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故人相见
    “啪啪啪”的鼓掌声在一旁清晰的响起。

    这个人出现的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若是他想杀了平复心境的妙俊风和皇甫凯,那绝对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白夜兄,金陵城一别,不曾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相遇。实在是让我感到吃惊啊!”睁开眼的妙俊风向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白夜笑着说道。

    “俊风兄,我也没想到,你一来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我就说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敢在我的府上同哼哈二将大战一场。

    刚才的那一站很精彩啊!没想到,才短短的一阵子没见,你的实力又提升了那么多。现在我都想考虑一下,是否要将你永远的留下来了。”

    “哈哈哈...,白夜兄说笑了。若是你真想把我永远的留下来,也就不会鼓掌引起我的注意了。”

    “你啊你!还是一点没变。你身边这位是?”

    “他是我的学生,名叫皇甫凯。

    小凯,还不过来拜见白夜元帅!”

    皇甫凯被妙俊风这么一喊,立刻从自己的沉浸状态回到了现实中。

    他一路小跑的跑到妙俊风的身旁,随后,拱手俯身拜道:“晚辈皇甫凯,拜见白夜元帅。”

    “太子殿下客气了。您能来寒舍做客,那是看得起在下,在下可当不起您这一拜。”

    “不!在老师的面前,我不是太子,我只是他的学生。老师让我拜见元帅,学生就一要规规矩矩的拜见元帅。”

    白夜听了皇甫凯的话,又看了妙俊风一眼,紧随而来的是摇头笑道:“俊风兄就是牛啊!教学生都教的这么出色。我要是能像你一样把学生教的这样出色,我也就不会如此头疼咯!”

    “白夜兄过奖了!有什么事能让你头疼?你的智慧我可是领教过的。只有你让别人头疼的份,哪来别人让你头疼的事!”

    “听你说话就是会让人感到高兴。走,随我到客厅,我们好好的聊一聊。”白夜主动地向前一步,拉起妙俊风的手,向着客厅的方向就大步而去。

    在他们路过被妙俊风击晕在地的姑娘身边时,白夜停下脚步,对着她说道:“好了!可以起来了,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啊!白将军和夜将军就交给你了。下次要敢再这么顽皮,就禁足!”

    晕倒在地的姑娘,“呼哧”一下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跐溜”一下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知道了,父亲。这还有客人呢!您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妙俊风听了她的话,眨了一下眼睛。他没有想到她还真是这座府宅的主人,她没有欺骗他们,只是后来的行为完全是恶作剧。

    “白夜兄,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你这女儿的智慧可不比你低,连我都着了道。”

    “哈哈哈...,是吗?那她今天可立功了!能让你妙俊风着道的人可不多啊!”

    三个人来到客厅,白夜没有自恃主人的身份坐在主位上,而是与妙俊风并肩而坐。至于皇甫凯,则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白夜兄,刚才你说有事让你头疼,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

    “你确定要帮我忙吗?”

    “你我虽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却是知己。试问这天下间,最开心的事是什么?能得一知己应该能排在第一位。”

    “好!有你这句话,今后我会更加拿你当兄弟,比亲兄弟还亲。”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有什么事说吧!说不定我能为你分忧呢?”

    “其实这事还真跟你有点关系,确切的说是跟你的学生有关系。”

    “跟他?你不会想说你们又要发动战争了吧!这一次选择的城市是皇都。”

    “没错。俊风兄,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安插眼线在我的身边了。我只是略微提及一点,你就把整件事猜了个大概!你说像你这样的敌人,我是该把你留下呢?还是放你离开?”

    “你又来了!你我是同类人,你的心思我又怎会猜不透呢!身为主和派的你在近来应该是受到了诸多非议吧!”

    “哎!别提了。身为八大元帅之一,这位子本就惹人眼。如今在进攻皇都这个议案上,除了三个弃权的,就我一个人提出了反对。

    我的态度在军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再加上上一次金陵城之战的不了了之,想罢黜我元帅之职的声音已经有了抬头之势。”

    “看来我来的还真及时,金陵城之战可不就是你我相识之时嘛!你这个忙我帮定了。只是你要告诉我,阴皇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个议案呢?”

    “关于这个议案的来龙始末我也亲自去调查过,实际上吾皇对于这个议案也是持反对态度的。

    皇庭的皇都那是经过历代大能加持和阵法加固的。想要在一夕间攻下皇都,那是痴人说梦。除非,发动真正的世界大战,把两个世界的大能也拉入其中。”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看来问题的症结是出在四位元帅那里。可发动这场战争对他们有好处吗?在他们极力怂恿这件事的背后,是不是隐藏了其它不可告人的秘密?”

    “秘密?他们四个人的打算在整个朝廷看来已经不能算是秘密了。哎!说出来我都觉得汗颜呐!这可是家丑!”

    “家丑?你不会告诉我,这四位元帅都是阴皇的兄弟吧!”

    “是的,他们就是吾皇的兄弟,其中一位还是吾皇的叔叔。他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还不是为了能让兵权更加集中吗?

    有了兵权就有了跟朝廷叫板的实力。一旦吾皇批准了这个议案,全国上下的资源可都要进入战时状态,那时的皇威可比帅威要低得多。

    他们若是真心要打仗,我绝对支持。可从种种迹象看来,他们这根本就是借战争之名动夺位之意。”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啊!”

    “俊风兄此话何意?”

    “白夜兄不觉得我与小凯来的很巧吗?正好赶在这个时候来到你的府上,而你又是八位元帅中唯一表示反对这场战争的。”

    “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与小凯在此时扮演的角色和你一样,都是棋子。而我们双方的执棋者,一位是圣上,一位是阴皇。”

    “不会吧!按你的意思,他们二位应该是碰过头了。”

    “你说呢?圣意难测啊!”

    妙俊风和白夜刹那间沉默了,这让一直在听他们谈话的皇甫凯思考起来。只是越思考,他发现里面的谜团就越多,到最后自己完全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