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收徒风波 三
    餐厅内,百里夫妇二人久未等到前来用餐的宝贝女儿,百里会当即一拍桌子喝道:“那丫头是不是又被唐老给放出去了?”

    “你小点声,怒伤肝。别整天火气那么旺,连我都有点嫌弃你了。”

    “夫人呐!慈母多败儿,平日里若不是你惯着她,你觉得她会变成现在这样吗?”百里会把目光看向了柳翠鸣。

    “你是不是找不到发火的对象,要把火发到我的头上?哼!和女人吵架,那是自讨没趣。难道就只准你州官放火,不允许我们百姓点灯吗?

    也不看平时,谁一口一个宝贝女儿的喊着,谁为了女儿的一句话大晚上的还跑到街上的馄饨铺子去买馄饨。

    哎!想想就令人感动呐!这么好的父亲到哪找去!”

    百里会被夫人说的一时哑然,这软棒子着实让自己吃不消。

    “老爷,小姐和唐管家在她的房间里招待两位贵客。唐管家让我来汇报一声,免得您担心。”一名侍女从门外走进来,行礼后向百里会汇报道。

    “嗯!还是唐老靠谱,想得周到。”百里会的火气在听到这声汇报后,总算是消了下去。

    “哎!不知道是谁在刚才对唐老产生怀疑呢!”柳翠鸣站起身来,瞪了百里会一眼。

    “夫人,我们一起去瞧瞧吧!翠鸣可是很少对人这样的。”

    柳翠鸣点了点头,她也感到女儿的做法不对劲,这和她的性子有些不符。

    百里翠鸣房间内,桌上的菜很丰富,但场面却很冷场。尽管有她不停地调节气氛,可独木难支,气氛始终未有好转。

    站在离百里翠鸣百米远的地方,百里会释放出精神力快速的探查了一下房间内的情况。

    “奇怪,既然是贵客,为何场面如此冷清?除了翠鸣在那说个不停,唐老和那两位怎么一口都不开呢?”

    “别站在这瞎猜了,走过去一看不就明白了吗?这是我们家,你们小心做什么?”柳翠鸣白了他一眼,快步的走了过去。

    “习惯成自然,遇事多思考,好处大于弊。跟你一个妇道人家说了也不明白。”百里会在夫人离开了一段距离后,小声的嘀咕起来。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唐纯仪放下筷子,像是早就做好了开门的准备,问也不问一声,便把房门打开了。

    “母亲!”百里翠鸣一见来者是母亲,再一次兔跃,一头扎进了柳翠鸣的怀抱。

    “傻丫头,有客人在还这么调皮。”柳翠鸣宠爱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嘻嘻,他们不是外人啦!

    母亲我给您介绍一下哦!这个老骗子是妙叔,那位是二柱哥哥。”

    “见过妙老,见过这位小兄弟。”身为一府的主母,在为人处世方面自然有不凡的一面。

    “见过百里夫人。翠鸣经常在老朽耳边提起您,今日一见,老朽就被您身上散发出的气质所吸引,现实中的您比翠鸣口中的您更似人间仙女!”

    妙俊风的口才配合着脸上的表情,让柳翠鸣听后心里感到美滋滋的,连带着和他的距离也拉进不少。

    “咳咳咳,在妇道人家丈夫的面前夸她,是不是有点过了呢?即便是夸奖,也要结合实际情况啊!”

    百里会的话细听之下并没有错,可谁让柳翠鸣在高兴劲上呢?她直接忽略了前面所有的话,只记住了实际情况这四个字。

    “百里会!怎么?他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我难道没有气质吗?我难道不美丽吗?还是说在你心里对我已经厌倦了?在外面找到更好的了?”

    “啊?父亲,您怎么可以这样!我讨厌你!”百里翠鸣出奇的配合起柳翠鸣。

    母女二人说来就来的攻势,让百里会毫无招架之力。他不明白怎么在短短的瞬间,自己就被打上负心汉的烙印了!

    “哎呀!误会了,夫人您误会老爷的话了!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他吃醋了!”唐纯仪也不管百里会是不是这个意思,若是不按这个解释,接下来的事恐怕就无法进行了。

    “哼!量她也没这个胆子!”柳翠鸣得意的轻哼一声。随后,她态度温和的笑问道:“不知老先生尊姓大名?来帝都可是探亲?”

    “老朽妙明,来帝都是为了完成故人的托付。等忙完了这边的事,老朽就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不知老先生在帝都可有安顿的地方?倘若还未来得及投宿,不妨就住在府上。我们百里府是很好客的。”

    “多谢夫人美意,老朽在帝都已有住的地方。您若是不来,老朽在陪翠鸣吃好晚饭后,也准备过去向你们问候一声。”

    “咳咳咳,妙老,我听唐老说您是一位炼器宗师,难道您投宿的地方是炼器师公会吗?”百里会看准时机插话进来,他觉得让他们继续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成为老朋友了。

    “不是!在皇宫。”

    妙俊风觉得没有必要跟他虚与蛇委,皇炎令的事他也许已经知道。既然知道了皇炎令,那自己住在皇宫中的事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皇宫?老先生,您难道是朝廷中人吗?”柳翠鸣对妙俊风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尤其是近来为了即将举办的群英会,有大批青年才俊和他们的师门长者蜂拥至帝都。

    “我不是朝廷中人。朝廷水深,我不会游泳,怕被淹着。”

    “咯咯咯,老先生很幽默。翠鸣能够认识您是她的福气,也是她的机缘。”

    柳翠鸣最后的半句话引起了妙俊风的注意,他即刻联想到百里翠鸣在马车上对他说过的话。

    “敢问夫人可是占卜师?”妙俊风忽然间神色一禀,拱手对柳翠鸣问道。

    “是的。老先生不必如此客气,您这是要折杀晚辈了。”柳翠鸣没有隐瞒,占卜师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人不能得罪。

    “呀!妙叔,您的脑筋转得也太快了吧!这么快就知道我口中的占卜师是谁了!”百里翠鸣蹿到妙俊风的面前,双手叉腰,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傻丫头!并非是老朽脑筋转得快,而是百里夫人说话的语气和言辞让我联想到了占卜师。”

    “哦!那您以后多教教我,这样我就不会被母亲骗了!”

    柳翠鸣尴尬的笑了一声,心想哪有这样拆台的女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