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收徒风波 二
    “你说什么?上午来的客人刚才又来了,现在就在小姐的房中?”唐纯仪听到了门卫的汇报,面露震惊之色www.kanshu.la

    “是的,小姐还让我吩咐厨房多备些酒食,做好后直接端到她房里去。”门卫知道百里府的规矩,对眼前这位一定不能说谎,不然,后果很严重。

    “好的,我知道了,把小姐的吩咐安排好。我也会去小姐那陪他们一起用餐的。”唐纯仪对妙俊风的做法感到不悦,但不能损了小姐的威严。

    带着疑问,揣着温火,唐纯仪来到了百里翠鸣的房间门口。

    他刚准备敲响房门,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一声,“唐管家,您直接进来吧!”

    唐纯仪微皱眉头,他觉得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很讨厌,让自己很没面子。

    “唐叔,您是不是有事找我?”百里翠鸣笑嘻嘻的跑了过去。

    “小公主,您朝思暮想的贵客登门来访了,我能不来捧您的场吗?”唐纯仪对百里翠鸣相当宠爱。他膝下无子,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谢谢!正好今晚准备的酒食多,您就留在这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吧!”百里翠鸣的心思很简单,她可没有想那么多。

    唐纯仪听到这声邀请,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他刚才还在琢磨该怎么开口呢?没想到,小姐主动帮自己把这个难处解决了。

    “唐管家,今天当着翠鸣的面,我们就把话说明了吧!免得日后再生出什么误会。我可不想因为误会的原因,而让翠鸣陷入为难境地。”

    “我也正有此意。我对你的身份很好奇,担心你会危害到小姐。

    再有我也看出,你身后的小子对我家小姐有意。可是,大阀门规矩多,等级森严,小姐的婚姻大事可不是由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百里翠鸣和二柱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眼前发生的对峙,感到有点惊讶和摸不着头绪。

    “你先看下这个!”妙俊风懒得多解释,把皇炎令取了出来,摆在桌子上。

    唐纯仪原本没把他取出来的令牌当一回事。什么样的令牌自己没见过啊?除了修罗皇陛下亲发的皇炎令,修罗国内各大势力的令牌自己都见了个遍。

    等等,唐纯仪的目双目陡然间睁得老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自己至今没有见过的皇炎令,居然如此近距离的摆在自己的眼前。只要自己伸出手,皇炎令就会被真实的握在手中。

    “这是皇炎令?”唐纯仪左思右想之后,还是问了一句。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何还要多此一问!”妙俊风把皇炎令拿起来,塞到了唐纯仪的手中。

    “你就不怕我把它占为己有,说是自己的?”

    “你是这样的人吗?再说我既然敢拿给你,就有把它收回来的本事。不信,你可以试试。”

    “哈哈哈...,还用试吗?能够拥有皇炎令的人,其身份不用言明,就足以成为我们百里府的贵客。

    妙老,您有皇炎令的事为何不早说呢?若是早说,也不会引起如此多的误会。”

    妙俊风接过唐纯仪递回来的皇炎令,笑呵呵的回道:“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啊!第一次是,第二次同样也是。假如这一次不是在翠鸣的房间中,恐怕还不等我开口解释,你就要动手赶我们出去了。”

    “妙老说笑了,您和小姐那么熟,即便我有这心也没那胆啊!”

    “好吧!这事到这里就翻篇了。下面我们来谈谈我徒弟的问题。

    之前你说的没错,我这傻徒弟的确对翠鸣有意。我不会阻止他们发展,但也不会让他们的感情出现不协调。

    简单地说,当翠鸣哪一天告诉我她跟二柱不合适的时候,我会立刻阻止二柱的行为并为他化解心中的情愫。

    可如今,我不会去做这事。我相信他们俩是天生一对,翠鸣跟着二柱,以后绝对是享福的。”

    妙俊风的话,让二柱的脸感到火辣辣的烫,百里翠鸣的脸更是红的跟番茄一样,就差没冒烟了。

    “妙老,您这话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我承认您是一位高人,可不代表您的徒弟就有您这样的本领。他现在的修为还没有我家小姐高,你让我如何相信未来的他就一定能给我家小姐幸福呢?”

    “我明白的你的意思。人要面对事实。假如我不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身后有一个大势力。那么,二柱和翠鸣的事你不会反对。

    反之,现实让你不得不为翠鸣的未来考虑,除非,二柱能让你眼前一亮。”

    “没错,就是这样。我虽是百里府的管家,但我在心里却将翠鸣看作是我的女儿。试问,有哪一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过得幸福?

    我这一关过不了,更别提会长那一关了。他是一个比我还要较真的人。”

    “多谢提醒。对他我自有妙计。等吃过晚饭,我想一边找他聊聊天,一边喝茶消消食。”

    “咚”的一声巨响,尽管二柱不想在翠鸣的面前出丑,不想在外人的面前给师父丢脸,但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单膝下跪,正大光明匾扎实的砸进了地板中。

    百里翠鸣眨着眼睛不明所以,像是有点明白,却又不敢确定。

    到是和妙俊风说话的唐纯仪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他一个箭步,冲到正大光明匾的旁边,双眼不眨一下的盯了半天后,用震撼中带有怀疑的语气问道:“这件符器失是妙老您炼制的吗?”

    “没错,正是老朽炼制的。还不错吧!”妙俊风谦虚的回道。

    然而,他的谦虚让唐纯仪的眼角抽了抽。

    什么叫还不错?这是自己活到现在见过最好的符器了!就算是夏侯见也不见得能炼制出如此精妙的符器。

    “唐叔,您怎么了?这件符器很特别吗?”百里翠鸣走到唐纯仪的身旁,与他保持一样的动作,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岂止是特别!简直可以用神作来形容。

    这是一件成长型的皇境圆满符器,符器中还带有器灵。另外我还感觉到了法则的气息,但具体是何种法则,我暂时还分辨不出。”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

    “唐管家果然见多识广,慧眼独具。只是观看一眼,就能分析出这么多的东西。都说隔行如隔山,我看这一点在你身上不适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