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东山要塞
    风明的心中虽有疑惑,但军情如山,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把军区的事向刘云风交代了一下后,他骑着一匹军马,向着赴任的东山要塞就疾驰而去。

    东山要塞,距离金陵城一万里,就算军马能够日行千里,也要花十天的时间才能赶到。

    可谁又能想到,风明不仅对自己施加了一道御风符,也给身下的骏马施加了一道御风符呢?

    两道御风符同时发挥出来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原本日行千里的军马在两道御风符的加持下,变得身轻如燕,迅疾如风。速度是一下子提升了两倍半,十天的路程,一下子被缩短了一大半。

    可风明并不会真的在四天内抵达东山要塞,军马也是生命,透支太多,可是会让他加速死亡的。

    一连赶了五天的路,风明终于来到了距离东山要塞最近的一个小镇。

    他在一间客栈住了下来,让小二准备上好的饲料好好地犒劳一下这匹尽心尽力的军马。

    夜晚,皎洁的明月挂在空中。一道身影在黑夜中急速穿行,方向正是东山要塞。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风明。他想夜探要塞,通过自己的方式,了解一下要塞的守备情况。

    东山要塞,背靠一座石山,左侧是一条河流,右侧是一片密林,外围的军营连绵数十里。

    对于这样的地形,风明决定先从河流的方向试探下。

    一张隐匿符,让风明消失在了夜色下。他逆流而上,逐渐靠近东山要塞。他很小心,若是他坐镇这里,一定会在河流里布下机关并在岸上布下暗哨。

    抱着这样的心理,他的速度很慢。然而,越靠近要塞,他就越感到失望。整个要塞竟然没有在河流内设下一点机关,岸边别说暗哨了,就连明哨都没有。

    风明的心一下子凉了一半,他决定再从密林的方向试探一下,说不定要塞是将明哨和暗哨布在了那,这条河流自己不了解,也许他们很了解,所以才这样布防。

    连风明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开始为东山要塞找借口了。若不是真的融入到军人的角色中,他用得着给东山要塞找借口吗?

    密林中,风明坐在一株大树上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他相信在这里没有一个人的精神力能超过自己,若有能超过自己的人,那这个人就真要值得自己怀疑了。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风明的精神力扫遍了这一区域。

    收起精神力,风明的心感到很凉,还有一股愤怒的情绪被自己给强压了下来。

    他很想知道现在是谁在主持东山要塞的军务,左右都不设防。难道光凭大门前那站立的三四个人就能够负责整个要塞的警戒了?

    风明强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他为东山要塞又找了一个借口,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借口。

    “东山要塞内一定有阵法师,外面只是故布疑阵,实际上内有乾坤。”

    风明单脚一点,向着要塞内的军营就急速掠去。

    为了以防万一,他给自己释放了一个结界。这样就算要塞内真的有阵法,也不会让布阵的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到数百步,乃至整个外围军营走遍。

    风明竟然像逛花园般,将整个东山要塞的外围军营都逛了一遍。每一个营帐,每一处角落,他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一种失落之感油然而生,他觉得整个东山要塞的士兵都堕落了。这样的士兵若是遇上残酷的战争,十能存一都算是奇迹了。

    回去的路上,风明真想仰天呐喊一声:“你们这是在耍我吗?让我统帅这样一支军队,不是给人去送经验值吗?”

    第二天一早,风明骑着骏马向着东山要塞就怒气腾腾的冲了过去。

    大敌当前,若是不能让整个要塞的士兵充满斗志,做到令行禁止,上下齐心,这场仗不用打,己方就已经输掉一半了。

    “也许这正是修罗人选择攻占这一处地方的原因吧!若是换成我,也会选择这一处地方,这是明摆着白送给自己的,为什么不要。”

    临近要塞,守门的士兵立刻大声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闯军事重地,还不快快下马,随我去见统领!”

    “哼!”

    向来儒雅的风明在今天变成了怒目金刚。他朝着刚才开口的士兵就狠狠的抽了一鞭子。

    “开门!”

    “来人呐!有敌人要闯营!”被抽的士兵顾不得疼痛,是大声疾呼道。

    在他的呼喊下,没过一会,一队整齐的人马就从军营内跑了出来。

    领头的队长拔出腰间的佩刀,大声斥责道:“何方宵小?竟敢擅闯军营,你可知是死罪!”

    “死罪?哼!我看你们也只能在对平民百姓时耀武扬威了,若是遇上修罗人,保不准你们个个都会变成温顺的小绵羊。

    我懒得跟你废话,把你们这里的最高长官喊出来,我就在这等他!”

    “哈哈哈...,小子!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的家吗?将军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就算是东玄武域的域长来了都要客客气气,你算什么东西!”

    风明懒得跟他废话,抬手就释放出一道火蛟符,将那队长狠狠地砸飞下马,半空中还不断的喷着鲜血。

    “起!”

    风明看都不看那抛飞出去的队长,抬手又释放出十二张火蛟符。

    十二条火蛟迎风暴涨,把这一块区域的水分瞬间蒸干,温度也是节节拔高。

    “你,去把你们将军喊出来,我不想开杀戒!”

    风明的话很冷,冷到人的灵魂里。

    那个被风明盯着的士兵,在“啊”一声过后,是连滚带爬的向着要塞的里面跑了进去。

    没过一会,一名身穿金色铠甲,神气十足的中年将领是骑着马,抬着头,高傲的来到风明的眼前。

    “就是你想见我?你是谁?”

    “你就是东山要塞的最高负责人?”

    “没错,本将军就是。”

    “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十二条火蛟在风明的指挥下,摆出一字长蛇阵,一条接一条的撞击到东山要塞将军的身上。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

    将军像沙包一样从马上飞出,金色的铠甲在炙热的温度下,是一点点的融化。

    当他摔到地上后,哪还有之前的光鲜亮丽,远远望去跟一个焦炭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