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顺我者昌
    “哈哈哈...,余城主你真的不用在我的面前演戏。你的这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精神,在我看来是漏洞百出的。

    我不相信你没有感觉到在你们的后方,已经被我的人马给包围了。现在的你应该有三日修为了吧!不错,进步很快啊!”

    “风明,我知道你比我强,可你也用不着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离间我和我的属下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亲手招来并培养的。

    年纪大的我就不说了,凡是年纪轻的,我每个人都是视若己出,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

    不管你信不信,你的言行只会让他们感到你的卑鄙,而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动摇。

    你若不信,可以随便抓一个来问,我保证就算是你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哦?好神奇啊!那我可要试试。

    你,过来!”风明对着与余龙虎身后的一个府兵就大喝一声,在这一声中,他掺入了自己的精神力。

    晋级到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抵挡住的。只见那个府兵,骑着马就走了过去,脸上还带着之前的那种悲恸之情。

    “我问你,余龙虎平时待你们怎样?”风明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很好。”

    “那有没有什么令你感到奇怪的地方?或者说是;令你想不通的地方呢?”

    “有。每隔一月他都会让我们喝一碗药,说是可以强筋健骨,但我总觉得那碗药有问题。可具体有什么问题,我到现在也没发觉出来。”

    “哦?原来每个月你们都会得到余城主赏赐的一碗药。这个月你们喝药了吗?”

    “还没有,城主大人说了,等从野路回去后,就给我们喝药。”

    “好,你就先站到一边吧!”

    余龙虎的脸色很难看,他不明白这个手下怎么会那么老实,风明问什么他答什么。药的事可是极为隐秘的事,若是真被他给查出来,那不用他杀自己,手下的这些人恐怕也会在临死前狠狠的反扑自己吧!

    “余城主,你在想什么呢?是在想药的事吗?不要着急,接下来我们要说的就是有关药的事。我现在对你每个月赏赐给他们的那碗药很感兴趣,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解说一下,这究竟是一碗什么样的汤药呢?”

    “风明,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这可是我们余家世代相传的药方。我要是把这药方泄露给你,那不成不孝子孙了!所以,恕难从命!”

    “好一个恕难从命!好一个不孝子孙!好一个世代相传!试问你父亲事从何职?是什么身份?你祖上又是做什么的?”

    “风明,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对于你的问题,我不会回答。我们也不要在这里耗时间了,你究竟想做什么?给句痛快的!”

    “好!这才是我喜欢听到的回答。

    不知道余城主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希望在这金陵城地界,所有的人都要顺着我。只要顺着我,你们可以过得很好。接下来的半句话,我不用给大家解释,想必大家也都能自解。

    余城主是聪明人,你们也都是聪明人。我不想跟你们绕来绕去,现在你们立刻离开野路,从即刻开始,野路的控制权属于我们金陵城军团,任何敢染指野路的人和势力,都是我们的敌人。

    对待敌人,我们军团向来不会手软。余城主,你可以做出选择了。”

    余龙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感到很愤怒。就算是裴将军也不会这样对自己。自己的威严在今天被他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给一扫而尽。

    汤药的事也被他给点了出来,就算他们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难道就不会有疑问吗?一旦有了疑问,和自己的间隙就会越来越大。

    “该死的风明,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就给我等着吧!”

    余龙虎的愤恨没有表现在脸上,但他的精神波动还是让风明捕捉到了。

    “不怕你有情绪,就怕你没情绪。现在事情的发展方向才是我乐意见到的。”

    沉默了半天的余龙虎,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后,带着委屈和不甘的情绪,大声说道:“为了金陵城安宁和平的氛围不被破坏,我退让一步又有何妨?

    为了我身后的这些府兵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去,我退让一步又有何妨?

    为了表示我对皇庭的尊敬和军人的尊敬,我退让一步又有何妨?

    风明将军,你的话我余龙虎记下了,这就带人离开野路,希望你能够恪守你的承诺。”

    “很好,既然你顺从了我,我又何必赶尽杀绝呢?我就知道逆我者亡这后半句话,只要是聪明人就不会去选择。

    余城主,在你回去的路上,还请你把你府上的令旗全部带走,我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要记牢哦!一个不剩的全部带走。

    再有这野路最近不太平,考虑到你们的安全。我那一个营队的步兵会保护你们离开野路。请放心,当你们离开后,他们的保护任务就结束了。

    最后,我想说。余龙虎你真的是一个合格的城主,怪不得你的官是越做越大。

    今天的叙旧就到这吧!我们后会有期。”

    余龙虎的脸色异常难看,就像是一个即将窒息的人。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只能忍。在没有强者支援的情况下,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看着余龙虎离去的背影,刘云风担忧的说道:“将军,我们这一次可是彻底把他给得罪了,就算他的度量再大,恐怕跟我们也会不死不休了。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放他离去,这里是野路,就算我们动手,上面派人来查,也不会查出什么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呢?顺我者昌这句话要是不体现出来,那些效忠城主府的人始终是不会明白的。

    余龙虎要死,不代表城主府那些被他操空的人要死。他们那些人又不是傻子,余龙虎给他们每个月喝的药我就不相信他们真把它当良药。”

    “还是将军技高一筹,深谋远虑,到是我轻率了。”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军师啊!走,回去吧!接下来还有一半的野路等着我们去开拓呢!想想都令人期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