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群英会 十八
    妙俊风忽然间出现的衰态,让皇甫从龙心中的杀念陡然一升。

    “呵呵,小子,就算老朽现在出了点问题,也不是你可以撼动的。收起你的杀念吧!不然,老朽就收下你的命!”

    妙俊风的声音在皇甫从龙的脑海里响起。他心中一寒,顿时让升起的杀意迅速的消退下去。

    “师父,是徒儿不孝,来晚了。请师父放心,从今往后,徒儿一定努力修行,不再让师父受累。”二柱一把挽起妙俊风,真情流露地声泪俱下。

    “傻徒儿,师父的话难道又忘了吗?没有师父的允许,不许哭!师父还没死!”妙俊风敲了一下二柱的脑袋,宠爱的说道。

    “哎!我这是高兴!喜极而泣,不算哭!”二柱为了不惹妙俊风生气,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师父,我扶您回去休息。晚宴我们就不参加了,我会让罗娇妹子吩咐厨房,给你做药膳的。”

    “好。”演戏演全套,妙俊风不再多言,只回了一个字。

    接下来的事妙俊风不再理会,在二柱的搀扶下,他们师徒回到了休息的院落。

    “二柱,你把门关好,时间虽然短暂,但为师还是要指点你一下。明天的比试你要上场,输人不输阵,千万不能输了士气!”

    “师父,您就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丢脸,更不会丢您的脸。”二柱很肯定的应答一声,转身就把院落的大门给关得严严的。

    “结界!”

    妙俊风释放了一层守护结界。这个结界可比比试场地的结界要强上几倍。师父的结界之术就算不能在自己的手上把他发扬光大,也一定不能把师父的脸给丢了。

    “师父,您释放出的结界给我的感觉很强大。这种强大不仅给我的肉身带来压迫,更让我的灵魂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制。

    嘿嘿,这个您能教我吗?”

    “二柱,贪多嚼不烂。你是战士,文人用的术法你不一定用的惯。只要你实力够强,想要破开它也并非难事。正所谓一力破万法,你可不要小看了力之道。”

    “是,师父。徒儿谨遵您的教诲。”

    “二柱,你过来,站到为师的眼前,闭上眼,全身放松。”妙俊风对二柱招了招手。

    当二柱按照妙俊风的话,做出了如上所述后。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和师父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已不再原先的庭院内。

    “师父,这是哪?您带我离开了吗?”二柱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不!我们没有离开,这里是你的识海世界。为师带你来这,是想帮助你和自身的战气沟通。”

    “啊?识海世界?这也漂亮了吧!我感觉这里比外面的世界都要干净。”

    “对!就是干净!人的识海世界和自己的心灵是相通的。你怀有一颗赤子之心,自然而然,你的识海世界也会变得干净透彻。

    然而,有利就有弊。干净透彻的识海世界让你厌倦战争,厌倦杀伐。久而久之,即便你身怀战气,也会被你的潜意识将它给镇压在此。

    下面,你试着催动战气,然后,跟着感觉往那个方向走去。”

    二柱想都没想,照着师父的话就催动起战气。可这一次,战气并没有对自己产生呼应,反到是有一股力量在召唤自己。

    他向师父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妙俊风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一前一后,妙俊风跟在二柱的身后,向他感应的方向走去。

    温度越来越高,环境越来越恶劣。与其它地方相比,这一块区域就显得糟糕透了。

    一棵半死不活的古树,渐渐地出现在他们师徒二人的眼中。

    这棵古树的树冠处,有一团火焰在那里随风摇曳,犹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去吧!把它收入体内,好好的与它交流沟通。当你知道它的名字后,你便得到了它的认可。”

    妙俊风向二柱解释了一声后,就走到一旁,盘膝坐了下来。

    二柱抓了抓脑袋,师父的意思自己明白,可该如何把它收入体内呢?难不成要爬到树顶,像吃包子一样,把它给一口吞了?

    边走边想,边想边爬,二柱没花多少时间就爬到了树顶。

    他没有急着去吃它,而是盯着它看了好一会。随后,才张开双臂,像走在沙漠中的旅人见到清潭一样,把它给捧了起来。

    “谢谢你在以往对我的帮助,你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若是没有你,我也不可能遇见师父,遇见这么多有趣的人和事。

    请你融入我的体内,让我带着你去周游世界,去守护师父和今后我要守护的人。

    我知道现在的我还很弱小,但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叫二柱,我身上的战气是你。

    很抱歉,我嘴笨,其它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么,你如果愿意跟我走,就来吧!不愿跟我走,我也不勉强,我会给你自由,我不想让你埋没在这。”

    二柱的言语让盘坐在下方的妙俊风,嘴角掀起一抹笑容。连自己都感到他无比真诚,更别说这战气火种了。

    “淅沥沥”的声音响起,像是火种做出的回应。

    “咻”的一下,火种眨眼间就遁入了二柱的体内。二柱先是一惊,而后在收到火种传来的消息后,立刻放声大笑起来。

    “师父,我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他叫烈天。我的战气叫烈天战气!”

    妙俊风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啊!哎呦喂!”二柱高兴过了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这不一个踩空,从树顶一屁股摔了下下来。

    “二柱,你这就叫乐极生悲。今后一定要切记,不管遇见什么事,都要处变不惊,保持理智的思绪。像你这样的性格,万一遇到狡诈的敌人,那是要吃大亏的。”

    “是,师父。徒儿知错了。”二柱从地上爬起来,抓着后脑勺说道。

    “烈天战气,这个名字很好。想要一时半会和他配合默契,完全掌握他,我们暂时做不到。但有一点对你来说非常有利。

    当你使出烈天战气后,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控制不了节奏。他会随着你的意志和信念,伴随你一路战斗下去。”

    “嘿嘿,那感情好。明天的战斗我至少可以输的体面点,说不定还能赢上几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