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吴杰的请求
    走出碧青翠关押的牢房,妙俊风来到了皇甫明关押的牢房前。

    “妙俊风,别以为你刚才说的这些会让我对你释怀,我们俩现在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不要放我出去,一旦让我出去了!我一定会杀了你!”

    坐在床沿上的皇甫明,双目赤红的盯着妙俊风,言语中透露着森寒的杀意。

    “你的话我记住了,我等着你来杀我。不过,依你这样的心性,就算再给你一百年,你也杀不了我!”

    “那我就等到一百年后再杀你!我不相信,凭我的努力还杀不了你这个奸臣!”

    “哎!无知者无畏啊!幸好你不是皇庭的太子,不然,皇庭危矣。”妙俊风边说边摇着头,朝着军牢的大门就走了出去。

    皇甫明双手紧攥,把木质的床沿捏的“吱吱”作响。他恨透了妙俊风,这是对自己极大的羞辱!

    有了皇甫明的这出事,整个军营的气氛和士气又往上恢复了一点。元帅连八皇子殿下都敢关起来,自己这些草根在他的面前,还不是想杀就杀了。

    就在皇甫明下牢风波即将淡化的时候,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自军营内响起。首当其中的正是西部大军负责后勤保障的吴杰将军。

    在他身旁的随行人员中,消失多日的吴德才赫然在列。

    “元帅在哪?”从马上翻身而下的吴杰,向着正在巡逻的士兵问道。

    “回将军,元帅在中军大帐内。”士兵弯身一拜,如实回道。

    “好,谢谢。”吴杰本就是文臣,只不过因为需要暂时变成了武职。因而,在礼节上他比其他将军做的都要好。

    “哗啦”一声帷幕一掀,吴杰和吴德才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中军大帐。

    “末将吴杰拜见元帅!”

    “末将吴德才拜见将军!”

    妙俊风放下手中的地图,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尤其是在吴德才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吴杰来啦!不知此次你押解了多少粮草过来?”妙俊风没有理会吴德才,直接向吴杰开口问道。

    “回元帅,皇恩浩荡,万岁在知道了前线的事后,命我为您准备了足足一年的粮草。此刻,粮草全部屯留在欧亚城中。”

    妙俊风一听,脸上的神色立马就变了。吴杰这么做的原因,自己不知道才是傻子。

    “吴杰,你难道是想用粮草来要挟我,迫使我放出皇甫明吗?”妙俊风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末将不敢,只是身为皇庭的八皇子,三军的副元帅。在战争还未决出胜负时,就被您关押起来,这不仅会影响到军心和士气,更会让皇庭的脸面蒙羞。

    末将知道,元帅是因为他与碧青翠的事而恼火。可他毕竟年轻,血气方刚,一直养尊处优的生活在皇宫内,对外界之事所知甚少。

    因而,还请元帅开恩,放他出来吧!末将也是在为元帅考虑啊!”

    “吴杰,我承认你所说在理,但这件事我是不会让步的。倘若那个女子是普通人,看在你求情的份上,我会立刻放了皇甫明。

    但你可知,那名女子乃是西人国玉狐一族的小公主?战争时期,她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跑到我军的阵营里干什么?

    跑来也就跑来了,还非得把我军的副元帅迷得神魂颠倒。假如我和副元帅生出间隙,闹得水火不容,你说这最大的受益人会是谁呢?”

    吴杰站在原地,表情很不自然。更别说与他并肩而立的吴德才了。

    吴德才的心里不仅恨自己,更是将碧青翠给恨得死死的。她这是在利用自己,而她本身恐怕也不知道妙俊风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

    倘若妙俊风深究,那自己可就有通敌卖国之嫌。就算不深究,自己也将永远站立在妙俊风的对立面,之后太子登基,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噗通”一声,吴德才跪下来哭诉道:“元帅,是小的一时不察,着了妖女的道,还请元帅惩罚!”

    大丈夫能伸能屈,他相信自己的一跪定能够换来妙俊风的原谅。

    “你出去自己领五十军棍吧!然后,从哪儿来回来哪儿去,我不想再在军营里看到你!”妙俊风一脸鄙弃的说道。

    “多谢元帅开恩,末将这就去自领军棍。”吴德才如蒙大赦,急吼吼的退了出去。

    “吴杰,他走了,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吧!但不管你说什么,说完之后,立刻让人把粮草从欧亚城运到这。”妙俊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元帅,末将恳请您放了副元帅。末将知道您不畏强权,这么做的原因也是为了稳固军心。可人言可畏,您也知道在朝中有很多人对您都有敌意。

    西部军营里难道就没有他们的眼线吗?您是不怕他们,可您身后的百姓呢?一旦抵挡不住西人大军的进攻,那深受其害的将是您身后这片富饶国土上的黎民百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即便我放了皇甫明,他也不能再呆在军营里了。

    这样吧!你再辛苦一趟,亲自把他送回皇都。若是圣上召见,你有什么就说什么,无须忌讳。至于粮草,你必须尽快运送至此,我担心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临了。

    一旦风雨齐至,就算你有心也不能将粮草送到前线了。”

    “元帅,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若是信得过末将,还请元帅告知一二,末将愿意为您分忧。”

    “也没什么,就是彼得堡内已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教廷和祭司殿组成了联军而已。”

    “什么!元帅不是在开玩笑吧!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吴杰张大了嘴喊道。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都还没打退堂鼓,你急什么!好了,赶紧去领人吧!你要是继续杵在那,说不定我就要改主意了!”

    “末将领命,恳请元帅保重身体,前线离不开元帅,皇庭也同样离不开元帅!”

    “嘘!慎言。小心隔墙有耳,祸从口出!”

    退出营帐的吴杰,感觉自己自当和妙俊风扯上关系后,这思维就变得混乱了。往日里清晰的思维,坚定的立场,在这段期间,总是会飘来飘去。

    “哎!元帅是奇人,与奇人共事,这思维自然不能以常理来夺之。”吴杰把头一仰,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