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收徒风波 一
    日月器灵感觉到了二柱的目光,它灵动的飞到二柱的眼前,围着他转了一圈。

    “嘤嘤嘤”的声音从它身体里发出,随后,它亲昵的朝着二柱的脸上撞了过去。

    二柱没有防备,任凭它向自己撞来。

    “咻”的一声,日月器灵撞入了他的脸颊,又是“咻”的一声,它从二柱的眉心处飞了出来。

    二柱通过了日月器灵最后的考验。只有把心敞开给自己,无条件的信任自己,才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器灵。

    妙俊风站在一旁,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幕。假如在自己没有插手的情况下,二柱能够收服日月器灵,那这件符器足以陪伴他一辈子。

    “师父,谢谢您。”二柱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以自己的方式向他表达内心的谢意。

    “起来吧!你是我徒弟,这件符器就当是你的见面礼了。从今天开始,除了睡觉和入厕,哪怕是洗澡,你都要给我背着它。”

    “诺,谨遵师命。”二柱伸手,对着悬浮在炼器台上的光明正大匾一招,“呼”的一声,在日月的指引下,匾额飞到了二柱的背后。

    一金一银的丝带从符器上自动生出,结结实实的在二柱身上绑了个结。

    “嘤”,日月很满意自己打的结。在盯了半天后,可能是困了,在向二柱传递了自己的心意后,化作一抹流光遁入了符器中。

    “嗯?”二柱一声轻哼。刚才还轻如蝉翼的正大光明匾,在此刻,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压得自己的双腿直打弯。

    “你要熟悉这个重量,哪怕器灵不在,你也能如臂驱使。跟上我的步伐,你的训练正式开始了。”

    “是,师父!”二柱回话有点顿,他不敢大喘气。生怕大气一喘,被身后的牌匾给压倒在地。

    走出炼器室,妙俊风在服务台结清了费用。

    当这里的工作人员和前来寻求炼器或购买符器的人,在看到了二柱身后背的那块牌匾后,都会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二柱的脸涨得通红,可在收到了妙俊风的一句传音后,他的心开始渐渐变得平静。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这句话在今后的日子里,不知道被二柱重复了多少遍,哪怕他成为了盖世强者,他仍会在旁人的面前提起这句话。

    “二柱,我坐车,你跟在车后。

    牛二,车速慢一点,让二柱至少跟我们保持十米的距离。”

    “好!我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训练徒弟的。”牛二对自己的驾车技术很自信,觉得十米的保持距离自己可以做到。

    车轮声响起,牛二开始小心翼翼的驾驶起来。对自己的技术自信不假,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可千万不能在客人的面前砸了自己的招牌。

    “妙老,我们现在去哪?已经快晚上了,是不是去客栈啊?”在一天的相处中,牛二知道了妙俊风的名字。

    “去百里府,晚上百里会长请我吃饭。你可以到附近的酒楼吃饭,饭钱算我的。吃好后,把车停在大门口就行。”

    “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能遇到像您这么好的主顾,是我的福气啊!”牛二是个感恩的人,他已经决定把饭钱在车钱中扣除。

    这段路,由于二柱的原因,花了两个小时才抵达百里府的门口。

    守在府门前的门卫,在见到他们二位又折返回来后,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贵客,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府里了?”门卫不等妙俊风走上台阶,主动地迎了过来。

    “不!我是来找百里翠鸣的,还请前面带路。”妙俊风用不可置疑的口吻说道。

    “好,里面请,小的这就给您带路。”门卫没有怀疑妙俊风的话,在前面带起路来。

    大汗淋漓的二柱在妙俊风没有示意的情形下,只能继续抬腿跟在他的身后。然而,他感觉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腿了,所有的知觉都变成了一种感觉,那就是麻木。

    在自己房间里,正练习书写符箓的百里翠鸣,忽然间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沉重脚步声,似乎还有一个男人的粗重喘气声。

    “咚咚咚”的三下敲门声。

    “小姐,妙老来看您了,您是见还是不见!”门卫用尽量婉转的说辞问道。

    “哎呀!总算是来啦!”百里翠鸣把笔一放,一蹦一跳的朝房门跑了过去。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百里翠鸣一个兔跳,蹿到了妙俊风的怀抱里。

    “妙叔,您怎么才来啊!我都等急死了!”百里翠鸣撒娇的说道。

    “调皮的丫头,我和你二柱哥不来看你了吗?别光跟我打招呼,去跟你二柱哥打声招呼。”妙俊风宠爱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呀!二柱哥你怎么成这样了?难道是妙叔在惩罚你吗?”

    站在百里翠鸣面前的二柱,形象实在是糟糕急了。身上大汗淋漓不说,一双腿不停地颤抖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跪倒在地。

    “妙叔,二柱哥犯什么错了?您要这样惩罚他。能不能就到此为止了呢?晚上我请您吃好吃的,还不行吗?”

    “傻丫头,你二柱哥这是在修行,我可没有惩罚他。”

    “修行?他不是没师父吗?何来修行一说?”

    “昨天他还没有师父,今天不就有了吗?”妙俊风又开始摆起高人之姿。

    “谁啊?我怎么没看见呢?”百里翠鸣很不配合的左瞧右看了一下,就是没看眼前的妙俊风。

    “好啊!你纯心气我是不是?像我这么英明神武的老师,当世可没有几个!能成为我的徒弟,那是相当自豪的一件事。”

    “哦!二柱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拜他为师了,明天我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像妙叔这样只会吹牛皮的,我们还是不拜的好。”

    二柱不敢笑,一笑就真的要跪下来了。可他不笑,不代表站在一旁的门卫不会笑啊!

    在门卫的笑声中,妙俊风被百里翠鸣给气的胡须一飘一飘的。

    “咯咯咯,好啦!和您开玩笑呢!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我来给您揉揉肩吧!有一段时间没被人揉肩了吧?是不是很怀念我这个揉肩大师呢?”

    妙俊风无奈的摇摇头,谁让这小妮子这么萌,这么会讨人欢喜呢?就算有再大的气,在她的面前也会烟消云散。

    “这里没你事了,你下去吧!让他们多准备一些酒食,晚饭送到我房里来。”百里翠鸣对门卫吩咐了一声后,推着妙俊风就走入了自己的闺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