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谈妥,完成,返回 上
    黝黑的黑洞中,充满了孤寂,毁灭,虚无,飘渺的气息。

    在这里感知不到任何生命,除了自己,就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生命。

    一眼望不到边际,一念触不到边缘。无声是对自己最好的陪伴,寂灭是对自己最好的回音。

    妙俊风盘坐在空间中,由开始的焦急不安,慢慢的,向着沉寂,心定转变。

    自己领悟的是生之道与阳之道,这两种道在这片空间内几乎不存在。要不是毁灭后孕育新生,死亡后蕴藏生机,恐怕现在的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凡人,只能在这片空间中随波逐流。

    “问道境第二境问地境,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掌握一种道。由于我在第一境领悟的是生之道与阳之道两种道,接下来这第二境必须再领悟两种道方能突破。

    阴阳,生死。既然天意安排我来到这,我为何不好好珍惜呢?这里的道最高的是黑暗之道,空间之道,似乎还有时间之道,但都不适合我。

    死亡之道,阴之道适合我。但这里死亡之道很好悟,阴之道就有点差强人意了。毁灭之道,虚无之道到是挺好,可若是悟它,会不会走上弯路呢?”

    妙俊风犹豫了,悟道不是儿戏,一旦走上歧途,想要退下来可不容易。

    “对!这就么办,以这两种道为基础,感悟阴之道。就算问地境突破的时间长一点也没关系,一旦突破,那我不仅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在感悟的大道上,也会一下子掌握六种道。

    六种道啊!这是什么概念!只要继续修下去,到了问道境最后一境,我就会拥有八种道甚至是更多,打破九这个极数。”

    想到就去做,妙俊风没有犹豫,立即付诸于行动。

    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既然感觉不到那就不要去感知。放下所有的包袱和杂念,一心悟道。

    也许是自己在杀戮之道上的造诣很高,在感悟毁灭之道的时候,杀道印记自主的腾飞而起,洒下一片红光,将方圆三里之内尽数照亮。

    这片红光的出现,给黑暗的空间添加了一分暖色,一丝光亮。

    有了杀道领域的辅助,妙俊风感悟毁灭之道像坐火箭一样,“噌噌噌”的往上蹿升着。

    “哗”的一下,犹如醍醐灌顶,毁灭之道,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参悟了。虽然只是浅显的初级层次,但也是货真价实的毁灭之道。

    “毁灭之道,够霸气。杀戮之道仅仅是杀,杀尽一切活物,对于物质是放过的。而毁灭之道是毁灭一切生机和物质,在毁灭之道的覆盖下,只会留下一片虚无。

    很好!我选的路果然是正确的。现在就一鼓作气,借着毁灭之道的这股东风,将虚无之道也趁势领悟了。”

    视线一转,撤消了五行结界的大殿内,皇甫凯目光呆滞的盯着镇宫长老站立的地方。

    他很想冲过去,守在老师的身旁。

    自从老师来到自己的身边,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关爱。这是一种无微不至,设身处地为自己着想的爱。

    老师的年龄的确比自己小,可这有什么关系呢?达者为师,只要老师学富斗车,实力高深,就没有人会质疑老师的话。

    和老师相处的这几个月,自己已经习惯了老师的啰嗦,老师的音容笑貌,老师的少年老成,老师的多愁善感,老师的。

    总之,有太多的对老师的感情。为此,老师您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啪”的一声,一双有力的手掌拍到了皇甫铠的肩膀上。

    “我就随你的老师喊你声小凯吧!不要担心,镇宫长老你可以不信,但你对你的老师总不能不信吧!

    你的老师在没有给你当老师前,经历了诸多战斗,甚至有几次的凶险比今天还要危机。可就算是这样被常人认为是十死无生的绝境,他还是活蹦乱跳的闯了出来。

    小凯,你的老师非常人,未来的路会走的很远,有可能会让我们每一个在场的人只能在他的背后,默默地仰望他。”

    皇甫凯从白夜的语气中听到了一股落寞和惆怅之情。这种情谊自己暂时还不能理解,也许等到有一天,自己也结交到了这样一位好友,自己才能感同身受的明白,白夜此时的心境吧!

    “轰嗤”一声,原本愈合的空间黑洞忽然间裂开了一道口子。

    强劲的空间气流如刀刃般肆意的割裂着周围的一切事物。

    “哈!给我滚!”

    有了仙境实力的镇宫长老,此时显得霸气十足。只见他双手一推,旋风似的光膜成左右方向瞬间铺开,将空间刀刃阻挡在了另一边。

    可就在他准备洋洋得意笑出声的时候,令他,还有令众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

    一个人从空间裂缝中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凡是吹拂到他身旁的空间刀刃,就像是一缕微风般,轻轻地拨弄着他的长发。

    虽穿着破衣烂衫,但却给人以出尘之感。明明不是仙,却又像仙人一样降临人间。

    与镇宫长老相比,妙俊风的气质要比他强上太多,神秘之感就更不必说了。

    “你是妙俊风?还是?”镇宫长老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如临大敌般做出防御的姿势,向妙俊风问道。

    “镇宫长老,您不会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吧!我不是妙俊风还能是谁?”

    “可你怎么能在空间黑洞中存活?那可是空间黑洞啊!正常生命是不可能在里面存活的!”

    “您也说了,正常生命在里面不能存活,可你我皆是修行之人,试问修行之人算作正常生命吗?”

    “也是!但我还是觉得太匪夷所思!就算是老夫,也不可能再里面呆这么久!你能告诉老夫你在里面做什么吗?”

    “哦!我的天哪!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问道啦!不问道,我呆在里面干嘛?难道是睡觉吗?”

    听着妙俊风与镇宫长老的对话,凡是站在大殿内的人都笑了。

    妙俊风用实际行动,很斯文的“赏”了镇宫长老的脸。镇宫长老先前对阴皇的训斥完全成为了一个笑话。

    “咳咳咳,生子当如妙俊风啊!我怎么就没有生出你这样的子孙后代呢!”

    此话一出,不仅是妙俊风,其余的大伙也都是咳得面红耳赤。这叫什么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