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宫玉的规劝
    西玄武城的普通百姓对于目前的局势并不知情,他们每天仍然忙碌着自己的事,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已经站过阵营的势力和家族,现在正卖力的劝说着曾经的中立派。他们希望这些人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西玄武城的天要变了,他们必须要跟对主子。

    宫家的主厅内,宫鸿坐在首位,宫穹和宫玉一左一右的分坐于下方的位子上。

    宫玉是宫穹的女儿,也是宫鸿的孙女,但她还有一重身份是宁家的儿媳。此刻,她正代表宁家来对自己的爷爷和父亲进行劝说。

    “爷爷,父亲。岩风开出的待遇真的很丰厚,这是他看在我们宫家是他亲族的份上才开出的。要不然,开出的条件至少要比现在差一半。”

    “玉儿,宁岩风这个小子之前怎么对你我们可是一清二楚。我不管他是如何说动你的,对宁家我们是一点好感也没有,要不是因为今天登门的是你,我们是不会让宁家的使者进入宫府的。”

    “父亲,您不要那么顽固好不好?感情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请您别把它掺和到眼前的这件事来。宫家如今的处境您难道不清楚吗?若是没有强力的外援支持,铁家可是会一口把宫家给吞了的。”

    “哼!就算会被铁家给一口吞了,我们也会崩掉他一嘴牙!”

    父女二人是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这让坐在首位的宫鸿是犯起难来。

    “宫穹,宫玉,你们俩都别争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宫家好,只是出发点和立场不同而已。

    宫玉,你是宁岩风的妻子,做事能为他着想,这一点很好。可是在家族利益面前,你不能仅仅只考虑他和他家族的利益,也要考虑我们宫家的利益。

    之前,我们同意你嫁给宁岩风,除了你们确实有感情外,也的确希望通过你能和宁家走得更近一些,为宫家某些好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宁家的胃口真的很大。他们可不仅仅是把我们当亲家,更是想一口把我们给吞了,让我们成为他的附庸家族,甚至是直接并到宁家中去。

    乖孙女啊!世道险恶,人心不古,就算郎有情妾有意,在这油米酱醋茶的日子里,两个相爱的人也会慢慢的生出摩擦。

    这摩擦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上到不算什么大事,可一旦放到你们身上,就会对你们的感情和夫妻关系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

    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若不是我们实力不足,怎会让你继续委曲求全的呆在宁家。”

    说完宫玉,不等她开口,宫鸿就将目光一转,盯着宫穹说道:“穹儿,宫玉的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我相信这是经过她不懈的努力争取来的。

    为了我们宫家她真的付出很多,要不然,凭宁岩风的为人怎么可能会给我们如此优厚的待遇。

    宁家的野心很大,它不甘只做二等家族,他们想通过兼并周围势力,一举达到一等家族的地步。

    我们宫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被铁家吞并,铁家就会一跃成为与他们并肩的二等家族。虽说实力不及宁家,但好歹也是二等家族。

    可问题就在于,宁家若是主动出手帮我们,那与其交手的可不会仅仅只是一个铁家了,铁家的那位乘龙快婿也会快速的加入战局中。

    马腾这个人心思缜密,和蓝绝的关系非同一般。而蓝绝的女儿蓝魅儿近来又和宁岩风走得很近。

    这里面的水很深,双方有间接的合作却又有直接的利益纠葛。我们宫家夹在中间可不好受啊!”

    经过宫鸿的分析,宫穹和宫玉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发现不管是归顺宁家还是死磕铁家,到最后受到伤害最严重的,只会是宫家。

    “父亲,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办法当然有,只是不知道宫飞能不能平安的将我书写的信件交到妙俊风的手上。”

    “嗒嗒嗒...”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家主,老家主,妙家家主妙俊风到访...”

    不等管家把话说完,宫鸿和宫穹是化作一道流风,向着家门口就冲了过去。

    站在宫家家门口的妙俊风,在感觉到有两股强大的气息不断地向自己靠近后,脸上的笑容是渐渐的表露出来。

    “宫鸿前辈,宫穹家主,俊风应邀来访。”

    “哈哈哈...,好!有情有义,我宫鸿果然没有看错人。”宫鸿的身影率先从府内走了出来。

    “俊风贤侄,你能在如今的形势下赶来,我很感动。只是不知道宫飞现在在哪里?”宫穹一眼没有看见自己的儿子,心神顿时一紧。

    “宫鸿前辈,宫叔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容我进府后与你们详谈。”妙俊风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他们使了一个眼色。

    “对对对,这一高兴就忘了,里面请。”宫穹爽朗的大笑道。

    来到主客厅,妙俊风对坐在厅内的一名女子多看了一眼。他没有见过宫玉,但或多或少对她的身份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测。

    “玉儿,还不起身向俊风贤侄行礼。”宫穹见宫玉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心里也是升起了火气。

    “宫玉,你向来是知书达理的,怎么在今天失了礼节?赶紧向妙俊风家主行礼。”

    宫玉在父亲和爷爷的双重压力下,很不情愿的站起来,行礼道:“见过妙俊风家主。”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妙俊风既没有过热也没有过冷,向她点头微笑了一下。

    等到众人落座,宫玉抢先开口说道:“既然今天家中有客人来访,我就先回房间休息了。等晚些时候,我再来找爷爷和父亲商量。”

    “不用,俊风贤侄不是外人,我们可以继续讨论。”宫穹将欲起身离开的宫玉拦了下来。

    “父亲,就算妙俊风是妙家的家主,但您认为凭他一己之力就能抵挡得了铁家和宁家的双重压迫吗?

    请恕我直言,你们太高看他了!外面传闻的那些我也听过,但传闻就是传闻,我只相信自己经历过的。”

    妙俊风到了此时,终于明白宫玉为何不待见自己了。原来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绣花枕头。

    宫鸿和宫穹的脸色在宫玉的话说出来后,立马变得很难看。但在看到妙俊风的神情没有变化后,心中或多或少得到了些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