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悲愤的罗乾坤
    站在帝都的城门前,罗娇往日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愁上眉梢的忧伤。

    “丫头,我知道回到这,你就要恢复公主的身份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要继续肩负起来。

    人生短暂,即便是修行者,也有寿命到头的一天。愁苦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快乐的度过每一天呢?

    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实不难,只要你努力,当花开的时候,就是你自由飞翔,愉快生活的时刻。

    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我相信你心中的那个人也不希望你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我总感觉他应该喜欢那个自信满满,有点跋扈的罗娇。”

    “谢谢您,妙叔。和您在一起我感到很快乐,这种快乐是父皇给不了的。你说我要是父皇的独女,如今的生活是否就会顺我心意呢?”

    “不一定。假如你真是修罗皇的独女,那你的自信就会变成自负,你的跋扈将会成为你的烙印,而不是当下的伪装。”

    “你总是那么通透,一点也不懂安慰人!真不知道你口中所谓的红颜知己是怎么忍受您的,若换成我,早就把你给踹了!”

    罗娇瞪着妙俊风,随后“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妙叔,我走啦!有时间的话记得来皇宫做客。皇宫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要是有谁敢惹您生气,看我不揍扁他!”

    挥舞着粉嫩拳头的罗娇,在环视了大家一眼后,转身,快步的向着人群中走去。

    “妙叔,我感觉她舍不得您呐!”二柱意味深长的叹道。

    “傻小子,什么叫舍不得我?明明是舍不得大家!看来在指点你修行的同时,也得教你一些察言观色的本领。”

    “妙叔,下面我们去哪?是去百里家还是皇宫?”所罗门这一路都很低调,除非是关键时刻,一般他不会轻易开口。

    “皇宫。既然来了,怎么能不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呢?”妙俊风双手一背,胸膛一挺,高人范儿说来就来。

    所罗门和麒麟对妙俊风的举动习以为常,但憨直的二柱就不行了,他张大嘴巴,憋了半天,最终大声高呼道:“我的天哪!我没有听错吧!皇宫!”

    妙俊风顿了一下,随即,脚步加速前行。所罗门和麒麟彼此相视一眼,同时疾步迈进。

    他们三人谁也不想跟此时的二柱扯上关系,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们等等我啊!妙叔!门门,麟麟!”二柱举手高呼,拔腿向着他们就追了上去。

    帝都的面积很大,妙俊风一行四人,用了小半日的时间才来到皇宫的门口。

    威风凛凛的御林军,个个精神抖擞的站立于宫门两侧。

    清一色的王境圆满修为,让心怀叵测之人远远一瞥便会心惊胆战,望而怯步。

    “来者何人?皇宫禁地,闲杂人等莫要靠近!”身穿金甲的御林军统领,抬手示意,让他们站立于原地。

    妙俊风没有回话,从袖口里取出一枚令牌,对他晃了晃。

    “哗啦”一下,御林军统领在看清这枚令牌后,瞬间单膝下跪,对妙俊风行了参拜之礼。

    “请带我去见陛下吧!我想他应该等急了。”妙俊风表现的很随意,没有因为统领的做法而有多余的话和动作。

    “诺!大人请,末将在前面给您带路。”御林军统领以恭敬的姿态在前方带起路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二柱,这一回学乖了,没有表现出过多的震惊。可在他心里,惊涛骇浪一阵阵的拍打着他的小心肝。

    修罗皇罗乾坤,端坐于御书房的龙椅上,专心的批阅着刚送上来的奏折。

    “圣上,他来了!”李公公笑呵呵的走进来,向罗乾坤禀报道。

    “谁来了?能让你感兴趣的人可不多。”罗乾坤没有放下手中的奏折,御笔连挥的说道。

    “妙俊风。”

    没有多言,这三个字足以让罗乾坤放下手头上的所有事。

    罗乾坤提笔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冗长的呼吸声从他的鼻腔内发出。

    他在理顺自己的思路,抚平自己的情绪。这个家伙可是让自己好等啊!等一会见了面,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他!

    “传他进来吧!”

    “遵旨。”

    片刻后,见到独自一人走进来的妙俊风,罗乾坤震惊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你是谁?妙俊风在哪里?”罗乾坤率先开口,语气中充满了森寒的杀意。

    “陛下莫急,老朽乃是受人所托,进宫把这个交给您。”妙俊风双手捧起皇炎令,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为什么找你帮忙?他还有没有其它的交代?”罗乾坤没有看那块令牌,他现在只想知道妙俊风怎么了。

    “他救过老朽的命,老朽也因此向他承诺,会为他完成一件事。

    他让我转告您,皇炎令他完好无损的把它送回来了,公主的群英会,若是您同意,就让老朽代其参加。”

    “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你告诉朕,他现在在哪?他为什么不亲自过来见朕?”修罗皇杀意不减,似乎只要让他产生一点怀疑,便会毫不犹豫的将来者诛杀于此。

    “他死了。想必皇庭发生的事您也知道了。他真正的死亡地点是玄武城,被神兽玄武镇杀。”

    “镇杀”二字在罗乾坤的脑海里回荡,他的心忽然间纠结起来,为一位青年英才的陨落而感到悲痛。

    杀意退去,怒意却在不断高涨。

    皇庭的事他自然清楚,妙俊风可是被自己内定为驸马的。杀了他,等同于杀了修罗国的驸马,这笔血海深仇自己一定会去找他们讨回来。

    妙俊风安静的站立于原地,他感觉到了罗乾坤身上的悲愤之情。这股感情,让他的内心受到了波及,他不明白罗乾坤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深吸一口气,罗乾坤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对妙俊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否愿意参加群英会?”

    “老朽妙明。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老朽自然愿意参加群英会。”妙俊风回答得很干脆。

    “好!既然如此,皇炎令你就暂时带在身上吧!等到群英会结束,你再把它还给朕。朕希望你能帮到罗娇。”

    “陛下的意思,老朽懂了。请您放心。”

    “懂了就好。连英,带他去客院休息吧!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他。”罗乾坤缓缓坐下,提笔,继续批阅起奏折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