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宫家的告急信
    金陵城的大小政务,在妙俊风的统筹分配下,进入了良性的轨道。

    在用人方面,文有荀记,武有典韦,再加上从妙家先行赶过来的几位长老。可以说,即便自己离开一段时间,金陵城也不会出现大的乱子。

    一连下了几天的雨,让城中的人们开始怀念有阳光的日子。

    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妙俊风把头往后一靠,轻声念道:“等雨停了,也该出去走走了。太安静了,安静的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真太平。”

    “轰隆隆”的一阵滚雷声,紧接着,从外面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的节奏中可以听出,应该是出了火急火燎的事。

    “城主,有急件!”浑身被雨水浸透的典韦,一脸凝重的跑了进来。

    “向来稳重的你在今天怎么会如此失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嗯?你的身上怎么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妙俊风眼神一收,迅速的站立起来。

    “回禀城主,血是宫飞的。要不是在城外恰巧遇上他,说不定他就要被那几个黑衣人给杀死了!”

    “什么!黑衣人抓到了吗?”

    “死了一个,逃走三个。只是死了的那个应该是名死士,受过专业的训练,不等我们擒住他,他就咬碎了早已准备好的毒丹,瞬间毙命。”

    “死就死了吧!只要宫飞没事就好。等我先看完急件,然后再去宫飞那。”

    典韦手中的急件,看似只是被一层火漆包裹,实际上是用宫家专门的手法进行了设置。

    若是不懂其中的门道,强行拆开信件,不仅会让信函中的信件销毁,也会激发火漆当中的一个小型阵法,让拆信人受伤。

    妙俊风按照宫飞交给自己的手法,将火漆揭开,随后,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他一字一句,一目一行的用了十多分钟,才将整整两页信看完。

    “形势不妙啊!我刚才还说太安静了,没想到,才过一会功夫就给我整出了这么一个大家伙!

    走,去宫飞那,凯强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回城主的话,凯强已经过去了。也只有他能够在您不在的情况下,处理那么严重的伤势了。”

    在对伤员的安置上,典韦的经验还是很足的。他将重伤昏迷不醒的宫飞安排在靠近城门的一间客栈内。

    等到妙俊风和典韦赶到时,凯强已经把宫飞的外伤全部处理好,此刻正在进行包扎。

    妙俊风示意其他人不要出声,让凯强把包扎进行完毕。

    就这样,在半个小时后,凯强直起身子,抬起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如释重负的说道:“总算是从鬼门光把他的半条命捡回来了,只要再服下我调配的丹药,剩下的半条命也可以回来了。”

    “很好,辛苦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凯强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

    “拜见主人,还请主人恕罪。”凯强转身,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跪下去。

    “何来之罪,明明有功。”妙俊风一把就将凯强扶了起来。

    “谢主人。”

    “你啊你,原本我还想查看下宫飞的伤势,但听你刚才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只是不知他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宫家的形势不容乐观呐!”

    也许是妙俊风的话激起了宫飞心中的执念,原本还昏迷不醒的宫飞忽然间睁开双眼,大声地喊道:“俊风大哥,您可一定要帮我们啊!若是您不帮我们,我们宫家就要彻底完了!”

    执念呼出,支撑宫飞的最后一点力量也是消耗殆尽,他再度陷入了深度昏迷。

    “看来宫家的危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只是我不能动用城主府的力量去帮他们,只能动用妙家的力量。

    只是妙家的力量现在还不足,若是派过去,只能被人当球踢。好吧!也只有我亲自走一趟了。”

    “城主,我愿意追随您一同前往。”典韦一步当先,半跪在地上请命道。

    “不行,你是金陵城的大统领,不能卷入外城的家族纷争中。”

    “城主,若是您不同意卑职前往,那恳请您将荀老带上。有他陪您去,末将即便不在您身边,也会很放心。”

    “嗯,那就这样吧!只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金陵城的安定就交给你了。我希望我走时什么样,回来时还是什么样,当然,若是比现在还要好,那是最好。”

    妙俊风一边命人去将荀记给请过来,一边对典韦和凯强嘱咐了在自己离开时的一些注意事项。

    等到荀记赶来,妙俊风和他登上早已备好的马车,向着西玄武城就赶了过去。

    “荀老,由于事情紧急,准备的有点仓促,只能委屈你陪我一路颠簸了。”车厢内妙俊风饱含歉意的说道。

    “主公,您太客气了。要不是您把我点醒,我还浑浑噩噩的在学院呆着呢!自从清醒过来,在您这处理了一件又一件的事后,我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年纪。”

    “是吗?那等回来以后我得多安排点事给您做,不然,岂不是不拿宝贝当宝贝!”

    “多谢主公器重,我一定不负所望,让我们金陵城更加繁华昌盛。”

    “说得好!不过,金陵城只是我们的起点,我们日后将要管理的地方将会越来越大。”

    听着妙俊风的诉说,荀记的眼神中也露出了向往的目光。若主公的话灵验,这将是何等丰功伟业,史书上想不留下自己的名字都不行。

    “哐啷”一声,车厢发生了剧烈的的颠簸。疾驰的马车忽然间来了一个急刹车。

    妙俊风像是早有所料,笑着对荀记说道:“荀老,看来某些人不想让我们这么快赶到西玄武城啊!”

    “哼!这里是金陵城地界,就算他们在西玄武城一手遮天,可到了这里,也得给我老实点!”荀记怒气腾腾的,衣袖一拂,准备走出车厢,将那些宵小之徒,一网打尽。

    “荀老,您先别急,还是让我去会会他们吧!您要是一出马,我们到西玄武城还能捕到大鱼吗?这些虾米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主公,就算是虾米,也不能让您出手啊!您是什么身份?他们又算老几?”荀老融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中,不想让妙俊风出手。

    “荀老,请您放心。等到了西玄武城,我一定会退到您的身后,等到最后才出场。只是现在,为了我们的目的能够彻底达成,我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还有一点,我感觉到拦截我们的人,似乎是我的一个老熟人。”

    荀老不再阻止,只是关切的说了一声:“请主公一定要小心,若有情况,我会随时出手。”

    妙俊风对他点头一笑,随即将车帘一撂,从容的走出了车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