?”

    “很小的事,不需要麻烦你。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既然我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那里的事还能叫事吗?”

    “说的也是。不过需要帮忙就说一声,我知道你不爱给人添麻烦,但有时你越这样想,麻烦反而会越多。”

    “放心吧!需要帮忙的时候,一定招呼你一声。现在赶紧跟我说说帝都,世家,还有那个一心想灭掉我们妙家的那个家族。”

    刘云风没有隐瞒,把自己知道的事一股脑儿的全部倒给了风明。

    他这详细的诉说,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快的流逝。一直到日暮西山,他才口干舌燥的把风明想要了解的人和事说完。

    “谢谢,辛苦了。”

    “跟你说了不要见外嘛!你怎么又说谢谢。”

    “这可不是见外,而是礼貌。走,我们去赴宴,裴将军说不定和你一样,有好多话要向我们交代。”

    中军大帐内,裴将军已命人摆好了桌子和酒食。

    裴将军御下严苛,军营中是禁止饮酒的。但今天,他打破了这个规矩,原因无它,因为明天自己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这生活多年的军营。

    风明和刘云风这一路走来,发现除了守在机要之地的卫兵外,巡逻的,站岗的,放哨的,哪怕是休息的士兵都不见踪影。整个营地显得空落落的。

    两个人互看一眼,疾步的向着裴将军所在的中军大帐奔去。

    一到门口,他们俩的心是一跳。坏了,连执戟郎中都不在。

    “好了,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不要大惊小怪,要不是我舍不得这里,就随他们一起出去了。”

    走入帐中,经过裴将军的解释,他们在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对于裴将军的做法他们不会多说什么,他们明白这是一位老将军对营地生活和众多将士的不舍。

    “来,都满上。

    今晚我还是将军,等到了明天,风明就是将军了。不管是暂代还是虚的,反正只要军部没有派人前来接任,风明就是金陵城军区唯一的将军。

    现在,就让我这个即将离去的老将军敬小将军一杯,也敬能够吃苦的刘少爷一杯!”

    “啪”碰杯声响起,三个人将杯中美酒一饮而下。

    都是一样的酒,但喝到每个人的心里,这味道就不一样了。

    是苦,是酸,是甜,还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情绪,也许只有喝下这杯酒本身的人才能知道了,或许连他本人都不知道吧!

    “风明,好好干!我把金陵城军区的兄弟们交给了你,你可一定要把他们带好咯!若是让我听到一点你不爱惜下属,败坏金陵城军区名誉的事,就算我远在天边,我也会赶过来狠狠的抽你。”

    望着裴将军强忍着感伤的脸庞和红润的眼眶,风明没有说话,只是为他斟满酒杯,然后,轻轻碰杯,二人再度一口饮尽杯中美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