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三间齐下
    ..org,地君最新章节!

    一刻钟后,斯麦坐在议事厅的主位上。麦瑟城主和辛德坐在主位的左下方,拉德和玛德坐在主位的右下方。

    “诸位,我把你们请来是想讨论一下有关妙俊风的事。在这三天里,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此人神通广大,连神皇和太子都对他推崇有加。

    他现在身居丞相之职,加以时日,皇庭必将在他的辅佐下,实力攀升一节。到那时,我国恐怕就不是皇庭的对手了。

    与其与他硬碰硬,我们不如采取别的计策,把他给除掉。下面就请大家各抒己见吧!”

    “老师,祭司殿的刺杀已失败,我就不再多言了。若论计谋,在场的每一位都比我要强。”拉德率先发言,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发言。

    “元帅,我有一计不知当讲否?”麦瑟城主站起身来,行礼问道。

    “不必多礼,你也是我老部下了。有什么计策尽管说来。”斯麦对他的态度很满意,他并没有因为升任城主,而变得目中无人。

    “元帅,我们可以用间谍。杀他何须用我们的刀,让皇庭用自己的刀岂非更好?”

    “继续往下说。”

    “我们可以用死间和反间这两计。据我所知,在我们的军中就有皇庭派来的间谍,我们何不好好利用一下,以此来让妙俊风避无可避,有心无力。”

    “老师,麦瑟大人的计策我觉得很好,只是稍有不足。若是再加一个离间计,兴许妙俊风就会真的无力回天了。”

    “辛德,不要跟我们打哑谜。把话说明白了。”

    “是,老师。也许老师您已经忘记这个人了,但这个人若不是有您的提携和帮助,他能在皇都里混的风生水起吗?

    从他近年秘传而来的书信中可以看出,他的官仅仅小于丞相,皇甫有德对他也是信任有加。若是此刻,他在皇甫有德的耳边扇扇风,点点火,您觉得皇甫有德会作何感想呢?

    自古以来,皇帝就是多疑的,尤其是对手握兵权又割据一方的诸侯。妙俊风虽然还没有成为诸侯,但若他率领的军队与我军相持不下,那不等同于拥兵自重,割据一方了吗?

    皇甫有德对妙俊风的确信任有加,他对太子也的确兢兢业业,可若是在他的这份伪装下,包藏着天大的野心。您觉得皇甫有德对他的看法还会始终如一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反间计,死间计,离间计,三个计策要同时运行。死间计是其它两个计策的基础,而离间计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老师思维敏捷,学生只不过开了个头,老师便将结局给勾了出来。在老师的身上,有学生永远也学不完的智慧。”

    “哈哈哈...,辛德啊!我知道这是你讨好我的话,但我听后,就是觉得舒服。这件事就交给你和麦瑟去办吧!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希望在不久后,就能听到妙俊风被处罚的消息。”

    半个月后,吴杰押解着千车粮草来到了皇庭大军的军营内。

    伴随着他的到来,军营内一下子热闹起来。将士们开始从粮车上卸下一捆又一捆的粮草。这些粮草足够大军吃上三个月。

    “吴杰,辛苦了。只是还得劳烦你回去一趟。与西人的战斗在短时间内无法结束,估计这是一场持久战。

    当然,我也不希望战事拖得太长。战事时间越长,对皇庭的负担也就越重。”

    中军大帐内,妙俊风单独召见了吴杰,向他说出了眼前的现状。

    “元帅,请放心,我一定不负所托,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再押解一批粮草过来。”吴杰当场就向妙俊风做了保证。

    走出营帐的吴杰,没有多停留,向着军需处就走了过去。他的性格和妙俊风差不多,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既然粮草紧张,那自己就不能浪费时间,早一点赶回去,将士们就越有底气与西人作战。

    “敢问可是吴杰大人?”一道身影从黑暗处蹿了出来,一把拦在吴杰的身前。

    “你是谁?”吴杰动作迅速的把右手扶到了剑柄上。

    “大人,请看。”神秘人从怀里取出了一块令牌。

    “护龙卫!可你怎么在这?”吴杰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块令牌。

    “大人,事态紧急,我也就长话短说了。您若是要回皇都,一定要转告圣上,妙俊风有不臣之心,对他一定要提防一二。”

    “混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元帅怎么可能会有不臣之心,若元帅有不臣之心,那这天底下还有忠臣吗?”

    “大人,起初我也不敢相信。可在西人那边亲眼见到斯麦元帅处死了那个人后,我不得不相信那个人对我说的话其中多少有些真实。”

    “他对你说了什么,你详细的给我说出来。”吴杰眉头一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护龙卫将那个人告诉自己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十分钟过后,吴杰的脸色在他的一番诉说下变了几变。

    “好,此事我已知晓。你继续去执行你的任务。等我见到圣上,一定将你刚才所说转告给圣上。”

    “多谢大人,属下告退。”护龙卫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吴杰的眼前。

    吴杰站立于原地,他的思维被护龙卫的一番话给弄混了。渐渐地,他也开始怀疑,这场仗并非如妙俊风口中所说那样,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事。

    “他让我再去筹集粮草,莫非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管怎样,首要的问题是我必须立刻赶回去。这件事也只有交给圣上来圣裁了。”

    与此同时,皇庭皇都,皇宫中的御书房内,一名老臣正单膝跪地,向皇甫有德在念叨着什么。

    许久过后,在皇甫有德的示意下,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白爱卿,你说的朕不是不相信,只是太匪夷所思。若他真有这个心思,就不会如此尽心竭力的辅佐凯儿。

    还有他之前为了救朕,可是独闯龙潭虎穴。

    倘若换成是你在朕的位子上,你会相信你刚才对朕的所说之言吗?”

    “老臣不敢,君是君,臣是臣,老臣是万岁的奴才,可不敢想主子的事。老臣也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汇报给万岁。

    其中的真假,在万岁的火眼金睛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哈哈哈...,白爱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朕记得,你可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啊!现在的你到让朕感觉像是第一天认识你。”

    “臣惶恐,臣对万岁的忠心可表日月,要不是事态重大,臣也不会如此失态。还请万岁恕罪。”白地“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白爱卿,快快请起。你所说之言朕会考虑的。你退下吧!”皇甫有德屈指一弹,一股托力将白地给扶了起来。

    “诺!老臣告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