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朝廷栋梁 上
    “咔”的一声,房间的木门再一次被开启。

    在几个人焦急的目光中,妙俊风和麒麟从里面面带笑容的走了出来。

    “幸不辱命!让大家久等了。”

    妙俊风的话让皇甫凯和李德全的神情变得很精彩,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从自己的口中蹦出来。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返宫,迟则生变。”妙俊风没有给他们询问的时间,领头向着院落的外面就走了出去。

    再一次来到皇宫门口的妙俊风,没有被守在宫门口的侍卫阻拦。

    一方面,之前的他通过自己强大的实力向他们证明了,他们在他的面前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另一方面,此行中,早已消失一阵子的李德全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中。

    李德全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圣上身边的红人。可以说,只要圣上在世一天,就没有人能够撼动李公公的地位。

    一路疾行,一刻钟后,妙俊风等人来到了皇后娘娘寝宫的台阶下方。

    “太傅,你怎么又回来了?难不成你真的想和我们死磕到底吗?”诸供奉一个闪身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诸供奉,在七位供奉中,你的脾气是最好的。怎么在今天,你竟会如此暴躁呢?难不成在此之前,你与太傅之间有什么误会不成?”

    “哼!李公公,你别站在那跟个没事人似的。我不相信他与我之间的事你会不知道!”

    然而,李德全反馈给他的神情让他深知自己的断言是错误的。李德全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此事。

    “诸供奉,我不知道你与太傅之间有什么误会。可在今天,你能否将你们之间的误会暂且搁在一边?如今关头,还有什么事比圣上的龙体重要?”

    “李公公,听你的意思,你今日前来是跟圣上的龙体有关?而并非是为了其它事?”诸供奉话锋一转,试探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在我的心里,只有圣上,其它的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好!李公公的话我还是深信不疑的。但想要进殿面圣,李公公还得说明一下你的来意。”

    “你以为我离开的这一阵子是到哪去了?是害怕什么人或者说是某些势力对我的迫害吗?哼!就算他们想要我的命,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皇天不负有心人,天不绝我皇庭。在我的辛苦奔波下,终于求得一枚灵丹。只要圣上将这枚灵丹服下,虽不能彻底治愈他的顽疾,但多少也能让圣上舒服些。”

    李德全的话让诸供奉的脸上现出为难之色。他对圣上是忠心的,此次出手,也是因为司徒王爷对对他的保证。

    可如今这保证在自己的眼前,眼睁睁的失效了。倘若圣上转危为安,挺过了此次的劫难,那自己在圣上的面前,该如何自处呢?

    “诸供奉,事已至此,你还有回头的机会吗?不如就此,与王爷坚定不移的站在一起吧!”张供奉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旁,对他说出了一句影响甚大的诱惑之言。

    “麒麟,跟我进去。离昧和老黑保护好太子,所罗门和李公公对付眼前的两个人,下面行动!”

    妙俊风和麒麟一步数米的往前冲刺,他们信任自己的同伴,完全无视阻挡在自己眼前的两名供奉。

    就在两名供奉想要对他们出手时,所罗门和李德全分别对上了其中的一名供奉。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守在宫殿门口的侍卫。妙俊风不想跟他们多废话,直接释放出了毁灭与杀戮圣骑士。

    为防止司徒郎的偷袭,另外三名圣骑士也被他给释放了出来,呈倒三角形,护在自己和麒麟的身旁。

    “哼!”一道冷哼划破了空间,向着妙俊风和麒麟的识海就灌了进来。

    “大哥,我替你挡着,你快去!”麒麟一个转身,眼疾手快的化解了这道神识攻击。

    妙俊风不会辜负他的良苦用心,速度陡然一增,下一瞬,就来到了皇甫有德身躺的病榻前。

    “妙俊风,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一回还有谁能庇护你?你私闯本宫寝宫的罪名是想洗也洗不掉了。”

    “去!”妙俊风懒得跟她啰嗦,命令一下,三名圣骑士即刻虎视眈眈的将司徒素给包围起来。

    “圣上,请恕臣无礼了。”

    妙俊风伸手把皇甫有德的头一抬,另一只手迅速的把他的脸颊一捏,灵丹一送。

    下一刻,空下的这只手,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拍。

    “喔!”的一声,皇甫有德发出了痛苦的一声。

    “妙俊风,你是想弑君吗?原来最想坐上这个位子的是你!你这次返回的根本目的,实际上是逼宫!”

    妙俊风还是没有理她,一双目光紧紧地注视着皇甫有德那微微睁开的眼睛。

    黯淡的瞳光在妙俊风的注视下,神韵和光彩一点点的升腾而起,直至整个眼瞳充满了夺目的灵光。

    被生机不断滋润补充的皇甫有德,脸上的血色渐渐浓郁,头上的白发也开始转黑。一身的暮气在恢复中不断地消退。

    “呼!爱卿辛苦了!”皇甫有德吐出一口浊气,声音比之前要洪亮几分。

    “圣上!您终于醒了,臣妾可是担心死了。”司徒素在见到皇甫有德病体初愈的一刹那,双眸中闪过一丝懊恼。

    “皇后啊!你恐怕是最想让朕死的人吧!”

    皇甫有德的一句话让司徒素如遭雷劈,愣在当场。清醒的皇甫有德可不是司徒家可以抗衡的,风向在这一刻全部变了。

    “圣上,您大病初愈,不宜动怒,需要静养。”妙俊风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炼制的灵丹被皇甫有德一怒之下给糟蹋了。

    “好,请爱卿扶朕出去。朕要看看,是谁敢在朕的眼皮底下放肆!”

    妙俊风领命,小心地搀扶起皇甫有德。在他的搀扶下,他们俩一步步,慢悠悠,犹如耄耋老者般,迟缓的向大殿门口走了过去。

    就在妙俊风和皇甫有德即将走出大殿的瞬间,一道强横的精神攻击是转瞬即逝的笼罩在了皇甫有德的头顶上方。

    “你敢!”妙俊风怒喝一声,一连释放出十二张精神之盾。

    “噗噗噗...”,在一连碎了九张精神之盾后,精神攻击的威力才完全消散。

    伴随着九张精神之盾的破碎,妙俊风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脸色在顷刻间白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