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翻脸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像您这样的隐世高人,在公会里应该会留有您的传说。”绿流水为人谨慎,他觉得知道他的名字比继续跟他客套要实际得多。

    “都是虚名啦!再说我也不是公会的人,就算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也不会在名录上查到。”

    “您过谦了。在下绿流水,再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绿流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哎!你这人咋这么轴呢?好吧!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妙明正是在下。”

    “妙明?敢问器子妙俊风是您什么人?”

    绿流水的这个疑问立刻牵动了罗娇的神经。她放下了对赤金蚕甲的研究,把注意力转向了妙俊风。

    “那小子和我没关系,别总是因为一个妙字把我和他混为一谈,好不好?”妙俊风带着火气,声音中携带着不爽。

    “抱歉,我以为他是您的晚辈或者徒孙辈。”绿流水的心中输出一口气,假如他真跟妙俊风扯上关系,那可就要不好意思了。

    “无妨!既然这里的事已经忙完,那我们就准备离开了。感谢绿少爷的招待,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妙叔,请留步。正好父亲也来了,我有一事相求,还请妙叔务必同意。”绿风一个纵身,拦到了妙俊风的身前。

    “什么事,只要合情合理,我会同意的。”妙俊风没有把话说死,这里毕竟是他们父子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小侄与罗娇姑娘一见倾心,想要与她喜结连理,还请妙叔成全。”绿风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不再以少爷自居。

    “贤侄啊!有道是强求的姻缘不会圆,强摘的瓜果不会甜。你们若是郎有情妾有意,老朽自然不会反对。

    可在老朽看来,罗娇心里的人不是你,她只是把你当成一个普通朋友而已。”

    “罗娇姑娘,你快告诉妙叔,你对我是有感觉的,对不对?”绿风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出错。

    自成人一来,向来都是美女们围着自己转,自己想要谁就要谁。他不相信,罗娇在知道了自己的家世后会拒绝自己。

    “绿风,妙叔说的没错,我的心里的确有人了,我不会在对别的男人动心了。”这一回,罗娇的神情很认真,语气也很真诚。

    “不!我不相信!告诉我你心里的那个他是谁?我不相信会有人比我还出色!”风度翩翩的绿风失去了原有的气度,面露愤慨之色。

    “你的父亲刚才不是提到他了吗?你觉得你能跟他相比吗?”罗娇决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面前看轻他。

    “原来是他!哼哼!你竟然爱上了一个死人!可悲啊!真是可悲!哎!”

    “嘭”的一声,毫无防备的绿风被罗娇突来的一拳,打飞到了墙上。

    妙俊风眨了眨眼睛,他没想到罗娇力气竟会这么大。就算她是一名武者,也不该有如此的力气啊!

    “你竟然为了他打我!罗娇!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娶你了,等我今晚占有你后,就把你送到巡防营,我想那里的兄弟们会很乐意收到这份礼物的。”

    场上的气氛说变就变,导火索毫无疑问,就是罗娇。

    “红颜祸水啊!果然带着美丽的丫头出门就是不方便。

    流水兄,你就不阻止一下吗?若是让他们继续闹下去,可就要有失和气了啊!”妙俊风一边说着,一边蓄势待发,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妙明兄,你应该没有子嗣吧!若是你有子嗣,你应该会明白接下来我会怎么做。有时候想要当一名好父亲真的很难。”

    “理解!都说慈母多败儿,可慈父又何尝不败儿呢?”

    “嘭”的一声响起,掀起一大股气浪。妙俊风和绿流水率先交上手了。

    都是老江湖,自然会把握最佳的时机。

    “妙明兄?你的反应够迅速,力道也挺大嘛!”绿流水略带讥讽的说道。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人老心不老,你还差得远。”妙俊风微微一笑的回了一声。

    绿流水抬手又是一掌,这一掌蕴含黑暗法则,黑色的流光自他掌心内向四周辐散。

    黑光所过之处,光明皆被吞噬。若是妙俊风被这一掌击中,身体上说不定就会多出一个窟窿。

    “哎!下手太狠了,没有分寸。没见到这里还有那么多的人吗?”

    妙俊风翻手就来了个太极绕,带动着绿流水击出的这一掌,不断地旋转,直至这一掌的威力完全散尽。

    “和高手过招就是过瘾。只可惜这里场地太小,风儿也在场,不然,我一定会陪您好好练一场的。”绿流水收手,身形往后跃去。

    “谢谢你的好意,老朽年纪大了,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还是像这样点到为止的好。”妙俊风立于原地,脸不红气不喘的回道。

    “绿风,还不到我这里来!难道还要我把你揪过来吗?”绿流水做事干脆利落,说一不二。他说今天不与妙俊风动手就绝不会动手。

    枭雄有枭雄的本色,奸雄有奸雄的骄傲。除非徒有其表,不想真正做事,不然,食言的事在他们这种人身上绝不会发生。

    “父亲,您真的要放他们走吗?他们可知道我们太多的事了!”绿风没有继承绿流水的品性和智慧,在对待眼前的事上,完全被怒火蒙蔽了心智。

    “知道什么?我们有什么事吗?回去后,闭门思过一个月,好好反省一下,今天的你错在哪里!”绿流水的口气变了,身上也散发出淡淡的煞气。

    “是,父亲。孩儿知错了。”绿风感觉到了父亲身上散发出的煞气。每当父亲身上散发出煞气时,便是他要杀人的前兆。

    炼器师公会外,妙俊风回头望了一眼。他知道现在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曾经犯过的错不能再次上演,隐忍在此刻是必要的。

    罗娇和二柱不明白妙俊风在想什么,但身为兄弟的所罗门和麒麟,又怎会不知妙俊风此时心里的想法呢?

    心字头上一把刀,即为忍。

    “走吧!我们去找家客栈投宿下,时间不早了,明天再启程吧!”

    有罗娇在,妙俊风自然不会亏待自己。他为大伙选了镇上最好的客栈,开了五间上好的客房。

    当众人分别,准备各自回房时,妙俊风很严肃的说了一句,“大家今晚就呆在房间里,哪也不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