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春秋不显,冬夏不知
    “你确定他手中拿的是皇炎令?”罗武全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

    “元帅,末将也不敢拿皇炎令的事乱说,这可是重罪。末将觉得,您还是移步出去见一下他吧!在他的身边末将还见到了西人国的一行人。”

    半跪在地上的统领不傻,他知道有些话就该点到即止。哪怕元帅对妙明有一肚子的意见,但在外人的面前,他的风度还是要保持的。

    罗武全闭上眼,略微思考了一下。随后,他站起身来边走边说道:“随我一同去见见这尊大神吧!”

    营地门口,妙俊风镇定从容的负手而立。这样的事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江湖凶险,没有实力的人会委曲求全,有实力的则会脱颖而出,成为无人敢惹的霸主。

    “妙将军,本帅没有想到,你来的竟会如此早。你也知道如今战事吃紧,本帅每日都被一大堆的军情资料给包裹,因而,一时忽略了你们要来的事。

    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在营外驻扎,本帅会马上命人去给你们腾挪地方。”

    “春秋不显,冬夏不知。”

    对于罗武全的话,妙俊风只是轻飘飘的念出了一句富有诗意的话。

    “妙将军,在如今紧张的局势下,你站在军营的门口吟诗作对,是否欠妥呢?”罗武全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争对妙俊风的机会。

    “你果然无知。我这是在吟诗作对吗?我是在诉说一个事实。

    春天和秋天的景致在某些时段是很相似的。一个人若不知道时序,很容易被眼前的景象给迷惑。

    若这个人运气好,身在春天,迎来夏季,那不会有危险。反之,身在秋季,迎来冬天,那一不小心可是会送命的。”

    “妙将军,本帅没工夫跟你玩文字游戏,对你话中的禅机也丝毫提不起兴趣。

    你若想安稳的在此驻扎下来,就必须听从本帅的帅令。不然,你休想进入本帅的营地。

    顺便在奉劝你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也别想着拿陛下的威名压我,在非常时期,尤其是目前的战争时期,帅令要比皇令大!”

    “罗元帅,你终究是露出你的嘴脸了。你以为本大将军来此是和你争指挥权的?来到这里后,就会取你而代之?

    哈哈哈...,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朽可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老朽率领他们前来是为了缓解前线的压力,缓解你的压力。

    也许你会小看我身后的大军,认为他们是一群不成气候的少爷军。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身后的每一名将士都是铁打的好男儿。他们若是冲上前线,绝不会逊色正规军多少!”

    “妙将军,我可以把你的话视作对我的挑衅。就他们你也敢说是虎狼之师?就他们你也敢拿来和我身后的精锐大军相比?

    本帅觉得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让一个如此糊涂的人来当大将军。”

    “罗元帅,休得胡言!请向大将军道歉!”罗娇在妙俊风开口前,抢先一步,怒斥一声道。

    “公主殿下,请恕本帅甲胄在身,不能行参拜之礼。

    公主殿下,您涉世不深,不知人心险恶。妙明在修行一途上是有两把刷子。但不代表他在行军布阵上有过人之处。

    战场不是儿戏,一个错误的决定会让多少男儿血洒疆场,会让多少无辜的冤魂就此诞生!为此,本帅就算冒着触怒陛下的罪责,也要拼死力谏。”

    “罗元帅,多的话我不想说,现在就请你交出你手中的兵权吧!像你这样的人不适合担任前线大军的元帅!”

    罗娇不会顺着罗武全挖好的坑往下跳。罗武全在说出以上那番话时,忘记了罗娇的过往,忘记了罗娇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嫉妒蒙蔽人的内心,怒火缭乱人的理智,这两句话绝非虚言。此时此刻的罗武全已没有了往日的睿智,一世的英明恐将会在下一瞬毁于一旦。

    “罗娇公主,你是在挑战本帅的权威吗?这里是西线大营,不是帝都皇宫。哪怕是陛下,他也不能说罢免就把我这帝国柱石给罢免了。

    你可知,当我离开了元帅的位子后,整个西线大军将会出现崩溃的局面。这个局面可不是陛下想看到的,而是紫杉王想看到的。

    本帅念你不懂兵法,刚才的那一提本帅就不放在心上了。但接下来的言行,还请公主殿下一定要慎重,否则,本帅只能将你请回帝都了。”

    “你,你...”罗娇抬起手,指着罗武全,被他气的自己的思绪一下子断片了。

    “哎!罗武全,你这是何必呢?自绝于人前的事不应该是你做出的啊!你身为帝国柱石,又久经沙场,何时该进,何时该退,何时该隐忍的道理比谁都要明白。可在今天你为什么要做出如此糊涂的事呢?

    你不会真的以为西线大营在离开了你后,就真的运行不了,会出现大乱了吧!假如你真这么想,那老朽也只能说,你的岁月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

    这个世界少了谁都行,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强大。除非你能做到像太阳那样伟大。

    可又有谁能做到像太阳那样伟大呢?当你真的成为像太阳一般的人后,你还会是现在的你吗?你还会保留曾经的思想吗?

    罗武全,别说眼前这几十万的大军了,就算是几百万的大军在老朽的面前,那都是小儿科。

    老朽身后有一万五千人,这些人老朽敢拿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能以一当十,其中更有甚者,可以一当百。

    因而,老朽身后看似一万五千人的大军实际上相当于十五万大军。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别以为我是在说胡话,我不是一个骗子,那样只会辱没了老朽的身份。

    好了,交出帅印,你可以走了。一山不容二虎,原来老朽也不想这么做的,但现实不得不让老朽这样绝情。”

    “哈哈哈...,穷途毕现了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为了帝国,为了陛下,你们休想!除非从本帅的尸体上踏过去!”

    “哎!罗武全,你太执着了。春秋不显,冬夏不知。这句话的含义你还是没有理解和悟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