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第一课
    “二位这么快就出来啦!幸好我没去喝茶,不然,就要耽误你们时间了。”车夫从车头上跳下来,把上车凳摆到了地上。

    “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妙俊风没有急着上车,问起了车夫的名字。

    “大家都叫我牛二,您也这么称呼我吧!”

    “好!看来我天生跟二结缘啊!牛二,你知道城内哪个地方做的牌匾最好吗?”

    “知道啊!城西的谭木阁不管做什么都是方圆万里内最出色的。若是您想去买件现成的,我觉得您可以去转转,倘若是要定做什么,您可得有个心理准备。

    找他们家定做木器的订单据我所知,已经排到明年了。”

    “谢谢,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目的地谭木阁。”

    行驶的马车车厢内,二柱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妙叔,我们去谭木阁做什么?我们又不在这里置业,没必要定木器啊!”

    “我想请他们帮我做一块匾。”

    “做一块匾?不对吧!妙叔!我们若想去找回场子,应该是去炼器师公会啊!武器的种类有很多,我没听说过用匾的。”

    “傻脑筋!谁说要拿匾去战斗了?我有其它用处,你在一旁看着就行。等匾做好了,你得帮我扛着。”

    “没问题!您就算让我扛一座山,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给您扛起来。”

    “傻小子!现在你跪下,对我磕三个响头。”妙俊风话锋一转,严肃的对二柱说道。

    “砰砰砰”二柱没有多问,快速地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他这一用力,让行驶的马车剧烈的晃动了三下。

    “二位,切磋武艺等下了马车行不?我的马车可经不起你们这样折腾!”牛二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二柱傻傻一笑,坐回原地。妙俊风不说话,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之前我在唐纯仪的面前亲口承认你是我的徒弟。刚才的三个响头,便是拜师礼。我也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只要心诚即可。

    在你之上有一个师兄,日后你会见到。既然身为我的徒弟,那就要遵守我的门规。

    门规很简单,就十二个字。若有违反,为师会亲自废了你的修为,再将你逐出师门。

    下面请用心记下这十二个字:尊师重道,诚实守信,不忘初心。”

    “妙叔,我记下了。您这门规似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二柱乐坏了,他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妙俊风的弟子。

    “傻小子,你现在应该称呼我什么?”妙俊风对二柱这个徒弟很喜爱,憨厚诚实的赤子之心,在当世已经不多见了。

    “师父!我好想哭。”二柱本性使然,有啥说啥。

    “傻小子,男人哭吧不是罪,想哭就哭吧!但为师只允许你哭这一次,以后没有为师的同意,你不能再哭!”

    “哇啊!”二柱说来就来,嚎啕大哭的声音瞬间就传出了车外,让牛二执鞭的手差一点把鞭子丢到地上。

    “律”的一声长鸣,牛二稳稳的把马车停在了谭木阁的门口。

    “牛二,不好意思,刚才给你添麻烦了。我徒儿就是这性格,率性而为。还请你多多包涵。”妙俊风下车后,对之前的事做了解释。

    “没事,我也见过不少客人,像他这样的客人,我到是蛮喜欢的。”

    走入店内,琳琅满目的生活用具,装饰物品等精制木具被整齐的摆列在两旁。

    一名侍女没有一上来就打扰他们,而是等他们将目光注意到自己身上后,才面带职业微笑的向他们招呼道:“欢迎二位客人光临,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您。”

    “你好,我想请店内的师傅为我做一块匾。”妙俊风开门见山的道出了来意。

    侍女一听只是做一块匾,那职业般的微笑瞬间收敛了一点,但笑容仍在。

    “请跟我来,我给您做一下预约登记。我们的定制预约已排到明年的八月,客人若是有什么想法,请在登记前提出,我们登记是要收订金的。

    订金一收,无论你是否撤销预约,订金都不退回。”

    “等一下,我没说要跟你去做预约登记啊!我要见你们店内的师傅,让他立刻到我这里来!否则,后果自负!”

    妙俊风本不想这样,但在看到侍女的素质后,对谭木阁的印象立刻差了很多。

    “客人,还请您注意您的言辞。我们谭木阁不是普通的小店,在帝都经营已有千年。我们不希望因为一点小事,而使双方发生不快。”

    “不错,训练有素!但我还是那句话,把你们师傅请出来,我要见他!”

    眼见妙俊风气势不减,侍女的心里不得不重新估量一下妙俊风的身份。

    能够有如此底气在谭木阁闹事的人,非富即贵。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自己这种小角色惹得起的。

    “好,请稍等,我这就去把阁主请来。”侍女微微欠身,向着阁楼的二楼走去。

    等到侍女离开,二柱小声地问道:“师父,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

    “二柱,你要记住一点,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对势利小人,我们必须拿出我们的底气,用自身的实力彻底碾压他们。

    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你要记牢。”

    二柱频频点头,开始消化妙俊风刚才说的话。他就说师父怎么会忽然间表现的很霸道。

    “不知哪路尊神到访,想要拜见在下?”下楼声混杂着问候声,从二楼的位置传了下来。

    这一声问候,既贬低了妙俊风,也抬高了自己的身价。

    “尊神不敢当,只是一名过路的客人。早就听闻谭木阁的大名,今日来此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过奖过奖!都是各路朋友赏脸,在下谭木牛,敢问阁下贵姓?”

    身穿华袍的老者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到妙俊风的面前。在开口介绍自己的同时,也用充满怀疑的目光不断地打量着妙俊风。

    “老朽妙明,乃是山野之人,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近日来此是想请贵阁的师傅为我制作一块匾。”

    “哦!实在很抱歉,我们的预约已经排满,阁下若是想定做牌匾可以去对面街道的铺子,想来那里的师傅会很高兴见到阁下的。”

    “多谢提醒,打扰了,告辞!”妙俊风毫不拖沓,向二柱一挥手,快步的走出了谭木阁。

    “笑笑,以后像这种人直接赶出去,我的时间是用来招待垃圾的吗?”

    “是,阁主。”侍女的心里也很懊恼,感觉自己被妙俊风给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