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我让你走了吗?
    等到风明醒来,他感到自己的身子像是要散架一样,酸痛且wwん.la

    “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向家族发求救信了!”刘云风见到风明醒来,一脸欣喜的凑了过来。

    “喂喂喂,别靠那么近。你有多久没洗澡了?身上怎么有股酸臭味!”

    “哼!我身上的这股味还不是因为你!你可知道你整整昏迷了七天!换做谁七天不洗澡,不换身衣服,他身上能香喷喷的才怪!”

    “谢谢,辛苦了。能扶我起来吗?再躺下去,我都要怀疑我会不会走路了。”

    刘云风对风明一笑,慢慢的将他给扶了起来。

    走出营地,看到营中的大伙个个精气神十足,风明感到自己的精气神仿佛在他们的带动下也恢复了不少。

    “将军好!”

    “将军您恢复了吗?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两名恰巧路过这里的统领,在见到风明的一刹那,立刻跑了过来,脸上露出了无比关心的神情。

    “我很好,谢谢。实战训练到哪一步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偷懒啊?”

    “回将军的话,您布置的任务,我们一直在执行着。在您养病期间,军师让我们轮流出营,今天正好是轮到我们两个的营队出营。”

    “很好,你们去吧!注意安全,一旦发现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来报!”

    “诺!”

    “报!有军情!”一名斥候骑着军马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军营。

    在来到他们面前后,他先是一愣,之后是赶紧一个翻身,单膝跪地行礼道:“参见将军,野路中有情况,发现大队城主府人马。”

    “嗯?详细的说一下。”风明担心的就是半路有人摘桃,似乎金陵城与自己真的犯冲,怎么每次都会有半路摘桃的人出现呢?

    “是,将军。在营地往东的十里处,余城主带着城主府的卫兵缓速前进着。他们每走过一段路,就会在路边竖上一个城主府的令旗。按照他们的速度,预计两个小时后,就会来到我们的营地。”

    “好,我知道了,再探。”

    “诺!”

    “赵统领,我命你带着你的步兵营立刻迂回包抄,一个小时以内,务必切到他们的后方,把他们的后路给断了。”

    “领命。”

    “周统领,我命你带着你的弓箭营跟在我的后方,与我保持五百米的间距。”

    “领命。”

    “风云,立刻召集护卫队,随我一起去会会久违的余龙虎。”

    “领命。”

    营地以东八里的地方,张群大管家一脸谄媚的向余龙虎说道:“城主大人是天命所顾之人,所到之处,魑魅魍魉是闻风丧胆,一路退让。

    想必他们也是知道城主大人的决心,要荡平这野路祸害,还金陵城百姓一个太平。”

    “老张啊!话不能说得太满。你要知道,金陵城的军士正在野路里进行实战训练。说不定是他们将所过之处的鬼物全部清除了。”

    “城主大人,您可不能太谦虚啊!就算是他们清除的,那也是为您扫清一切障碍,是为您服务的。他们应该感到荣幸,在这金陵城地域,谁不知道真正的主宰是府主大人您!

    他们这些人哪懂得这些,无非是领着薪水为皇庭服务的打工者。既然是打工者,那就要有打工者的觉悟。

    在这金陵城的地界,凡事都要以城主大人为尊。就算是皇庭的使者来了,见到大人您,不也得低头三分吗?”

    “哈哈哈...,好一个低头三分啊!难不成这皇庭的天已经变了吗?金陵城已经从皇庭分裂出去了吗?一个奴才也敢妄谈国事,简直是混账至极!”

    “大胆,是谁?给我出来,竟敢在城主大人面前造次,还不快滚出来领罪!”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风明带着自己的二十余骑,缓缓的从前方曲折处拐了过来。

    “余城主,你家管家好大的威风啊!竟然让本将军滚出来!还说我大胆!难不成现在区区一个城主府的管家已经可以在将军的头上动土了吗?”

    “原来是风明将军,实在是抱歉,是我御下不严,我这就让他给您赔罪。

    去,还不过去给风明将军赔罪。”

    张群很不乐意的骑马走了过去,对着风明很不情愿的拱了拱手说道:“抱歉。”

    就在他掉头准备返回的时候,风明冷声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风将军,我这谦已经道了,你还想怎样?难不成你想杀了我吗?我可是余城主的大管家,你要是杀了我就等同于干预了地方的政务。

    皇庭可是有严令,军务和政务要分开,谁也不得僭越,难不成你是要违抗皇庭的政令吗?”

    “哈哈哈...,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好笑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只不过是城主府的一名管家,身上没有任何职务,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好不好!

    我想杀你,任谁也保不住你!”

    “你,你,你竟敢口出狂言!这是忤逆大罪!城主大人他这是忤逆大罪啊!”张群奋力的朝着余龙虎那边喊了一声。

    然而,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会是他的最后一喊了。

    “放箭!”

    “嗖嗖嗖”三支利箭是对着张群的心口就射了过去。

    “噗噗噗”三声,利箭破体而出。

    “城主...”

    “嘭”的一声,张群的尸身从马上坠落而下。

    风明当着余龙虎的面,把他的管家给射杀于此。

    “风明将军,你是不是太过分了!难道你认为身为一方的统帅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不要以为你为金陵城保卫战立下了战功,就可以凭此肆意滥杀!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会上书皇庭,让皇庭给予你制裁的!我们走!”

    “走?我让你走了吗?”

    风明的话一出口,余龙虎的心脏立刻为之一颤。似乎他刚才对张群也说过同样的话。

    “哼!怎么?难道你嫌杀一个张群不过瘾,还要杀本城主吗?可以啊!你动手吧!本城主保证不反抗,但还请你看在同朝为官的份上,放过我身后的这些人,他们是无辜的。”

    “城主大人!”

    “哎!你还真会演戏,不去当戏子真是太可惜了。”

    “你不正面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你们回去吧!若是我没有回来,你们记得不要报仇。想办法将我的冤屈上报到皇庭即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