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孟蝶
    两束流光从沙盘天地中遁出。

    见到遁出的流光,斯麦迫不及待的向妙俊风那边跑去问道:“妙老,战果如何?”

    “你说呢?”妙俊风向他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霍尔斯,从今天开始你要和斯麦好好相处。等回去后,在西人国,斯麦的命令就等同于我的命令,你知道了吗?”

    “是,主人。您的话我记下了。”霍尔斯谦卑的回道。

    “很好。你也不用担心,我不是一个欺仆的主人。老朽在你精神世界种下的印记与你和祭司殿之间订立的契约不会产生冲突。因而,你不用担心在回到祭司殿后,会被发现端倪。”

    “是,主人。您的话对我来说就是神的旨意,哪怕您现在让我去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生命献给您。”

    “肉麻!我和斯麦身份的事,就由你去安排了。哎!想喝口茶难道就这么难吗?”

    看着妙俊风和斯麦往前走的背影,霍尔斯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难道他们真是来喝茶的?这茶有那么好喝吗?等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我也要去茶楼喝上一杯,品一品这到底是什么味。”

    紫衫城很大也很繁华。这里是修罗国西部地域的中心城市,也是政治经济中心。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天南地北的货物,也可以收集到来自于四面八方你想知道的情报。

    紫衫城最好的茶楼当属紫杉阁。整座阁楼有数十米高,想要一览全城风貌,想要享受拂面的清风,阁顶一层无疑是最好的位置。

    妙俊风与斯麦依窗而作,向小二点了一壶紫杉茶和四盘点心。当然,妙俊风也没忘给小二一百灵币当小费。

    “妙老,您很大方。这是我在皇庭和修罗国头一次看到有人会给服务员小费。”

    “原来你们是这么称呼的。我一直把它叫打赏。其实,出门在外,讲究和气生财。虽说财不外露,但在安全的地方还是要大方一点,这对自己有好处。

    就比如我们在这里喝茶,只要位子充足,收了我打赏的小二绝不会把客人往我们边上引。再有想向他打听消息时,他也会向我们说出他所知道的全部消息。

    老麦,难道你在西人国就没有做过这些吗?”

    斯麦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在我年轻时,没有钱去高档地方喝咖啡。那时的我很刻苦,想要成为人上人,就不得不加倍付出。

    等我功成名就之后,我虽然可以出入那些高档消费场所,但那里的人,哪怕是清洁工都知道我叫斯麦。

    因此,我若想知道什么,在我的淫威下,他们都会一五一十的向我说出来。不过,他们说的消息,基本上有三成都会是假的。”

    “哈哈哈,老麦啊!位高权重者想要听到真实的声音是很难的。你的一个动作,一句话,都会让你的属下琢磨半天。

    来来来,喝茶!这茶的味道真的很好,不比咖啡差。”

    妙俊风与斯麦两个人喝着茶,聊着天。俨然忘记了眼下的战争,转眼间他们二人就变成了来旅游的两名外国人。

    “这位小姐,楼上真的没有位子了。还请您留步!”小二的声音从楼梯的方向传了过来。

    “哼!谁说没有位子了?那边不是有空位吗?”一名身穿华贵服饰的大小姐,来到了阁顶,举起手臂,指向了妙俊风与斯麦坐的位置。

    被她这么一指,妙俊风和斯麦都觉得很好笑。这里坐着那么多的人,为什么偏说自己坐的这一桌是空位呢?

    “去!你去跟他们说,本小姐请他们去别的地方喝咖啡,那个位置本小姐要了。”大小姐抬起了高傲的脖子。

    “这,这,哎!”小二把毛巾往肩上一甩,尴尬的往那边走了过去。

    “小二,你不用过来了。她说的话我们听到了。来者是客,既然我们先来到,除非等我们喝完茶,否则,哪有店家赶走客人的道理?”

    妙俊风此言一出,精明的小二就听出了里面的门道。看来他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知道这是我们小姐的不对,但请二位看在我家小姐很有诚意的份上,请挪一下位子。”

    站在大小姐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跨步而出,他一边拱手微笑,一边向妙俊风这边走来。

    “早就听闻在皇庭会有仗势欺人的权贵子弟,没想到在修罗国也会有。难不成这里已经变成皇庭的天下了吗?”

    此言一出,如一道惊雷。立刻让坐在这里的其他客人纷纷起身。

    “这位客人,药不可以乱吃,话也不能乱说。这里是紫衫城,是紫衫王治理的城池。在王爷的治理下,紫衫城一片繁荣,何来你刚才口中的话?”

    “哎!你知道你的言行叫什么吗?诸位看官,你们可要睁大眼睛瞧好了,这就叫睁眼瞎。”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其他的客人在头一名客人的带领下,纷纷离开了位子,跑下了楼梯。

    “我尊重你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但不代表就可以让你们在此肆意妄为。

    这位小姐是来自皇庭孟家的千金,也是我们紫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在这紫衫城,莫说这一个小小的位子,哪怕是整座紫杉阁,孟小姐想要,我们也要把它献出来。”

    “孟家?那她一定就是孟蝶了!果然和世间传言说的一样,野蛮霸道,爱慕虚荣。他的哥哥孟浩勉强算是个才子,可她!啧啧啧,算了吧!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去吧!”

    “混蛋!你竟敢骂我!你们还愣在那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他拿下!本小姐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尤其要把他的嘴好好的洗一洗。”

    就在孟蝶身后的一群人想要动手时,站在孟蝶前方的中年人却抬起了手臂,制止了他们的动作。

    “在下紫青,敢问两位尊姓大名,来自何方?”

    “不错,你到是个有眼力劲的人。只可惜,你跟错了主子。若是可以的话,等回去后,你换一个主子吧!

    咳咳咳,坐在我对面的这位乃是西人国的铁血宰相斯麦。而我则是教廷教皇的特派使者,教廷的皇子。”

    妙俊风的介绍半真半假。可就是这半真半假的话,却让紫青的脸色变了又变。

    在如此关键时刻,紫衫城怎么会来了他们二位呢?他们二位可分别代表了西人国的两股势力啊!假如把他们二位得罪了,那对王爷来说,可就意味着竖立了两尊强大的敌人。

    “紫某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二位尊贵的客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们打扰了二位的雅兴,我们这就离开,还请二位在紫衫城游览的尽兴。”

    紫衫王把紫青派到孟蝶身边不是没有道理。也只有他能够审时度势,在恰当的时候做出恰当的抉择。

    “你很不错,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带着她离开吧!”妙俊风对他挥了挥手。

    “多谢两位尊贵的客人。”紫青不再多言,转身,架起孟蝶就向楼下疾步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