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以命相赌 上
    稍作休息后,妙俊风开始将一件件没有器灵的普通符器开始重新炼制。

    由于数量过多,他不可能将每一件符器的器灵都炼制的很强大,能够成为精品,拥有一个相对来说还算不弱的器灵,已经是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妙俊风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对于这一次的炼器隐隐的有些不满。可是对站在一旁的宫鸿和宫穹来说,妙俊风的炼制可谓是神来之手。

    他们也见过炼器师炼器,可没有哪一个炼器师能像他这样,炼一件符器就成精品,精品中还能蕴含器灵。

    即便是器灵不强大,但他的这一份情谊和执着,还是深深打动了他们父子。

    炼器分神不得,马虎不得,打扰不得。

    自开始炼器,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所有的符器全部被重新炼制了一遍。

    宫鸿和宫穹的修为不弱,站立一夜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到是妙俊风的精神低迷到了极点,身体的承受力也是到了极限。

    “唰”的一下,宫鸿和宫穹同时出现在了妙俊风的身旁,将他搀扶起来。

    妙俊风对他们二人点头一笑,之后,双眼一闭,进入了自我休养中。

    这一觉睡得很沉,也很香。等到他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主公,您总算是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我可就要去搬救兵了。”

    “瞧您说的,我不是很好吗?我的精神力是自我消耗过度,不是因为外力受损,只要让我美美的睡上一觉,就能自我修复了。

    宫家在我恢复时一切进展都顺利吧!”

    “挺顺利的,那些领到符器的武者们,一个个都对您崇拜不已,把您当成了他们心中的偶像。

    只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就在不久前,马腾怒气腾腾的找上门来,说是要和你新仇旧恨一起算。

    宫鸿和宫飞考虑到您还在调养,把他给拦在了外院。但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主公您去解决下比较好。因为今天马腾可不是一个人找上门来,在他的身后还跟了不少炼器师公会的人还有皇庭中人。”

    “炼器师公会来人我到可以理解,只是这皇庭中人从何而来?难不成又是孟家?”

    “哎?您别说,我似乎隐约听到其中有一人称呼另一人为孟大人。”

    “走,我们去会会他们。马腾若是不找上门来,我还正愁去哪找他呢!”

    外院的庭院中,马腾一身紫袍,头上发冠束起,颇有世外高人之风。

    “宫鸿,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今天我来这里找的是妙俊风。我与他不仅有杀妻之仇,更是有折辱后辈子孙之恨。

    宫家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殊为不易,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一个人,而毁掉了整个宫家。”

    “马腾,我也跟你说过了。只要妙俊风在宫家做客,那就是我们宫家最尊贵的客人,谁也别想在我们宫家伤他一分。”

    “冥顽不灵,看来你是宁愿宫家被毁,也不愿把他交出来了。”马腾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

    “马腾宗师,犯不着那么费劲,我不是出来了吗?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会一辈子当个缩头乌龟呢?”马腾不以为意的讥讽道。

    “这话你就说错了。你是宗师,我也是宗师。虽说你是王境强者,比我高了一个境界,但在炼器上,这微末的差距还是妨碍不了大局的。

    长话短说,废话不说。今天你来势汹汹,应该不会是找我聊天那么简单吧!”

    “哼!小小年纪,不学无术。炼器界出了你这样一个人,真是炼器界的憾事。器品如人品,从他们手上拿的符器就可以看出,你的人品真的是很糟糕啊!”

    “咦?真是没想到啊!原来马腾宗师还是一名推论大师,能够由此及彼,深入浅出的分析出问题的实质。

    不错,真的很不错。只可惜你看到的这些符器是经过我二次加工的,并不是由我一开始炼制的。

    好了,也浪费那么多时间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瞎耗。”

    “哼!狗嘴吐不出象牙。就让本宗师来教教你为人之道。

    今天本宗师来此是为了将新仇旧恨与你算清楚,要以赌命的方式与你进行一场炼器比拼。若是本宗师胜了,你的命就是我的。

    为了防止你说不公平,我也请来了炼器界的诸多同僚还有皇庭中人。现在我就问你,敢不敢与我赌这一场炼器。”

    妙俊风扭了一下脖子,深吸一口气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再有你只说你胜了我的命是你的,那么,若换成你输了呢?”

    “哈哈哈...,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好吧!谁让我要教你为人处世之道呢?若是我输了,我的命就是你的!”

    “好,这场炼器比拼我堵了。烦请宫鸿前辈为我二人写好字据,免得介时有人翻脸不认账。”

    宫鸿原本是要劝他一下的,但在听到他让自己帮他们写字据的时候,那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等到宫鸿写好字据,二人在上面分别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按好手印。

    “既然你想比拼炼器,这材料你都带齐了吧!”

    “哼!你说呢?不要说我以大欺小,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材料。若是一小时之内,材料没准备齐,就当是你输了。”

    “你很自信啊!我们可以开始了,是一个一个的来,还是双方同时进行?”

    马腾微微一愣,妙俊风的行为打乱了自己的计划。自己准备的一样炼器材料可是要先经过温养才能派上用场,若是现在就开始,那对自己准备炼制的符器品质将会造成很大伤害。

    “呵呵,你先来吧!这叫礼让。”马腾的应变能力也是很强的,一脸从容不迫的回道。

    “好,那就我先来吧!只是你别后悔,等到他们品鉴完我炼制过的符器后,后面不管你炼出什么样的符器,都将变得索然无味,注定成为我的陪衬。”

    “哼!大言不惭。你怎么不说我可以通过你的炼器找到你的弱点,然后,针对你的弱点炼制出一件超越你的符器呢?

    年轻人,做人要低调,把海口夸大了,一会可就收不回来了。”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以事实来说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