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将军罗娇
    东山要塞接连三天的变化,终引起了对面修罗军营中高层的注意。零点看书

    “将军,您让我探听的消息有结果了。东山要塞在三天前换了主将,主将的姓名叫风明。”一名猎人打扮的男子半跪在中军大帐内,向坐在主位上的将军汇报道。

    “你先起来,慢慢说。”将军放下手中的军情奏章,挠有兴致的看着他说道。

    “谢将军。据属下探听来的情报,那个叫风明的不久前参加过金陵城保卫战,人称神一样的军师风明。

    他在来到要塞的第一天,就当众废了焦将军,还将众将士一顿豪骂。之后,更是马不停蹄的就开始他的放养训练。

    属下为了以防万一,去了之前几个探过的地方。可还没到那里,就被守在那的士兵给发现了。属下觉得,皇庭能够在此时任命他作为东山要塞的将军,恐怕不仅仅是防守那么简单啊!”

    “哦?听你的意思,他还能率军杀到我国境内不成?他有这个能耐吗?”将军很显然对他的话产生了质疑。

    “将军,请恕属下失言。但尽管如此,属下还是要对那位风明将军称声赞。

    他之所以被称作神一样的军师风明,是因为在金陵城保卫战中,他以少胜多,撒豆成兵,月下又和对方主帅战成平手。

    他任何一样事迹拿到外面,都足以引起剧烈的轰动。可风明却没有因此而贪天之功,在击退阴军后,皇庭的奖赏中,风明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奖励,更是连官阶都没有动一下。

    很多人在知道了他的事后,都为他鸣不平。然而,他对于这件事却只是一笑了之。他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对皇庭有任何怨言,他还是那个他,只是更让人对他产生敬畏和钦佩之情。

    将军,我们现在要面对的不是一支没有战斗力的军队,而是一支随时有可能给我们致命一击的军队。

    我恳求将军能够慎重的对待他,把他视为与我们平等的对手。”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先退下吧!”将军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遵命。”

    “神一样的军师风明?有意思的对手,只有这样的对手才配与我交手。哼!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开战前,就让我来会会你吧!”

    若是让风明知道此次指挥修罗大军的统帅是罗娇的话,也许他就不会那样不辞辛苦的野训战士们了。

    罗娇从中军大帐内走了出来,带了一老一少,还有之前那个化妆成猎户的探子,向着对面东山要塞的领地范围就潜了过去。

    “公主殿下,您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老者一脸担忧的问道。

    “衣叔,您就放心吧!我又不是没潜入过皇庭。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我对这门路可熟悉着呢!”

    “是啊!衣老,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不是还有我吗?我就不信,这东山要塞还能寻出一个人成为我的对手。”

    年轻男子把头高高扬起,高傲的他有高傲的资本。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是问道境巅峰强者,只要往前再迈一步,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侯境强者。

    “紫贝勒说的是,希望是老朽多虑了。”衣老的修为虽然达到了王境巅峰,但对紫凌风还是很恭敬的。

    罗娇是公主,但紫氏王族的势力不比皇族的势力小多少。再加上修罗皇也有意与紫家结亲,这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吧!

    一行人在越过边境线,曲折绕行几里路后,站在了一处山沟里。

    “你是说风明有可能就在这山峰之上?”

    “是的,将军。”他之前不知道将军的真实身份,现在知道了,就更不敢不敬了。

    “好,跟我来,我们一起去会会这神一样的军师。”罗娇的眼中燃起了战火,她自认为自己的智慧不亚于天底下任何一位智者,更别说这神一样的军师了。

    当他们一行人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十几名士兵是从灌木丛中一跃而出,挥着长矛对他们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闯军事重地!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已经被化为禁区了吗?”

    “这位兵哥,我家公子仰慕将军已久,一听说神一样的军师风明先生在这里领军,他是不吃不喝的赶了两天两夜的路来到这。

    还请这位兵哥通融一下,能否向上汇报一下,哪怕只让我家公子远远地望一眼都行。”

    衣老的神情举止相当诚恳,说出来的话让只要有一点良心的人都不好拒绝。

    “好,你们在这等着,我向上汇报一下。”

    “多谢这位兵哥。”

    “衣老,用得着这样吗?这也太有**份了。”紫凌风传音说道。

    “紫贝勒,能减少点麻烦不是很好吗?老朽知道您的实力,可我们能省点力干嘛不省力呢?”

    “好吧!只是本贝勒要出手时,还请您不要阻止。”

    “那是当然。”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去通报的士兵从山上跑回来说道:“你们几个跟我走,将军同意见你们了。”

    “麻烦您了,谢谢。”衣老很客气的再谢一声。

    跟着这位兵哥,一行人饶了七八个弯,爬了六七个坡,终于见到了站在一块大石上的风明。

    山风将风明的衣袍吹的一一作响,阳光照耀下的铠甲再配合他身上独有的气质,让他的形象瞬间在那一行人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一行人当中要说最吃惊的,当属站在最前面的罗娇。此时的她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站在那的仿佛不是风明,而是那个可恶的混蛋妙俊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几位这边请,今晚我会在营内宴请各位,还请你们不要推辞。宴席上的菜肴保准诸位吃后难忘。”

    “哦?是吗?那本少真要好好地尝尝了。”

    罗娇的话一出口,衣老的心里顿觉不妙。凭他的江湖经验,他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一行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呢?

    “少爷,晚宴我看就不必了吧!我们还得赶回去呢!老爷不是通过传讯玉符,告诉我们他在晚些时候就会赶到小镇上吗?”

    “衣老,没事的。我的这一点小要求父亲还是会答应的。今晚邀请我们的可是神一样的军师风明啊!”

    “哎!好吧!都是老爷把你给惯坏了。”罗娇是衣老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她的性子自己是太了解了。她决定了的事,就算是用八匹牛都拉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