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甩脸
    ,地君最新章节!

    西线大军的军营内,罗武全端坐在帅帐内。

    他是修罗国五大元帅之一,资历老,权位重,在朝中党羽遍布。

    他本身也是一名武者,修为达到了问地境。自身的战气更是为他的威名凭添了一份霸气。

    罗魔战气,仅次于修罗战气的强大战气。战气催动,不仅能焚烧四方,更能掠夺对方血气来弥补自身的亏损。假如自己没有受伤,那掠夺来的血气将会被储存起来,以备日后之需。

    “啪”的一声,一封公文被他给丢到了地上。

    “哪里来的杂毛老头,率领一帮不成器的富三代,也算是援军?陛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封他为大将军!

    他这大将军若是和我这西线元帅见面了,咱们俩谁领导谁呢?

    不就修为高深一点吗?可战场又不是武场,凭借强大的修为就能横推千军万马吗?倘若真有这样的本事,他还用得着率领大军前来吗?直接一个人去紫衫王那溜一圈,不就行了吗?”

    罗武全继续我行我素,没有按照公文上的要求,去准备接待事宜。按照他的话说,他们有能力安顿好自己。

    妙家军,在经过妙俊风半个月的训练后,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

    在这半个月中,妙家军经历的要比普通的训练残酷十倍,当然,此种模式不可复制,也只有妙俊风才能做到。

    半个月的时间看似很短,但对妙家军来说,却像是熬了一辈子。毕竟,死过一回,就算是活了一世。

    “妙老,经过我多天的观察,我觉得您率领的这支大军,足以以一当十。可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您的这支大军全是由权贵阀门的子弟组建而成。

    难道在修罗国,权贵阀门的战斗力如此强悍吗?他们对后代的管教相当严苛吗?”

    见到斯麦脸上表现出的疑惑,妙俊风深吸一口气,想要摆出一副高人做派,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的笑道:“富家子弟的习性,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可谁让他们在老朽的手下为兵呢?

    老朽组建他们可不是带他们去游山玩水的,而是去战场上杀敌的。凡是追随老朽到现在的人,他们的心中已经有了觉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不信的话,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问问。他的回答应该能解决你心中的疑问。

    最后,为了让你放心,老朽给你吃颗定心丸。这样的军队也只有老朽能训练出,模式不可复制。这一次也许是老朽最后一次训练出这样的虎狼之师。

    老朽虽为修行者,但同样也是一名老者。老人的通病是避免不了的。你可知为了这样一支军队,老朽是操碎了心,致使身体内被压制的伤势隐隐有了复发的趋势。”

    “伤势?妙老,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斯麦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状。

    “老朽有必要骗你吗?你当老朽说的话是空话吗?老朽可是和玄武神兽战斗过的。那一战,我与他战的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最终,因为妙俊风的出现让我们不得不停下热血沸腾的战斗。”

    “等等,您说妙俊风?您见到他了吗?”斯麦表现的很急切,心脏跳动的频率也是加快不少。

    “咦?你很在乎他吗?”妙俊风表现出一副吃惊模样。

    “哎!怎么说呢?我与他只是在战场见过几次面。那小子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要不是他,我就可以光荣的退休了。

    不过,我不恨他,也不生他的气。要是没有他,我也不知道我还有进步的空间。我很想再见他一面,很想与他当面坐下,好好的聊一聊。

    假如,他真的走投无路了,我很欢迎他来我们家,我会把他奉为上宾。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池中之物,他早晚会一飞冲天,化作东方的神龙。”

    “老斯啊!你这话说的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在你和他如此惺惺相惜的份上,老朽可以告诉你一个外人所不知道的事实。

    妙俊风在玄武城的确和玄武圣兽战斗了一场。也许是巧合,玄武圣兽的战力在和老朽战斗后,消耗了不少,因而,他对妙俊风出手时的力量不如他巅峰时期。

    假如,妙俊风是在三天前来找他,说不定他就真的死了。现在的他虽说未死,但身体状况想必很糟。不到伤势痊愈,他肯定不会再现世间。”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斯麦握紧双拳,把目光望向了遥远的皇庭。

    五日后,妙家军来到了西线大军的军营外。可在进行通报时,却被守门的将领给退了回来。

    “师父,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按理来说,公文在十日前就该抵达了,他怎么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没有接到上面的命令呢?”

    “二柱,这也不能怪他,若是有人刻意为难我们,他也没有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甩我们脸的人,要比他大几级!”

    妙俊风强忍下心中的火气,一步步的向守门将领那走了过去。

    “烦请通报一声,大将军妙明率大军前来汇合。”妙俊风很客气的对守门将领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大将军,也没有接到元帅的命令。念在同为修罗**队的份上,请你们速速离去,回到军队的归属地。”

    “这位统领,老朽手上的这枚令牌你应该不陌生吧!就冲这,你就应该去帮老朽通传一声。”

    皇炎令在手,有如陛下亲临。

    守门将领和众官兵,在见到妙俊风出示皇炎令后,纷纷下跪参拜。

    “你们能如此,可见你们对修罗国是忠心的。这件事老朽不怪你们,速去通传吧!让罗武全出来见本大将军!”

    守门将领不再推脱,火速向军营内跑去。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来历颇大,很可能连元帅都比不过他。

    “哼!手持皇炎令就了不起吗?你去把他带进来,本帅到要看看,这尊神人究竟有多威风!”

    守门将领遵命,速回到军营大门,把元帅的话一字未动的转述了一遍。

    “你这小家伙,到是一根筋。老朽可不可以把你的意思理解为,嫌火烧得不够旺呢?”

    “末将不敢!请大将军明鉴!”守门将领冷汗直冒,脸色转白,“呼”的一下就跪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