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又见蝠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绿流水,我本来是想让你多活一阵子的,可你偏偏自己送上门来。我若不送你下黄泉,岂非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

    “妙明,别以为你破了我几招,就了不起了。我的手段可多着呢!难道你就没有发现黑暗囚笼仍然在发挥作用吗?”

    “嘿嘿!黑暗囚笼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接下来要使出的手段。能够制造出黑暗器灵的人,背后站着的那位可不简单哦!”

    “你果然全都知道了。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你不得。主人很喜欢你这样类型的血食。”

    妙俊风没有再说话,而是把架势一收,静静地站立于原地。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想向我投降吗?很可惜,你知道的太多,实力也太强,我身边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绿流水嘴角上扬,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喂!你是不是开始犯困了?竟说些胡话!谁说我要投降了?我这是在等你身后的主人!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一辈子也只能当二狗子了!”

    被妙俊风的话一激,本就还未平静的绿流水再次愤怒起来。

    “好!很好!一会你别求我!

    主人,我需要您的帮助,我以我的鲜血呼唤您的到来!”

    绿流水举起手刀对准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就是一刀。

    “哗啦”一下,滚烫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但血液并没有滴到地上,而是在流下的同时,消失在了空气中。

    处于战斗状态的绿流水,本该红润的脸颊已开始泛白,身体也是出现微微的抖动。

    他流失的鲜血已超过身体的四分之一,再这样下去,不用等背后的主人出来,自己就要先一步去见主人了。

    “轰隆”一声,朱红色的大门在绿流水的背后浮现,来自远古的气息伴随着大门的出现,迅速弥漫黑暗囚笼。

    当妙俊风感觉到这股气息后,心中暗自一笑的说道:“不会这么巧吧!又是那只臭蝙蝠!不知道这算不算他乡遇故知呢?”

    “绿流水,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的召唤我,你知道本座过来一趟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吗?”蝠王的声音从大门内传了出来。

    “主人,请您息怒。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打扰您。眼前这个人我想您会感兴趣的,他对您来说可是大补之物。”

    “哦?你早说有大补之物不就行了吗?让我来瞅瞅,若是还不错,本座定会重赏于你。”

    “多谢主人。”绿流水恭敬的退到一旁,把场地留给了主人和妙俊风。

    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开启,一个驼背老者,手持镶嵌骷髅头的拐棍,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等他开口,妙俊风就率先问候道:“呦!已经修炼成人身了!不错,比上次顺眼多了。”

    妙俊风的话让蝠王立刻蹦起来,大声叫嚣道:“老头!瞎说什么呢!竟敢折辱英明神武的本座,你还想要命不?”

    “哎!人身是修炼成了,但智商却下降很多。你都要把我当血食了,我还会有命吗?既然我的命都快要没了,你还不允许我多说几句话吗?”

    “嗯!说的也是。咦?不对,我怎么感觉你这么脸熟呢?”蝠王盯了妙俊风一会,发觉似乎在哪见过他。

    “记不起来就算了,人类在你的记忆里,不都长得差不多吗?唯一能让你感兴趣的,也就是血食本身的实力。”

    “中听,我有点舍不得把你当血食了。要不这样吧!只要你对我立下天道誓言,愿意奉我为主,我可以考虑让你不死。”

    “多谢你的好意,我有傲骨,不畏强权。话就说到这吧!我可要进攻了,你准备好了吗?”妙俊风利用谈话时间积攒的力量已到顶峰,再不出手,就要伤到自己了。

    “桀桀桀...,你可真会开玩笑。就算我站在这,不还手让你杀,你也杀不死本座。”

    “多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希望你真的不会被我杀死!”

    妙俊风单脚一蹬,带出一道残影,死亡法则被他用心念凝聚成了一把青龙偃月刀。

    “看我的月华斩!”

    积攒的力量在这一刻全部灌入到青龙偃月刀中,死亡法则的法则之力在这股力量的注入下,被彻底激发。

    黄泉阴风刮起,鬼哭狼嚎响起,刺骨寒气升起,悲凉后悔之意绽放。

    刀锋未至,却已让站在原地的蝠王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老小子,你使诈!”蝠王举起手中的拐杖,横档劈至的刀锋。

    “嚓”的一下,犹如劈甘蔗,青龙偃月刀刀势不减,继续向下。

    “噗呲”一声响起,蝠王避开了脑袋,却让自己左边的小半个身子被妙俊风斩了下来。

    “该死的老小子,本王记住你了!”

    妙俊风持刀而立,没有继续追击。他屏住笑容,等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主人,你这是做什么?不要啊!我对您可是很忠心的。”

    绿流水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忠心的自己到最后竟会被主人一口吞下,用来恢复身上的伤势。

    等到蝠王恢复如初,在见到妙俊风那即将喷发的笑容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被他给利用了。

    “老小子,好一个借刀杀人!不过没关系,像他这样的仆人本座有很多。今天,本座先不杀你,来日方长,你可别等本座还未找上门就先走一步了。”

    撂下这句话,蝠王往后一退,没入了大门中。

    看着眼前消失的大门,妙俊风的心里升起了疑虑。这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要放过呢?是自身的原因还是有别的什么事,让他不得不暂放下眼前的事。

    微风拂过妙俊风的脸庞,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月黑风高已成过去,如今明月高悬,清风拂面。仿佛首恶的伏诛,让这片地域的环境也变得和美起来。

    “绿流水一死,绿风又不成气候。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绿风没有沾染黑暗器灵的事,那就由他自生自灭吧!”

    灰暗的大殿内,蝠王虚身回到了真身体内。

    “该死的妙俊风!要不是你,本座今天怎么会吃这么大的亏!你给我等着,还有那个老小子也给我等着!

    本座誓死要把你们化为血食,成为本座身体里的一部分。”

    若是让蝠王刚才说的话传到妙俊风的耳中,妙俊风一定会再次笑出声来。他的推论不管前后全是正确的,而此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他自己。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