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斯麦来访
    ,地君最新章节!

    “啪!”第一鞭落下,罗娇的身上出现了一条清晰的鞭痕。好在她是一名修行者,不至于皮开肉绽,但疼痛的感觉还是有的。

    第二鞭,第三鞭,一鞭鞭的落下,直到第二十鞭抽完。

    二柱站在原地没有急于上前,他不敢面对罗娇。自己平常在她面前都是以大哥自称,可有哪一个大哥会手执长鞭去抽自己的妹妹呢?

    “二柱,你就不过来扶我一下吗?我没事的,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我不怪你,更不怪妙老。”罗娇洒脱的转过身来,笑着对二柱说道。

    “哎!”二柱答应了一声,大步连跨,向她搀扶而去。

    等把罗娇扶到她的屋内休息后,二柱马不停蹄的向妙俊风所在位置跑了过去。

    “师父,鞭刑执行完毕。二柱虽然愚钝,但罗娇的情绪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她的心里应该感到很委屈。”

    “委屈?能把命捡回来就不错了。假如这是一场真实的战争,你觉得你还能手持长鞭去替为师执行命令吗?也许现在的你正在为她准备后事!

    我的傻徒弟,人有感情是上苍的恩赐,但不代表我们可以把这份感情滥用。你可知自古多情伤离别,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说这个了,烈天战气修习的怎么样了?让为师看看。”

    一说到修行,二柱身上的气势说变就变。他天生就是一个武痴,天生就是一个单行道,做事做人只用一心。

    “师父,您可要防好哦!我这可是烈天战气的改良版!威力无穷啊!”二柱得意的卖弄了一下。

    “是吗?赶紧让我瞧瞧。这几日闲的我骨头都僵硬了,正好让我放松下。”

    “轰”的一声,烈天战气被二柱释放而出,随后,化为贴身战甲。但战气所拥有的威势却不因此而削减,他周身的空间在战气的影响下,变成了涟漪状的朦胧空间。

    “师父,我来了!”二柱对妙俊风提醒一声,下一刻,他便挥拳而至,如下山猛虎。

    “结界!”,“咚!”。

    妙俊风站在原地动都没动,连手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张口说了声结界,就把二柱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嘿嘿!师父,你可要当心咯!”二柱对妙俊风傻傻一笑。

    妙俊风眉头一皱,单脚一点,迅速的向天空中飞掠而上。

    他这边刚离开地面,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就被从地底破面而出的火焰巨虎给张口咬实。

    妙俊风悬浮在半空中,对二柱的这一手给了很高的评价。假如对战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说不定凭借这一击,就可以让战斗结束了。

    “啪嗒”一声,妙俊风回到了地面上。

    二柱收起战气,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向妙俊风问道:“师父,我的这一招潜虎破天怎么样?”

    “这名字谁帮你起的?挺霸气啊!”妙俊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招式的名称上。

    “是您啊!难道您忘了吗?那天您在营帐中来回踱着步,然后我高兴的跑进来,向您叙述了我的新招式,之后我问您该起什么名,您说什么潜龙升天。

    可等我走出营帐后,我左思右想都觉得这名字太大了,我有点承受不起。于是就改成了潜虎破天。”

    经二柱这么一番解释,妙俊风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什么。

    他对二柱点了点头,极为难得的称赞道:“好徒弟,继续努力。你的这一招还有改良的空间。为师希望这只老虎真的能冲天而起,而不仅仅是半个身子破出地面。”

    “哎!请您放心,我会完善这一招的。这可是我的大招啊!”二柱伸手摸起了自己的后脑勺,也只有在妙俊风的面前,他才会回归真实。

    “报!大将军,镇外巡逻的士兵发现一支形迹可疑的商旅,经查,我们发现是西人国的人。其中有一个叫斯麦的人说认识您,想要与您见面。”

    “嗯?他怎么来这了?他是要给我送惊喜,还是要给我送惊闻呢?去把他带到这来吧!就他一个人!”

    “诺!”士兵领了妙俊风的命令,快跑着返身而回。

    没过一会,在这名士兵的带领下,斯麦笑呵呵的出现在了妙俊风的眼前。

    “妙老,我们又见面了。我这不请自来,还请您多多包涵哪!”

    斯麦向妙俊风行了一个东方的抱拳礼,这让妙俊风一时间感到有些惊讶。看来他是真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此,想必应该是有事相求了。

    “斯麦元帅,您客气了,请坐。”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妙俊风对斯麦的印象还不错,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妙老,我这一次来这,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您务必答应。”

    “斯麦元帅,您说笑了。既然是不情之请,那我又为何要答应呢?”

    “我的这个请求对您来说可能多有不便,但对西人国来说,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实不相瞒,这一次不单单是我一个人来了。联盟中有几个资历较老的族长为了西人国的未来,也跟着我一起来了。

    他们想亲身经历一下这场战争,并想从这场战争中找到我说的答案。

    您可能不知道,为了劝服盟长,这一次我经历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谈判。假如您能同意我的请求,我想不管是在目前还是在今后,至少联盟是不会再参与到这些事情中。”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教廷和祭司殿的意志不是你们可以左右的。你们可以做到的也仅仅是可以约束自己人。

    嗯,好吧!你们想呆就呆在这吧!不过有一点我得提前声明,这里不比帝都,物资紧缺。几位族长到了这里可要做好艰苦奋斗的准备。”

    “哈哈哈...,这一点请您放心。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做好了他们的思想工作。您可别忘了,要说行军打仗,我也是一个行家啊!”

    “对啊!老朽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嘿嘿,老斯啊!在我这观察期间,您可千万不能偷师哦!若是想学习,可以光明正大的提出来。

    老朽不是一个小鸡肚肠的人,我们可以相互探讨,共同进步。”

    “那我就受之不恭了,日后还请多多指教。”斯麦说着,又行了一个东方的礼节。

    妙俊风干笑一声,他发现斯麦其实也蛮可爱的。难不成人到了老年都会返老还童,变得可爱执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