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群英会 十二
    局面一下子僵在那了,妙俊风与皇庭二皇子一方各不相让。

    罗娇见此,想要出面调解,但被站在她身旁的罗乾坤一把拦了下来。

    “不要看父皇,听朕说就行。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要介入。这是妙老与皇甫从龙之间的矛盾。

    假如我们介入了,这事态就会上升到修罗国与皇庭之间的矛盾。父皇不希望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和皇庭发生直接的矛盾冲突。

    你要知道,西人国可是很乐意见到这种状况的。要不西人国为何会派铁血宰相来当这个使团的领队呢?”

    “父皇,原来您什么都知道啊!可我们就不管妙老了吗?他老人家可是神通广大啊!”

    “这你就错了。在平常我们是要把他供起来,可现在不行。倘若他是我们修罗国的供奉,朕有足够的理由去袒护他。

    可他来自皇庭,朕即便想出手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进一步讲,兴许他和妙家之间有些微妙的联系,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

    总之,我们就静观其变吧!哪怕他们双方中出现伤亡,我们也不要出手。除非,他们当中的一方主动向我们求援。”

    罗娇心里很清楚,父皇说的话没有错。可自己的脑海里一直有道声音在呼唤自己,让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去帮妙老。

    “娇儿,不要妄动。你的心已经乱了。”知子莫若父,罗乾坤一手搭到罗娇的肩膀上,向她注入了一道封锁之力。

    “父皇,你...”罗娇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如今她也只能在心里为妙老祝福了。

    皇庭方,皇甫凯摇着头站起身来说道:“二弟,你回来吧!本殿下为你作保,让你留在这。至于那个赌约,双方就秉持和气生财的原则,取消吧!”

    妙俊风把头一侧,犀利的目光立刻盯到了皇甫凯的身上。随后,他浅浅一笑的说道:“太子殿下的面子多少是要给点的。可以,老朽就卖你这个面子,之前的赌约老朽收回。”

    皇甫从龙的声音紧接着妙俊风的话就响了起来,“好!前辈都做出如此巨大的让步了,本皇子若是还一个劲的较真,那就太没意思了。

    大哥的这个情我收下了,日后我会还给大哥的。”

    场面上的气氛瞬间缓和。不受人关注的皇甫凯在此时立刻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深藏不露,低调做人可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等一下,从龙的事可以翻篇了,但我与妙老的事还没有结束。

    群英会是年轻人的聚会,也是我们这群平日里不大见面的老一辈人的聚会。机会难得,若是不留下些精彩回忆,岂不是辜负了这难得的机会。”

    “呵呵,听你的意思,你是想和我单挑咯!以此来上演一场助兴节目,让小辈们见识一下长辈的风采。”妙俊风耸着肩膀说道。

    “妙老就是妙老,不用我点透便知我心意。不知妙老您的身子骨硬朗否?是否愿意接下我的挑战呢?”

    “司徒浪,不得对前辈无礼!”皇甫凯不等妙俊风开口,抢先怒斥道。

    “太子殿下,这是我与妙老之间的私事,还请太子殿下在一旁静静观看。太子殿下也不想皇家的颜面被一个莫名其妙的老者给拂扫吧!”

    皇甫凯深吸一口气,紧咬牙关,心中的怒火是“噌噌噌”的往上直窜。

    “司徒家,林家,本太子将来必屠灭你们全族!”

    见到太子那涨红了的脸和不吭声的态度,司徒浪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喂!那个谁,你说老朽扫了皇家的颜面,可你又何曾给皇家颜面了呢?你这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大家彼此彼此。

    你的挑战老朽接下了,但老朽有一个要求,就怕你不敢答应啊!”

    “哼!不要找借口,难道我还会欺负你一个老人吗?”司徒浪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他不相信妙俊风的实力能够比过自己。

    “好!这可是你说的,老朽就当你答应了。你我一战我想把它定义为生死之战。胜利者活着走下场地,失败者躺着离开场地。

    呵呵,小辈,你可要想好哦!现在反悔只是损失颜面,到时候你想反悔都不成,反而会把自己的命留在这里哦!”

    妙俊风的话把气氛推向了又一个风口浪尖。似乎今天的炼器大比只是一个噱头,真正的核心乃是妙俊风与皇庭之间的矛盾。

    “笑话!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我可是即将二次问道的人,半仙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哼!跟你说了也白说,像你这种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还是赶快趁自己没死的时候,为自己选块风水宝地吧!”

    “聒噪,要动手就赶紧上台来,别像个怨妇似的,在那唠叨个没完!”妙俊风撂下话后,向高台的方向走了三步。

    “罗娇公主,老朽知道在老朽的脚下,你们布下了守护结界。还请你开启结界,并让围观的人群往后退百米,老朽不想让无辜的人被卷进来。”

    “妙老,您真的要这样吗?您可知一旦开始,就没有退路了!您将要面对的是整个皇庭的怒火!”罗娇怀着诚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劝说道。

    “你说错了,除了皇庭,应该还有世家!司徒家之所以这么嚣张,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林家。

    司徒浪之所以如此张狂,是因为他是林家的女婿。

    不过,这又如何呢?挡我道者,杀无赦!管你是神还是仙!”

    妙俊风充满霸气的言语,让人在看向他时哪还会觉得他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这分明就是一位傲视天下群雄的霸主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好!既然您心意已决,我就不再劝您了。祝您好运。”罗娇不忍的打出一道手印,将妙俊风脚下所站场地的守护结界激活起来。

    “司徒浪,还不上来受死?难道还要老朽请你上台吗?”妙俊风身子一转,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出,直冲云霄。

    “妙老贼,这可是你自找的!休怪我不敬老!”司徒浪一个纵跃,闪身到了擂台上。

    两股惊天气势开始碰撞,无声的较量在此刻尽情上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