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 朝廷栋梁 下
    “爱卿,你又救了www..la朕这下欠你两条命了。”皇甫有德真诚的说道。

    “不敢!既然选择当一名忠臣,那就要有忠臣的觉悟。我可不想此次的救援行动,行百里而崩于九十。”

    “爱卿不要说话,借着这短暂的机会,朕有几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连妙俊风都没有想到,凭借此时的身体状态,皇甫有德竟然能和自己进行神识传音。

    “圣上请将,臣洗耳恭听。”

    “朕昏迷的这一阵子,对于外界之事所知甚少,但在偶尔清醒时,对司徒家做的事朕还是知道的。

    朕如今已经清醒,就不能不做些什么。对于司徒家朕很头疼,不仅是因为司徒子半只脚迈入了仙境,司徒登掌握了南朱雀境所有的兵力。最为让朕忌讳的是,司徒浪可是林家旁支的女婿啊!”

    “圣上忌惮的是世家的力量。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世家牵扯进来,一旦世家介入,局势将会变得比眼下更加凶险。”

    “不错,朕担心的就是这个。可若是不严惩司徒家,那朕的皇威何在?日后效仿司徒家的人将会比比皆是。

    爱卿的实力毋庸置疑,正因为你的实力太强,才遮掩了你的智慧。朕知道爱卿喜欢藏拙,不过在这件事上,爱卿还是不要退缩的好,就当是帮朕解决心中的疾病吧!”

    “圣上,不带您这样的。能把您救回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至于您刚才说的事,臣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你看,朕之前才说爱卿爱藏拙,这边爱卿就开始了。这件事若是爱卿处理不好,那天底下就没有人可以处理好了,也包括朕。”

    “圣上,想要臣替你出主意也行,但在此之前,你能否回答臣一个问题?”

    “你问吧!只要是能回答的,朕一定回答。”

    “若有机会,圣上是否会抹除司徒家?”

    妙俊风抛出的这个问题很绝。假如皇甫有德心中有犹豫,日后压根就不会再动司徒家一分一毫,那这趟浑水自己绝不会去趟。

    倘若在皇甫有德的心中,对司徒家早有打算,也不准备让司徒家继续繁荣下去。那这回自己做把刀又有何妨呢?

    “抹除!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既有不臣之心,那留之岂非祸害!”

    “圣上的心意臣明白了。那就容臣在圣上的面前卖弄一下聪明,给圣上出个主意。

    对二皇子来说,他对于此事可能不知晓,圣上不必深究。

    对皇后娘娘,圣上大可将她打入冷宫,不要夺他性命。

    对司徒朗,剥夺他的爵位,对司徒登剥夺他的兵权。假如他们父子二人不从,那圣上大可借此为由,将他们杀之。

    至于司徒浪,我们就暂且搁置一边。只要他不冒头,我们就视而不见。依臣愚见,只要世家的人不愚蠢,他们是断然不会替司徒家出头的。”

    “好,就依爱卿所言。那门口的两位供奉呢?”

    “吾皇圣明,对他们圣上的心中应该有了腹稿,臣就不再卖弄自己的那一点微末智慧了。”

    “好好好,爱卿不愧是朝廷栋梁。朝中有你,朕可安然无忧矣。”

    “嗒”“哒”两声。

    在妙俊风的搀扶下,皇甫有德的身影出现在了殿外众人的视野里。

    “老奴拜见万岁,老奴总算是把您给盼回来了。”李德全对皇甫有德的感情可不仅仅只是主仆,其中也包含了一点父爱,毕竟皇甫有德是他一手带大的。

    “李德全,不要那么激动,朕还没死呢!

    嗯?你们见到朕难道该有的礼数都忘了吗?还是说,你们铁了心要跟朕作对到底!”

    被皇甫有德这么一喝,所有的人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纷纷行起参拜之礼。

    “司徒郎,你还准备藏到何时?难不成非得让朕请你出来吗?你们司徒家现在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圣上息怒,老臣有罪!”司徒郎的身影从半空中显现出来,以一副诚惶诚恐之姿,对着皇甫有德就行了一个大礼。

    “诸供奉,张供奉。朕念你们平日里对皇族做出的贡献,今天的事朕就不追究了。你们走吧!从现在起,你们再也不是皇家的供奉。”

    “多谢圣上不杀之恩。”诸供奉和张供奉齐齐拜谢之后,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朝着空中就遁飞而去。

    “司徒郎你先回去吧!对于你和司徒素的处罚,朕会好好考虑一番的。”

    “老臣遵命。”司徒郎的心中很不甘,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反扑的机会。既然他放自己回去,那就不要怪自己日后心狠手辣了。

    “凯儿,你过来。”皇甫有德吃力的抬起手,对着皇甫凯招了招。

    皇甫凯一路小跑,很快就来到了皇甫有德的身前。紧接着,他单膝一跪,对着皇甫有德就行了人子之礼。

    “凯儿,朕很高兴能看到你平安归来。你的事朕已经听太傅说了。从今往后,你便是皇庭的储君,朕一会就向全天下下达诏书,让全天下的臣民与朕一起来分享这份喜悦。”

    “儿臣叩谢父皇,儿臣愿父皇寿与天齐,洪福齐天。”

    “哈哈哈...,经历过这场大病,朕才真的明白。什么事都没有身体重要,什么事都没有开心重要。

    想笑就笑,想闹就闹,在平日看来很简单。可在病榻上的这一阵子,朕觉得这真的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啊!

    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也许曾经的朕太仁慈了,使得一些怀有二心的人,在朕生病时,升起了不该升的念头。

    等朕痊愈后,朕定会去把这些事处理好,为你留下一个没有隐患的锦绣山河。”

    “父皇...”皇甫凯的眼中饱含热泪,他从父皇的语气中感受到了真挚的父爱。这在以往可是不曾有过的。

    “另外,朕还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妙俊风实乃朝中栋梁,有他在,朕心甚慰。即日起,他将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朕要封他为丞相。

    朝中也需要新鲜血液的引入了,那些老臣们此次的不作为,让朕的心很寒。

    哎!也罢,既然他们想安度晚年,那就待在家里,好好的享受吧!朝中的风云就不需要他们在关心了。”

    妙俊风在皇甫有德的话说完后,眨了一下眼睛。他发现做好事真的有好报。自己这官升得也太快了,平步青云这个词已不足以来形容自己。

    想来想去,也只能用“妖孽”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