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相帅与宰相的再次对阵 下
    “妙俊风,你还想像上次一样对我使出同样的招数吗?很遗憾,你恐怕要失望了!

    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臣服,一个.网你有一刻钟的时间思考,一刻钟后,若是你没有回答,我会默认你的选择是死。”

    斯麦的声音很大,他不仅想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妙俊风,也想让妙俊风身后的大军听到自己的话。

    给妙俊风施压不如给他身后的大军施压。不要多,哪怕只有几万人的心思出现了浮动,整个大军也会在顷刻间沸腾起来,妙俊风即便想阻止这股态势也抵挡不了。

    军心不稳,士气则不振。士气不振,战斗力就会直线下降。没有高昂士气和充满战斗力的军队,就算人数再多,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

    然而,令斯麦感到失望的是,他的话犹如投到大海中的一枚石子,完全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这个结果,让斯麦对妙俊风升起了一抹敬佩之情。

    能把将士们的心拧成一股绳,并将这股绳拴在自己的身上,可不是轻易可以做到的。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做到他那样。

    五分钟过后,妙俊风伸了一个懒腰,对着斯麦喊道:“斯麦元帅,你有什么招尽管放马过来。我军男儿可不是吃素的。

    你不会以为我军男儿在信仰之力的压制下,就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准了吧!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假如你今天未率军前来,那就是我率军兵临彼得堡的城下了。

    今天,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先出招。免得我会在你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被冠上狡诈,不尊老爱幼等头衔。

    怎么样?若是接受我的提议,就发起你的进攻吧!我也很想看看,西人国的正规军是如何打仗的!”

    妙俊风的话就像是一枚火星点到了干枯的草原上,凡是听到妙俊风言论的西人*士无不情绪高涨,请战意愿强烈。

    这一现象让斯麦的心思立刻沉重起来,他想不明白,为何妙俊风的话就会有如此煽动性,自己的话就那样无力呢?

    “老师,老师,将士们都等着您下令呢!”辛德察觉到了老师的异样,赶紧出言提醒道。

    “好!既然他那么急的不想活,我们就爽快的送他们一程吧!

    弓箭营准备,骑兵团准备,步兵团准备,按照顺序,开始发动总攻!”

    “咚,咚,咚...”战鼓声响起,西人大军的弓箭营整齐划一的把弓弦拉紧,即将射出第一轮箭雨。

    妙俊风嘴角上扬,像是早有所料,只是骑在马上,轻喝一个字道:“防!”

    “唰”的一下,第一轮箭雨如约而至。可在遇见妙俊风乌龟壳般的防御后,箭雨攻势完全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斯麦眉头紧锁,目光犀利,他捕捉到了妙俊风的轻蔑。自己的进攻方式好似完全被他料到一样。

    “骑兵团,出击!弓箭营辅助攻击!信仰军团为骑兵团加持神之祝福!”斯麦不在多想,全身心的投入到对战中。

    一团团金色的光芒自信仰军团中升起,每一个光团都会精准的遁入到一名骑士的身体中。

    被光团覆盖的骑士,本身的战斗力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会在受到伤害时,自身的治愈能力会提高一倍。

    “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骑士军团冲进了隔离带,来势迅猛的直奔妙俊风大军防御的阵营。

    “原来人闯入隔离带不会受到伤害,圣洁的力量对隔离带有压制作用。”妙俊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他之所以让斯麦率先发动攻击,就是想看一下隔离带的作用。假如隔离带在无人加持的情况下,对人一点影响也没有,那自己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兵临彼得堡城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斯麦见到妙俊风仍然无动于衷,心中顿生不安的警兆。他不知道为何会生出这种警兆,但这种先天的自我保护曾经无数次救过自己。

    “权当练兵了,听我......”

    不等斯麦把帅令下达,黑暗的隔离带内凭空冒出一个个鬼物。有的状如牛,有的形如骷髅,更有一部分是骑着骷髅战马的夺命夜叉。

    横生的变故不仅让斯麦没有反应过来,与鬼物面对面交锋的骑士们更是在惊慌中仓促应战。

    妙俊风笑了,在见到骑士军团大面积的人仰马翻后,他笑的声音更大了。

    不管是西人国还是皇庭,幽灵和鬼物都属于阴物。既然是阴物,那幽灵领主和幽灵战将能呆的地方,它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呆呢?

    原本自己还在为它们的到来而感到头疼,岂料,祭司殿竟好心的帮自己解决了这个困难。这么好的场地若是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辜负了祭司殿的美意。

    “大哥,谁要是您的敌人,那就注定要倒霉了。祭司殿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阴暗之力会被你利用的如此畅快。”

    “嘿嘿,除了祭司殿,斯麦老小子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俊风请来的援军会是鬼物大军。

    鬼物大军可不是人类大军,只要不让它们魂飞魄散,鬼物大军可是杀也杀不死的。”

    所罗门和闪身来到妙俊风身旁的麒麟,一唱一和的夸着妙俊风。他们很少会这么有默契的同时去夸妙俊风。

    “麒麟,让鬼物大军立刻撤退。教廷的人又不是傻子,我可不想给他们增添经验值。”妙俊风对他们的夸奖不为所动,心神全部集中在战场上。

    “好勒!我去去就来!”麒麟身形一晃,正如来时一样,瞬时出现在了力王的身边。

    在跟力王简短的交流了几句后,力王大声一喝,率领着自己的鬼军在斯麦眼都不眨的注视下,缓缓地没了踪影。

    等到鬼物大军离开战场,隔离带里血肉横飞的残尸让斯麦吐出一大口鲜血。但他没有像上次那样萎靡不振,身上的煞气是一节高过一节。

    麾下数万的骑士团,如今完整退回来的不到万人。这还只是短短的交锋和妙俊风那边主动的撤退。

    倘若他再坚持一会,自己派出的骑士团将会无一幸免,全部陨落在这一战。

    “妙俊风,你很好,好的让我恨不得吃你的肉,饮你的血!”斯麦脸色铁青,愤怒让他的声音都变了调。

    “老师,稳住。战争只是刚刚开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他的撤军应该是意识到我方援军的到来。

    等教廷和祭司殿的援军来了,我想他得意的时光也就到头了。”

    “说得好!原先我还念他是个人才,想要留他一命!但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他死,我要用他的鲜血,来祭奠我军阵亡将士的阴灵!”

    “老师,您会得偿所愿的。”辛德一边安慰着斯麦,另一边用弑人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妙俊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