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地狱式训练 六
    走入营帐中的妙俊风,没有就寝,而是取出一沓沓的符箓。

    他以自己的精神力为引,以天地灵力为汁,奋笔疾书的撰写起一张张鬼王符。

    月落日升,当清晨的阳光倾洒大地时,妙俊风仍然没有从帅帐中走出来。

    直到中午时分,他披头散发,面色憔悴,步履蹒跚的从里面慢悠悠的晃了出来。

    “二柱,为师饿了,去给为师弄点吃的来。”妙俊风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师父,你咋成这般模样了?怪渗人的!我这就去给您弄饭,您可要撑住啊!”二柱的喜剧天赋再度上演,一句简单的话,竟被他做了多重注释。

    片刻后,妙俊风一口口的吃着简餐,二柱则是为他整理凌乱的头发。别看他粗心个大,在干起细活来不比专业人士差多少。

    “师父,您绘那么多的符干嘛?我从您绘制的符箓上感觉到了您气息的波动。您可别告诉我这每一张符箓都达到了王符级别。”

    “你说呢?要不然,为师为何会如此憔悴?等吃完饭,为师要好好休息一番,你去把为师交代你的药汁给熬出来,然后和罗娇一起,盯着那帮重伤患者,让他们一定要把汤药喝下。

    明天,为师要集合全军,对他们进行新的训练。符箓的事要保密,连罗娇都不能说。听到没有?”

    “请师父放心,您交代的事,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妙俊风很想让自己手下的每一名将士立马变成身经百战的骁勇战将。但现实是残酷的,即便自己有能力去做到这一步,但也得循序渐进,一步步的来。

    翌日清晨,集结号吹响,妙俊风精神奕奕的端坐在帅坐上,等待着大军的集结。

    数万大军,在一刻钟的时间内集结完毕。轻伤者带伤集结,重伤者在汤药的治愈下,已转为轻伤。未受伤的这一次到显得鹤立鸡群。

    “小的们,昨晚睡得好不好啊?假如你们没睡好,那就很抱歉了。在接下来的六天,你们恐怕都无法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通过沙楼古镇的战斗,我发现你们真的很菜,菜的不能再菜了。数万人围歼几千人,竟能让战后伤患的数字占到八成,你们真的很有能耐啊!

    别跟我说你们没有死人。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前晚的那场战斗是我卖了老脸,请几个老朋友出手制造出来的。

    假如不是如此,你们觉得你们能有几个人,能像活人一样的站在这里听我训诫?”

    妙俊风的话犹如一记闷棍,重重的敲到了每个人的头上。就算罗娇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当她再次听到后,还是为那晚的事感到不可思议。

    “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老朽也要感谢那一晚,不管怎么说,就目前来说,你们是我的兵,我不希望来时浩浩荡荡,回去时落落默默。

    嘿嘿,小的们,老朽知道你们家底丰厚,但老朽今天就让你们开下眼界,什么叫视金钱如粪土!”

    伴随这句话的落下,二柱抱着一大堆的符箓走到了妙俊风的身旁。

    随着二柱的走近,在场感知敏锐的人都从二柱的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气息波动。准确的说,那强大的气息应该是从那堆符箓里散发出来的。

    “收起你们的口水!这当然是好东西,出自老朽之手的作品就不会有残品!

    你们没有猜错,这一堆符箓就是王符,是市面上千金难求的王符。这么多的王符摆在这,就算是一座金山也难以将它买下啊!

    然而,老朽今天要做的,就是用这堆王符为你们量身打造训练课程,以此来增加你们在战场上的存活率。

    你们给我听好咯!假如你们在这六天内敢偷懒,看我不立刻去你们家走上一遭。就算把你们家的家底超光,也难解老朽心中之气。”

    “鬼王符,急急如律令,敕!”妙俊风抽取一张符箓,嘴上一念,把它给激活了。

    “唰”的一下,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这是一尊货真价实的鬼王,当然,只是一缕分神。

    “你们给我记住咯!符箓的持续时间为六天,在这六天内,血鬼王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训练你们,开发出你们的潜能。

    训练多吃苦,战时少流血。不要怕疼痛,不要怕煎熬,只要挺过去,你们日后在战场上一定会感激这段时光,感激血鬼王的训练。

    下面我们就开始了,一个都不准落下。我会随机出现在你们身边,若是我感觉还不错,说不定还会对你们进行奖赏哦!”

    一道道红色的光芒亮起,每一名将士的面前都站了一位血鬼王。

    血鬼王在所有的鬼王中以狠辣而出名。妙俊风之所以选它,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所觉悟,明白战争的残酷,学会用自己的方式规避风险,保护自己。

    “妙老,这一次我代表修罗国感谢您。您可是真的下了血本,我想在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像您一样,用这一堆王符来训练大军了。”

    “你的感谢我收下了。但人外有人,不知道不代表不会有。兴许在这世界的某一个地方,会有人和老朽一样做出同样的举动,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他们当中虽有纨绔子弟,但都是鲜活的生命。能多活一个是一个,没必要让他们真的去送死,为敌军或者我军送功绩。

    儿行千里母担忧,就算他们兄弟姐妹再多,我想身为人父人母的他们还是会担心自己孩子安危的。”

    罗娇听后,眨着眼睛说道:“妙老,我还从来没有发现,您竟然拥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这可是重大发现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

    “我也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现实允许吗?有你这个缠人的丫头在我身边,老朽想自扫门前雪都不行啊!”

    “哼!有我在您的身边,那是您的福气,别人想请本公主还请不到呢!

    妙老,您觉得这六天下来,他们当中会有多少人能达到你心目中的要求呢?”罗娇的神色转眼间变得凝重起来。

    “能有一半是大丰收,能有三分之一是小丰收,达到二成也算没白费我心血。”

    “不会吧!您的要求有那么高吗?”

    “嘿嘿嘿!妙老曰不可说,不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