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圣心起疑
    白地的话皇甫有德听进去一点,但若要他完全相信白地的话,这火候似乎差了不少。

    转眼十天的时间过去,用完午膳的皇甫有德回到御书房,刚准备提笔将之前的一份奏折批阅一下,李德全的脚步声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圣上,吴杰求见。”

    “吴杰?他不是应该在前线吗?怎么又回来了?难不成妙俊风这么快就把喜讯给朕传回来了?快传!”

    “遵旨!宣吴杰进殿!”李德全高呼一声。

    片刻后,吴杰风尘仆仆的小跑进来,对着皇甫有德就行了面圣之礼。

    “爱卿平身,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前方有捷报传来吗?”皇甫有德笑呵呵的问道。

    “回万岁,臣此次回来仍然是为了粮草一事。元帅命臣再次筹集粮草,这批粮草的数量一定要能支撑大军半年的时间。”

    “嗯?朕记得你先前筹集的粮草加上他沿途所添的粮草,足够他维持七个月了。难不成西人大军来势汹汹,兵强马壮,高层将领个个身手不凡,导致我军不得不与他们进行持久战吗?”

    “万岁圣明,元帅的意思与您如出一辙。在臣回来前,元帅与斯麦率领的大军进行了三次交锋,每次交锋元帅都重创了斯麦。

    就在我军将士认为要一举重创斯麦大军,进而夺取彼得堡时,元帅却突然下令全军撤退。

    事后,经过臣的了解,臣才当得知,就在元帅与斯麦发生第三次交锋时,从斯麦的后方来了大股的援军,导致敌我双方的兵力瞬间出现了不平衡。

    据探子来报,如今斯麦手底下有二十万大军,比我军整整多出十万。”

    “原来如此,那他命你回来再度筹集粮草也无可厚非。在兵力如此悬殊的前提下,坚守不出,伺机寻找战机是在情理中的。”

    “圣上,您分析的很对。可是臣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吴杰纠结了一下,还是准备将护龙卫告诉自己的事汇报给皇甫有德。

    “身为人臣,该怎么说话,说什么话,不用朕再教你了吧!”皇甫有德饶有深意的望着他说道。

    “诺,这件事要从臣回来的路上,偶遇一名护龙卫说起。......”

    一刻钟后,吴杰将护龙卫告诉自己的事一字不差的汇报给了皇甫有德。

    “爱卿,你对此事有何看法?朕想听真话,不要尽说些敷衍之语。”皇甫有德的手开始有节奏的敲击桌面,目光也是显得深邃玄奥。

    “回万岁,臣不知,臣很矛盾。”吴杰说完,把身子埋得很低,额头上也是渗出一层冷汗。

    “不知是不错,矛盾也很正常。这件事若是换成其他人,朕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传唤回来。但谁让他是妙俊风呢?朕最信赖的肱股之臣。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不要外传。你退下吧!粮草的事要尽你最大的努力,七个月的粮草太少了,就给他一整年的吧!”

    吴杰听后一愣,要不是李德全在一旁提醒一下,说不定他还真就愣在那,一时半刻清醒不过来。

    等到吴杰走后,皇甫有德重叹一口气,随后向李德全问道:“小李子,你说妙俊风真的有野心吗?”

    “万岁,瞧您这话说的。哪一个男人没有野心呐!没有野心的男人都是平庸之辈,越是出色的人,这心也就越大。

    依老奴之间,妙俊风不仅有野心,而且还是极大的那种。但要说倾覆皇权,拥兵自重,割据一方。老奴觉得这有点不现实,也忒不靠谱。”

    “哦?那你说他的野心是什么?为什么不是皇权?”皇甫有德对李德全说的话很感兴趣,双眼不眨的盯着他问道。

    “哎呦喂,万岁爷,您能别这样盯着老奴看吗?老奴都被您看得不还意思了。”李德全做了一个害羞的动作。

    “哈哈哈...,你还会不好意思啊!你又不是大美人,放心,朕还是爱美人的。

    谢谢你,也只有你懂朕啊!”

    “瞧您说的,老奴也不想您一时想不开,伤了身子。您的龙体可是才刚刚恢复,得要好好保重。

    妙俊风在俗世间有家族,这是他的根。没有跟的树别说长大了,想要成活都是个问题。

    在老奴看来,妙俊风一心追求的是修行的巅峰,甚至是打破常规,超越世俗,不是凡人所能触及的世界。

    皇权是俗世间的事物,对于想要达到那种高度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紧箍。他们才不会为了一个紧箍,而去放弃心中的追求。”

    “听你这样一说,朕放心不少。但朕的心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凡事总有例外,万一妙俊风是个愣头青,颠覆了我们的思维,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世家的力量我可不想借助。这帮家伙,吃人不吐苦头。朕宁愿这家底被妙俊风夺了,也不愿被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给一口口的吃了。”

    “万岁,您若真的不放心,老奴到有一计。这一计不仅能够化解您心中的郁结,更能为来年的封王大典做准备。”

    “哦?你到是是说说看,你有何计?”皇甫有德对李德全的献计很感兴趣,以往他不是没有献过。凡是他献的计策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

    “万岁,西线大军中只有一名元帅,还没有副元帅。倘若您派八皇子去军营内当个副元帅,一来可以起到监督和震慑作用,二来也是在历练他。

    老奴知道万岁很欣赏八皇子,只是在这深宫中想要他快点成熟起来太难,眼下这不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吗?”

    “朕明白你的用意了。任命皇子为副元帅,即便妙俊风有小动作,三军将士也不一定会全部支持。只要皇庭的大旗还在,朕还在,将士们效忠的就永远只会是皇庭,是朕!

    同时,明儿有了这次的经历,也可以说和将士们结下了情缘。日后他若封王,即便有人想对他不利,也要掂量一下。”

    “没错,老奴正是这个意思。只是老奴的意思在万岁的一番解读下,生出了更多的意思,意境变得更深了。”

    “哈哈哈...,就你会说话。还不快去传旨!朕知道明儿在昨天就已回到宫中。”

    “什么都逃不过万岁的法眼,老奴这就去传旨。”李德全笑呵呵的告退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出了御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