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群英会 七
    群英会的晚宴很丰盛,奇异珍果,珍馐佳肴,琳琅满目的摆放在宴会厅的宴会桌上。

    这一次的晚宴罗娇打破了常规,没有按照传统用餐的方式安排座位,而是采取了自助的形式。

    侍女们被分成两组,一组站在宴会桌旁为客人服务,另一组会端着餐盘,穿梭于宴会场地内,为客人提供现场帮助。

    当妙俊风来到晚宴现场后,他被罗娇这新奇的模式给吸引了。

    “师父,是不是上流社会的聚会都是这样啊?我怎么感觉有点不适应呢?”二柱站在妙俊风的身后小声问道。

    “至少在东方我是第一次,西人国的宴会方式到跟这类似,不过我没参加过。”

    “妙叔,您来啦!感觉怎么样?这可是我的创意哦!”罗娇在远远望见妙俊风后,笑呵呵的跑了过来。

    “罗娇,你是宴会的主持人,要顾全大局,不用招呼我们师徒,我们会吃好喝好的。”

    妙俊风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倘若自己现在不是老人的形象,说不定就会被刀枪剑戟给包围了。

    “好滴,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记得找我哦!”罗娇向二柱眨了一眼后,飘然而去。

    二柱的反应慢了半拍,直到罗娇的身影看不见了,才浑身一抖,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师父,我怎么感觉身上麻麻的?”

    “习惯就好,想当年为师也是这么经历过来的。”妙俊风朝身旁的侍女招了一下手,从她端着的餐盘上取下一杯果汁。

    “师父,我也要。”二柱闻到了果香,馋馋的说了一句。

    “自己拿去!为师记得这叫自助餐,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想喝多少酒喝多少,只要你的肚子能装得下。”

    “真的吗?那我可去了啊!”二柱将信将疑的说道。

    “去吧!别惹事就行。为师就坐在那等你,等你吃饱了就过来找我。”妙俊风指了指靠墙的休息区。

    端着果汁,妙俊风一步步走向了休息区来往人员和关注点比较少的位置,以一个放松的姿态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人多的地方他并不喜欢,言多必失,再说和他们也没那么多的话讲。把妹这种事还是留给年轻人好了,自己坐在这感受一下年轻人的氛围就行。

    “您好,我可以坐在这休息一下吗?”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妙俊风的耳旁响起。

    妙俊风眯着眼,把头一抬,略带不爽的说道:“这么多的空位,你为何非要坐在老朽的边上呢?”

    皇甫凯没有回话,而是对着妙俊风深深一拜。他用自己的行动向妙俊风表明,自己想坐在这是有原因的。

    “坐下吧!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妙俊风感觉到了皇甫凯身上的孤独无助和埋藏于内心的自责之情。

    “多谢妙老。也只有在您的身边我才能做回我自己。”皇甫凯往椅子上一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就因为我姓妙?”

    “不仅仅是这样,我在您的身上感觉到了老师的影子。没有老师在的皇宫对我来说一点意思也没有,因为我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少。”

    “哎!让老朽怎么说你好。你可是皇庭的太子,在世人的眼中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你可知在这世上有多少人想坐上你的位子?在你的兄弟中,又有多少人想取你而代之?

    年纪轻轻的非要把自己弄得老气横秋,像活了千百年一样。这样的人生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虽然我没有见过你师父,但没有哪一个师父希望自己的徒弟像你这般消极堕落。

    枯木尚且能逢春,一个大活人难道还不能创造出属于你的奇迹吗?

    你修为不差,人品也不错,身边也有高手,底子也还可以。凭这样的条件你若是还在这自怨自艾,你信不信我马上拿鞋底抽你!”

    “哈哈哈...,和您在一起就是开心。假如师父还活着,他一定会和您一样好好训斥我一顿。

    可是,前辈,我努力过,尝试过,现在的我,处境真的很不妙。”

    “有什么不妙的?只要你的父亲不是糊涂蛋,朝局仍像现在这样平衡,而你又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夹着尾巴做人,你继承大统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父皇病了,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几位皇弟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已经开始想办法和世家进行合作。

    我没有他们那样的资本,在朝中支持我的人除了极个别老臣和我已故的师父,就再也没有后援了。

    我的太子之位之所以还能够平稳,一来无非是他们还在较劲,没有哪一方的势力稳压众人。二来父皇虽然是病了,但还没死,龙威仍在。

    这两个条件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一点点的进行转变,转变的最终结果将会是我的太子之位被废,同时我也会成为皇储之争的牺牲品。

    哎!大概就是如此吧!若是师父在我身边,他一定会赏我个板栗烧的。他收的这个学生实在是太没用了!”

    妙俊风耐心的倾听着,他知道皇甫凯需要一个人来倾听他的诉说。这些话憋在他的心里已经很久,再压抑下去,恐怕会把他给逼疯。

    “感谢您的倾听,说出来我舒服多了。”皇甫凯站起身来再一次对妙俊风俯身一拜。

    “小子,你就不怕我把你说出来的话传出去吗?”妙俊风有意问道。

    “不会的,前辈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前辈。”皇甫凯向妙俊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随后,他缓缓地走向了人群中。

    妙俊风端起杯子,把果汁一口气全部喝完。

    就在刚才,自己差一点就忍不住要赏他个板栗烧,并怒气腾腾的冲他几句。

    可幸好自己控制住了。曾经的妙俊风已经死了,现在的妙俊风也即将死去,只有未来的妙俊风才会有心思去处理那些过往杂事。

    “没劲,真没劲。还不如回去睡觉!”妙俊风站起身来,把目光往食物集中的地方看去。即便想走也要带上二柱,免得他又闯祸。

    然而,不用妙俊风去刻意搜寻,二柱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中。

    “凭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吃东西?我们同样是罗娇公主请来的客人。”

    “哈哈哈...,就你也配成为群英会的客人?别搞笑了好吗?趁我还没发火,立刻,马上,给我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