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直言的军师
    西日城外,整整三十万的修罗大军每日都在进行着严格的军事训练。

    震天的呼喊声,气势如虹的士气,让相隔五十里外的皇庭守军是吃不香睡不好。

    在老城区的范家老宅内,一群人围坐在石桌旁,品着茶吃着点心。

    “老范,你看我们是不是立刻行动起来,配合一下外面的行动?”老朱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问道。

    “不,按兵不动。除非我们收到确切的消息,军部不会再启用风明。只要这个消息我们没有掌握到,我们就不能动。”

    “老朱,你是不是太谨慎了。现在坐镇这里的可是秦方大将军,你认为风明的资历和能力可以胜过他吗?”

    “别人也许不行,但风明肯定行。我们认识秦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他有能力早就把我们西日城占领了。可他占领了吗?

    相对于边境的其它城市来说,我们西日城是离皇庭最近的城市。与其说是属于修罗国的,到更像是属于皇庭的。

    我们现在只知道对面有三十万的修罗大军,其余的情况是一点也不了解。上一次的战争我可还是记忆犹新啊!

    自古以来以少胜多的战事有不少,我没想到在那日我竟然可以亲身经历一场。想必你们也终身难忘吧!”

    老朱不再说话,范彪的话让他蠢蠢欲动的心是静了下来。现在的确不是行动的时候。

    城主府,秦方在书房门前的庭院内,虎虎生风的打着拳。

    当他一套拳打完,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军师是笑着对他说道:“将军的拳术是越来越登峰造极了。从您的拳术中我可以看出,对于这一仗,您是相当有把握的。”

    “军师过奖了,让你久等了。汇报一下情况吧!”秦方用毛巾擦着汗说道。

    “是,将军。

    那些人果然如您所料的那样,全部跑到范彪那里去了。按照您的指示,不要打草惊蛇,卑职也就没有在范彪的老宅内安插眼线。”

    “现在修罗人士气高涨,我军士气低落。外患已然严重,若是再让内患萌发,这一仗不用打,我军的败局就已注定。”

    “将军,您的意思是现在就派兵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抓起来?”

    “不!只要盯着就好。他们现在可什么都没做,若是我们冒然出手,不仅会让他们反咬一口,更是会让原本归顺我们的人升起逆心。”

    “将军说的是,卑职知道该怎么做了。”

    “父亲!呦!军师也在这啊!那正好,有件事我想跟父亲商量一下,军师就帮忙合计一下吧!”秦杰笑呵呵的从外院走进来说道。

    “杰儿,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啊!是不是想到什么破敌良策了?”不管秦杰是否有大智慧,在自己的心中,儿子永远是最棒的。

    “父亲,不是这件事。而是我想请您去帮我提亲。”秦杰很少见的脸红起来。

    “提亲?”秦方和军师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是啊!提亲。孩儿跟范彪的女儿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子,可以做我的妻子。您不也希望我早日成婚吗?”

    “杰儿,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很高兴。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提出的这件事很不合适。前线战事吃紧,若是父亲答应了你的要求,你让三军战士怎么看?让修罗人怎么看?”

    秦杰的笑脸一下子就僵住了,很快就变得怒气腾腾。他大吼着喊道:“父亲,怎么就不是时候了?我娶了范彪的女儿,那范彪就成了我的岳父,你的亲家。

    一旦成为一家人,范彪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女儿考虑吧!有了这层顾虑,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军师苦笑一声,没有发言。这是大将军的家务事,即便里面隐含了公事,但真的不适合自己开口。

    秦方原本想暴揍秦杰一顿,可秦杰所说之言并非没有道理。现在的自己不也正担心后院失火吗?只要范彪成为了自己人,那这内患岂不是不用自己动手便可烟消云散了吗?

    对于父亲秦杰是很了解的,他知道现在的父亲对于自己的话已经有些意动了。于是,他又添了一把火说道:“父亲,范彪可不仅仅是西日城城主那么简单啊!我从兰兰那里得知,范彪也是修罗国当今丞相的外孙。

    只要我娶了兰兰,这修罗大军看在丞相的面子上,应该不会再为难我们。这样的话,前线战事不就可以趋于缓和了吗?”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秦方和军师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若秦杰所言为真,对于前线吃紧的战事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但今后自己该如何在皇庭立足呢?

    于公来说,双方一个是皇庭的大将军,一个是修罗国的丞相。今后双方若是开战,自己究竟是战还是不战呢?

    于私来说,他们若是成亲了,自己的辈分在修罗丞相面前就低了一辈。若是他以长辈的身份命令自己去做事,自己是做还是不做?

    “军师,你怎么看?”陷入为难境地的秦方,不得不向自己身边的第一智囊求助。

    “将军,少将军的请求就目前来说我觉得您不能答应。”

    “军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能拆我的台!枉我平时那么尊敬你!”秦杰原以为军师会帮自己说话的,哪想到他一上来就是反对自己。

    “住口!让军师继续往下说。”

    “将军,您现在是西日城的最高统帅,也是前线最高的总指挥。一旦您跟修罗人之间有了姻亲关系,不仅会让手下的将士们对您产生怀疑,更是会让军部的阁老们对您产生猜忌。

    此战,若是胜了还好,您回去最多会被明升暗降,把手中的一切权利全部交出去。倘若败了,那军部的阁老们可不会对您手软,会直接对您处以极刑。

    卑职以为,在大是大非面前,将军一定要秉承公正之心,切不可心软。就算是对自己的儿子,也只把他看成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我知道我今天的话,会让将军听后感到不舒服,更会让少将军对我产生记恨。但就算让我再来一遍,我也仍然会说出上面的话。

    这是我身为军师的职责,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将军陷入危险境地,更何况这还是一个走不来的困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