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中
    “皇后娘娘驾到!”李德全在门外高呼一声。【】

    听到这一声呼喊,皇甫有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此时的来意不言而喻,定是为了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臣妾拜见万岁。”司徒素柔声娇气的向皇甫有德行礼道。

    “皇后,你怎么来了?朕跟太子,坤风还有要事相商,你若没什么重要事的话,就跪安吧!”皇甫有德不等司徒素再多说什么,就下了逐客令。

    “万岁,臣妾有要事启奏,还请您屏退左右。”司徒素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到向皇甫有德提出了要求。

    “他们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皇甫有德深吸一口气,把情绪略微调整了一下。

    “万岁,南玄武境许王爷一家意图谋反,幸好被从龙发现的及时,把祸患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司徒素一脸信誓旦旦的邀功道。

    “哦?他们为何要谋反?从龙他又是如何发现的?”皇甫有德故作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三年前的那桩婚事,再加上这几年他一直未被启用,心生怨恨。要不是从龙早做安排,请辛供奉坐镇许王府,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在我们背后捅刀子了。”

    “原来如此,朕知道了,你且退下吧!”皇甫有德再一次下了逐客令。

    “万岁,请容臣妾再说一句话,说完臣妾就走。”司徒素的容貌说不上美若天仙,但也是一等一的出色。

    如今他摆出一副楚楚动人之像,就算是心中有恼火的皇甫有德也不好直接开口拒绝。

    “你说吧!”

    “万岁,从龙他立了那么大的一件功劳,等他回来后,您可一定要表扬一下他哦!”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这一次司徒素没有再违逆他的意思,而是在半蹲之后,缓缓地退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皇甫凯和坤风不敢说话,连呼吸声都尽量控制的小一点。

    “你们也退下吧!此事容朕好好想一想。”皇甫有德没有看他们,只是朝他们挥了挥手。

    他们二人在向皇甫有德弯身一拜后,快速的退出了御书房。

    “李公公,若是这边有事还请您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皇甫凯一出来就一脸严肃的向李德全吩咐道。

    “太子殿下放心,老奴明白。”在李德全的心中,皇甫凯就是未来的神皇,对他的话自己岂敢违背。

    回去的路上,皇甫凯向坤风问道:“坤风,这件事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立刻向老师汇报下为好?”

    “不可!如今前线战事吃紧。倘若统帅三军的元帅出了问题,那对于皇庭来说,损失将会极大。这样的损失我们可受不起。”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我的右眼忽然间跳的很厉害,希望只是昨晚没睡好。”

    坤风没有接话,他也担心妙俊风在知道这件事后,会变得油盐不进,陷入疯魔状态。他的狠劲,自己可是见识过的。

    前线,彼得堡城外,妙俊风威风凛凛的骑在战马上,遥望着站在城墙上的斯麦。

    “斯麦元帅,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听我一句劝,率领你的大军离开彼得堡吧!我保证不会伤害城内的一花一草。

    有这三十万大军跟你一起回去,你也好向上面交差。我不想为难你,你我虽阵营不同,但还是能感应到彼此内心的。

    加以时日,说不定你我二人就可以坐下来,好好地对酒当歌一番。”

    妙俊风说出的话随风扩散在彼得堡的城头上。他们没有一个会怀疑妙俊风说的话是谎话。事已至此,已没有必要再使出诡诈之术了。

    “妙俊风元帅,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身为三军统帅,联盟的宰相,自有守土之责。我不想在我的军功史上留下这灰败的一笔。

    妙俊风元帅,你我各安天命,若是你可以拿下城池就拿,拿不下,那也是命。总之,我是不会主动撤退,弃彼得堡不顾的。”

    妙俊风点了点头,斯麦的话和行为他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若换成自己,做法也会相同。

    就在他准备开口再说几句的时候,所罗门的身影刹那间出现在他的身旁。

    “俊风,有个消息希望你在知道后,能够稳住。”

    “什么消息,谁送来的?”妙俊风全身心的投入到眼前的战事中,也随时防备着各种阴谋诡计。尤其是到了这种紧要关头,对任何消息都要重重过滤,慎之又慎。

    所罗门没有回话,而是摊开手掌,在掌心上写了一个“邹”字。

    见到这个字,妙俊风对消息的可靠性信了几分。

    “什么消息,你说吧!”妙俊风把目光转向所罗门。

    “许琪死了。许王爷全府上下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谁干的?”

    “皇甫从龙。”

    “好,我知道了。先把眼下的事处理好再说。”妙俊风的语气有些颤抖,但就目前来说,他的理智在一点点的消退。

    “斯麦元帅,我给你几天考虑的时间。几天后,我还会率军再来的。介时,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的。告辞!”

    妙俊风说完,干脆利落的一个转身,率领着结好阵势的大军朝着来时的路就返回了。

    站在城头上的斯麦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惊疑不定。按理来说,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啊!他怎么就退走了呢?

    他难道不知道,有了这几天缓冲的时间,想要再次攻占彼得堡,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老师,您不用怀疑这是他的诡诈之术。应该是皇庭内部发生了什么事,不得不让他暂时退兵。

    刚才来到他身旁的人应该是他的亲信。也正是在他向妙俊风说了什么后,才让妙俊风不得不出此下策,放着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而不顾。

    老师,对于这一点您应该也是明白的。虽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但身为将帅也有将帅的苦恼和悲哀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有他的难处,而我也有我的悲哀。怪不得他会说能感应到我的内心,原来我们俩是这么的相像啊!”

    “老师,谁也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把握好当下。

    他的撤退给我们带来了转机,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说得对!输人不输阵,就算要输,也要输的漂亮!”斯麦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释怀,即使皇庭大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内,但那个人的身影却永远停留在了他的心里。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