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故人出手
    墨绿色的流光在玄武的身上亮起,圣兽玄武的虚影在他的背后浮起。

    举起右手,往下重重一拍。

    “吼”的一声兽吼,玄武虚影伴随着他的一拍,冲天而起,随即,向着玄武湖就重压而下。

    磨盘大小的玄武虚影在重压而下的同时,体型也在不断增加。

    当它与湖面保持平行,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时,它的体型已经完全覆盖了整个湖面。

    “吼!”,又一声兽吼响起,玄武虚影昂起头,携带着圣兽之威,气势十足的落了下去。

    “哗啦”一声巨响,玄武湖的湖水被它给排挤而出。玄武湖的周边很快就成了一片汪洋泽国。

    威压临身,气势压身,力量袭身。

    妙俊风还没喜悦尽兴,就被这突来的袭击给惹恼了。

    本就可以越级挑战的自己,在原先可以越级挑战三个境界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境界。换言之,现在的他可以越阶挑战一个大境界加一个小境界。

    “给我起!”

    妙俊风摆出天王托塔状,将即将压下的玄武虚影稳稳举起。

    “给我去!”

    双腿给力,腰部传力,双臂出力。玄武虚影被妙俊风给一把抛了出去。

    “咻”的一声,狂烈的破风声伴随着高飞而起的玄武虚影,向着九天深处青云直上。

    杀道印记开启,妙俊风一生的实力尽数爆发。此刻的他,完全可以轻松放倒一个仙境小成的大能。

    可他知道,光凭这点力量,还奈何不了玄武。他是圣兽,自身的实力已达到圣镜巅峰。想要碾压他,除非自己的修为达到圣镜,否则,只能让他看了自己的笑话。

    “妙俊风,杀道印记应该是你最后的底牌了吧!能够将它如臂驱使,说明你的心性还不错。只是你认为凭你目前的实力,就可以战胜我了吗?我记得你可是要杀我的啊!”

    “玄武,要么你就杀了我,不然,就不要站在那里比古比古了!我要是有碾压你的实力,早就把你打爆了!”

    “果然如此啊!留你不得!”

    玄武身上的气息再度拔高一分。不要小看这一分,如今这片空间在他气息拔高的同时,已经开始出现剧烈的震动。

    原本没有质感的空间,在此刻看起来就像是镜面一样,充满了实质之感。

    “空间枷锁!”

    “咔咔咔咔”的四道声响,蓝色的空间之力将妙俊风的双手和双脚给拷了起来。

    “空间月刃!”

    “嗖嗖嗖...”的音浪声,数以百计的空间月刃将妙俊风释放而出的杀道印记给切割的支离破碎。

    “空间放逐!”

    “呼啦”一下,一人高,两人宽的空间黑洞在妙俊风的身后张开。强大的吞噬之力自洞内传出,把毫无反抗之力的妙俊风一点点的向着洞内拉去。

    “还是实力不够啊!若是让我脱困,我一定会百倍的偿还于他!”妙俊风毫不畏惧,毫不退缩,心中的战意更浓,不屈的意志更强。

    “哎!就到这里吧!欺负一个小辈算什么本事!”

    话音落下之时,也是黑洞被强行愈合之刻。

    妙俊风愣在原地,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熟。可会是他吗?

    “轩辕君,你确定要插手这件事吗?”玄武把目光看向了半空中,他语气中带有责问之意。

    “玄武,你还没资格来问我吧!多年前的那一战你难道忘了吗?还是说你已经问鼎神兽之位了?”轩辕君踏空而下,如君王降临,不怒自威。

    “那一战你只不过是侥幸而已,实在不行,我们现在再战一次!我到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再胜我一招!”玄武一改从容之状,戾气自身体内部四散而出。

    “玄武,你真是老了,以往的智慧都化成了浆糊。从我刚才施展的这一手,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我如今的实力吗?”

    被轩辕君这样一说,玄武立刻回忆起了什么。之后,他神情闪烁了一下,不得不收起一身的戾气,转而心平气和的说道:“修为到了问天境就是不一样啊!这是三次问道的最后一关,我也很期待你在通过后,能不能实现你心中的理想。”

    “原来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只是你似乎有选择性遗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你已然忘得一干二净。”

    “什么话?不就是你有一个很看重的晚辈,若是他在我这遇到困难,希望我守护一二吗?”玄武得意的将那一句话说了出来。

    “既然记得,那你为何不遵守对我的诺言呢?”轩辕君踩到了地面上,与玄武隔湖相望。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妙俊风就是你口中的那个晚辈?就算他是妖孽般的天才,但心性确实不咋地。

    你这个家伙不是最看重人的心性吗?我不相信你竟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当做你的推荐人。”

    “玄武,你知道为什么你始终无法迈过最后一道坎,成为神兽家族中的一员吗?”轩辕君摇着头问道。

    “你不要告诉我是有关心性的问题。”玄武嗤之以鼻的回道。

    “不!不是心性的问题,而是你不懂做人,或者说是不懂得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人。

    想要成为神兽家族中的一员,化为人形在尘世中修行历练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你自己算算,你在这个环节上卡了多少年?”

    “哼!不用你来提醒!可这事跟眼前的事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而且关系极大!倘若你悟透了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人,你今日就不会对他出手,说不定还会帮他一把。

    许王府的血案你别说你不知道。正因为有了这样一起血案,才使得我看重的他心性大变。

    不过,这样也好,不破不立,说不定这是他的又一场机遇。

    我们之间的闲话就说的这吧!人,我现在就带走了,剩下的事就由你来处理吧!”

    轩辕君抬手一挥,一道柔和的力量把妙俊风裹了起来。随后,他随着轩辕君的离去而不见踪影。

    “该死的轩辕君,每次都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四圣兽之一,伟大的玄武圣兽!

    还有那个妙俊风,就他!也能成为推荐人?我呸!到时候别让大家笑掉了大牙!

    什么样的人咱没见过啊!比他妖孽的人多了去了!可到最后,剩下的有多少?”

    玄武站在原地,没有了高人的风范,对着轩辕君离开的方向就愤怒的咆哮了一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