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约见斯麦
    “不用麻烦妙老了,晚辈自己去就行!”紫杉王动作很快,抓住机会,眨眼间就向罗虎坠落的地方遁了过去。

    “大家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西人国的斯麦元帅请留步,老朽有话要对你说。”

    妙俊风的话在此刻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逆他的话。连神兽都能随手毁灭的人,不是他们这种小角色可以惹得起的。

    一刻钟过后,在一座安静的阁楼里,妙俊风与斯麦相对而坐。

    一炉檀香散发着袅袅的青烟,给这座阁楼凭添了一份静逸之感。

    “斯麦元帅,老朽请你来这是有话想对你说。这话原本我不想说,但眼看皇庭和修罗国就要乱了,我不得不站出来多说几句唠叨话。

    虽说皇庭和修罗国会乱,但在西人国内部也会出现剧烈的动荡。不管是光明的力量还是黑暗的主宰,都是借着这个机会意欲消灭对方。

    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祭祀殿表面上代表的是正义光明,可实际上他们供奉的是来自魔界的魔神。

    血族即便和联盟签订了协议,但联盟可以拍着胸脯说,血族就真的安稳吗?血族和祭祀殿,还有皇庭就没有联系吗?

    这里面有太多的弯弯绕,若是不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以上我说的事,那就会深陷其中,到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妙老,您的话我有点不明白。我不是修行者,也不是我国的修士,我只有短短几十载的生命。我能做的也只是在我有生之年,为西人国多做点贡献而已。”

    “你很诚实,不然,我也不会把你请到这来。在我们东方有因果之说,平日里行善积德的人,福报在近处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在远处会降临到子孙后代身上。

    既然你现在仍在宰相的位子上,那就要多为西人国考虑一下。就算你想明哲保身,安稳的功成身退,也要保证在这段期间内不会有特殊的事发生。

    然而,就今天的事情来看,你觉得你想要的结果会出现吗?”

    “妙老,我明白你想说的意思,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之前和皇庭对阵,我接二连三的败给妙俊风。如今的群英会我更是让西人国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

    即便我想做些什么,等我回到盟都后,也会因为以上种种而让盟长撤销我宰相的职务。

    没有官职在身,就算我有心也帮不了您什么。”

    “不,不是我要你帮我忙,而是你帮你自己。再有你回去后,不会被盟长撤销职务,反而会因为你我的这次约见,而让盟长更加器重你。

    人走茶凉的道理我懂,盟长又何尝不懂呢?”

    “您后半句话的意思我懂了,但前半句话的意思我就有点不明白了。还请妙老说的明白点。”

    “可以。虽说此趟你们西人国没有人站出来支持谁,但在你队伍里某些人的眼神和内心隐藏的思想,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我可以肯定的说,紫杉王获得了你们西人国一部分势力的支持,正如罗虎获得了皇庭的支持一样。

    这本无可厚非,但西人国中的一小部分势力太贪心了。他们一边支持着紫杉王,一边还支持着皇庭的皇子。他们是想一箭双雕还是想一石三鸟呢?

    不管是在皇庭还是在修罗国,像我这样的强者还是有不少的。他们能骗得了大多数人,但只要骗不了我们,就会为西人国带来难以承受的灾难。

    我今天发挥出来的实力还不到六成,假如发挥出我全部的实力,不仅是这里,恐怕连帝都都要被毁灭吧!”

    斯麦相信妙俊风的话绝非危言耸听,他有这个实力。可他不明白,在自己的队伍中明明有那么多的强者,但他为什么非要选择自己呢?

    “我看出了你的疑惑,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选你?答案很简单,因为我看你顺眼,而你又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以上我所说之事的人。”

    “什么!您的意思是联盟,教廷,祭祀殿全部卷入了这场是非中?”斯麦震惊的一下子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不要激动,你先坐下。联盟还有挽救的机会,谁让我看你顺眼呢?接下来我说的话请一定要记牢,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等你回到盟都后,一定要告诉盟长,千万不要参与皇庭和修罗国的事。教廷和祭祀殿他们若想参与就让他们参与吧!

    你们可以借此机会,把隐藏在西人国具有威胁性的黑暗势力趁机拔除。这些势力已经寂寞太久,好不容易有大展身手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错过的。

    那些已经参与此事的官员和势力,无论什么身份和背景,联盟一定要在事态爆发前,彻底清理干净。否则,当事态开启之时,就是联盟被卷入之日。”

    “您的话我记下了,我想问一下,若真到了那一日,您会参战吗?或者说您会选择站在哪一边呢?”斯麦对这个问题很看重,其他人他不知道,但眼下这位足以抵得上十万大军。

    “你的这个问题问错人了。之前我已经说过,像我这样的强者已经关注到了此事。我想到了那时不用老朽出马就会有强者大能出手了吧!

    只要不是真仙,那就还是一个人。只要还是人,那就一定会有牵挂。对于那些老古董来说,能让他们牵挂的也就只有他们留下的那点血脉和家产了。”

    “谢谢您,您的话我全部记下了。等回去后我一定郑重的把您刚才所说的内容,如实的汇报给盟长。”斯麦再度站起身来,对妙俊风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身礼。

    妙俊风与斯麦的谈话内容就此结束,但他没有急于让斯麦离开,而是让他给自己讲讲西人国的人俗风情。

    一个小时后,在斯麦准备离开阁楼时,妙俊风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你做的事不仅有利于西人国,更会让你的家族受到恩泽。”

    “谢谢。”斯麦打开木门,站立一会后,一步跨出。

    西人国使团的成员在见到斯麦拉着脸回来后,没有一个人想上去询问些什么。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俩谈的似乎并不愉快。

    “我们回去吧!我国的后辈子弟也应该好好修行了。”斯麦撂下这句话,便匆匆地登上马车。他的表现让人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猜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