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纸调令
    玄武域的东边有一段边界与修罗国经常发生摩擦。零点看书

    就在不久前,还是同样的地方,双方发生了短时间的冲突。就在大家以为事情过去的时候,修罗国的一边忽然间出现了大股的部队。

    一时间,东玄武地域的这段边界立刻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道道的加急军情是快马加鞭的往皇都的军部送去。

    军部顶层核心会议室内,几位阁老坐在圆形的会议桌前,脸色都不好看。

    “玄武,事情发生在你负责的地域,你怎么看?”

    “我觉得很奇怪,通常修罗人都会在青龙你那边进行袭扰或者装装样子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为什么这次会跑到我那个犄角旮旯去。”

    “修罗人从来不会做无的放矢的事,这一次他们集结大军围屯在那,估计是在你那一片区域发现了什么。

    我们三国都有魔神禁区,每一国都有二十四个。除了已经被开发出来的,其余的都属于战略储备。在我们试想去窃取和破坏它国的魔神禁区时,他们又何尝不是像我们一样,潜伏到我国境内呢?

    上一次合城魔神禁区的破坏就是修罗人干的,我们派出去的人可是一直追到了修罗国的边界。要不是修罗国那边早有接应的人,我们就能一举将那些小贼抓住。”

    “朱雀,你这边能抽出人吗?我这边的人手真的不够了。虽然我不像白虎和青龙那样面对的是敌人的主要部队,但东西二线接壤的地方我都要派部队驻守。

    最北边那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海兽对海岸线的侵扰是与日俱增,那里已经成为耗损兵源最大的地方。”

    “玄武,我这里也不好过。虽然没有兵灾,但各地的自然灾害有不少,我的将士们现在就像是工匠和苦力,遇山开山,遇水涉水。

    不过,既然你开口了,那我也不好推辞,就派一个军去增援吧!只是从我那到你那,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哪!”

    “一个月吗?只要有一个聪明的统帅负责镇守在那,我想一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争取到的,哪怕是两个月。”

    “哦?你就这么有信心?看来在你心中已经有人选了。不知道这一次你要派出手下五将中的哪一将啊?”

    “不不不,他们另有重任。我这一次要派出的人选大家也都认识,就是在金陵城保卫战有过不俗战绩的那个小子。

    我很想看看他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小裴近来在皇都进行培训,在培训前我和他有过一次长时间的谈话。他可是极力向我推荐风明,认为风明的能力绝对能够统帅一支百万人的部队。”

    “玄武,你不会信了吧!百万人的军队是那么好统帅的吗?就算是我们也不会夸下这海口。”

    白虎听到这,心中很不舒畅。在座的五个人中,要说谁最骁勇善战,非自己莫属。一个刚出道的小子,难道会比自己还懂行军打仗?

    “白虎,我知道你在听了我的话后,会感到有些不自在。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他作为这次主帅的原因。

    东玄武境的那处军营里,驻守了两万的将士。在靠近边境的地方,左右又都有高山险阻。若是凭借这样有利的地形,他都守不住那里,我看他就真的只是一时运气而已,并非是真正的智者统帅。”

    “哼!我口才不如你不跟你争,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尤其是麒麟的。”

    “我的?”

    “没错,就是你的。玄武善谋,你善断。不听你的听谁的?”

    “你啊你,这是把我竖在火上烤啊!也罢,军情耽误不得,也是该给那帮罗子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我觉得玄武的想法可以付诸实施,我们军部向来是求贤若渴的。只要是人才,我们不问出身贵贱,不问年龄大小。

    量才而用是我们的宗旨。这个风明在金陵城保卫战中绽放出了属于他的光彩,若是能在这一次的保卫战中再一次绽放出属于他的光彩,那我们授予他一个将军的军衔又如何?把他开拓出的那片野路赠予他又如何?

    我们不能让前方的将士寒了心,我们要捅过风明向他们传递一个信心。只要你们是真正有血性的军人,能够保家卫国,上阵杀敌,我们这些军部的阁老们就绝不会对你们视而不见。在我们的心中你们就是英雄。”

    “咳咳咳,麒麟啊!为什么每次一到你总结的时候,我总感觉像是到了新年呢?陛下的新年致辞也不过如此吧!”

    就这样,一道命令在诸位阁老们的一致意见下,写在了委任状上。

    一纸文书,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向着金陵城方向就送了过去。

    身在军营中的风明对此完全不知,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铺在桌子上的地图。他想用最小的力最快的速度开拓出靠近玄武城的一块野路。

    “嗯?今天的左眼怎么跳的这么厉害!昨晚我睡得很好啊!”风明站起身子,向着营帐的门口眺望起来。

    “也许是我想多了吧!”说完,他再度看向了铺在桌子上的地图。

    临近傍晚,风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想出去活动一下,在营帐内站了一天,思考了一天,也该好好的活动一下了。

    然而,他刚出营帐,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很快,一名风尘仆仆的信使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律...”

    信使大喝一声,随即翻身下马,对着风明就行了一个军礼。

    “风将军,军部急件,请您接收。”信使恭敬地将揣在怀里的文书递了过去。

    “这位信使,你怎么就能确定我就是风明呢?万一我要不是呢?”

    “将军说笑了。在来之前,您的画像我可是仔细看过并刻在脑海里了,这是身为信使必须要具备的能力之一。”

    “辛苦了。还请帐中休息。”

    “不了,我还得赶回去复命。这就告辞了。”说完,他便翻身上马,向着来时的路返回了。

    风明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之后,打开了这封文书。

    “不会吧!还让不让人开心的玩耍了!难道阁老们长了千里眼,知道我在这过的太惬意了,故意找点事让我忙起来?”

    看完调令后的风明,一脸似笑非笑的仰望天空。他总觉得这道调令来得太突然,在这道调令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