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皇甫凯的求教
    “少爷,您什么时候成了教廷的皇子?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啊?”斯麦打趣的问道。

    “本少爷自封的。我想即便是教皇他老人家知道了,也会很高兴封我个挂名头衔。反正他又不吃亏,还多了一名强者的拥护。”

    “说的也是,还是少爷高瞻远瞩啊!只是,您刚才这样做,会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我看那个丫头不像是息事宁人的主啊!”

    “机会已经给过他们了,若是不好好珍惜,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代他们孟家好好管教一下这个丫头了。

    她的事我们不必理会,她的出现反到让我们得知了一个重要消息。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少爷,您能不和我说成语吗?请您说的明白点,也好让我与您同乐。”斯麦给妙俊风斟满空杯。

    “老麦,你对皇庭的实力派别清楚吗?知不知道孟家一直支持的是谁?”

    斯麦摇了摇头,他很诚恳的对妙俊风回道:“我只知道四子争储,至于支持他们的势力众说纷纭。不到最后关头,外人谁也无法弄清在皇子的背后有谁在支持。”

    “这话说的没错。可谁让我爱打听八卦呢?据我所知,在皇庭,支持四皇子的势力中就有孟家。孟家对皇甫皓的支持可谓是掏心掏肺,哪怕为他竖立了很多的政敌。”

    斯麦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智慧的光芒,他把话接过来说道:“少爷的意思是,皇甫皓与皇甫明结盟了。如今的皇甫皓表面上是在争储,实际上已开始为皇甫明效力。”

    “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只是抛砖引玉的这么一说,你就分析出了事情的结果。幸好你没有加入紫衫王的阵营,不然,罗乾坤就不止寝食难安了,恐怕还要再加上一个如坐针毡。”

    “少爷,请喝茶。您就不要在损我了。我还真怕我一站出来就遇见命中的克星。就算我现在不站出来,不也是遇见了您吗?

    我觉得您比妙俊风还要可怕。若把妙俊风比作一只猛虎,您就是遨游在天上的真龙。”

    “嘘!老麦,我知道你是在夸我。只是真龙一说还是放在心里。不管是在皇庭还是在修罗国,真龙代表的都是天子。”

    “口误,口误。刚才一口水还没下咽,就急着说出这番话,差一点把我呛着了。”

    “哈哈哈”妙俊风被斯麦的幽默劲给逗乐了。

    “蹬蹬蹬”的脚步声,在阁顶里回荡。如今的阁顶只有妙俊风这一桌客人,因而,上楼的脚步声会显得很突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麦,来人是找你的。”妙俊风拿起一块发糕,慢慢的品尝起来。

    “找我的?”斯麦将信将疑的把目光往楼梯口方向望去。

    一张人脸清晰的出现在斯麦的视野里。这个人自己还真的认识,而且和他的缘分还不止一点。

    “斯麦元帅,我们又见面了。还有教廷的皇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皇甫凯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没有一名护卫。

    斯麦对他的出现感到意外,对他只身一人前来更是感到惊讶。

    “皇甫太子,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还有怎么就你一个人?你身边的护卫呢?”

    “斯麦元帅,您就不要这样称呼我了,直接称呼我小凯吧!现在的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没有人会来谋害我的。至少在名义上我是他们的哥哥,是皇庭的太子。”

    “小凯,你不该来这里,不该来趟这趟浑水。”妙俊风一边咀嚼发糕,一边对皇甫铠说道。

    “我知道您是谁,但我还是称呼您皇子吧!我知道我来见你们会给人留下遐想。但不管别人怎么看,哪怕现在你们率领大军进攻皇庭,我也会来拜访你们。”

    “有什么事说吧!老生常谈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们没有那个闲空夫来给你当保姆。”

    “皇子,斯麦元帅,你们的阅历比我丰富,我经历的事在你们的眼中是小菜一碟。可这些事对我来说却是大菜一桌,满满的一桌。

    我很想念老师,可现实很无奈。老师曾经说过,假如自己迷茫了,可以去求教你的敌人。在你敌人的眼中,你就好比一丝不挂。

    因而,今天在我获知你们在这里时,我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我来此是想向你们二位求教,在如今局势下,我该怎么做。”

    “小凯,对你的老师我很欣赏,我也很想再见到他。你知道棋逢对手,惺惺相惜是什么感觉吗?这种感觉会让你忘记自己的身份,把他当做真正的知己。

    你的老师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敌人,也是最看不透和最想学习的敌人。假如那一天,他没有回去,我想现在的我也不可能坐在这和少爷惬意的品着茶了。

    对你的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非要给你点建议,我觉得心之所向,便是你要努力的方向。可以放下的话就放下吧!”

    “老麦的话我也赞同。你现在之所以这么累,不就是因为太子的头衔吗?皇甫有德动不动就生病,而且每次生病的时机都选在风云莫测的时候,难道这真的是巧合吗?

    自古帝王多无情,有情总被无情欺。你可知你为你的父皇挡下了多少风雨,本该让你父皇和皇庭承受的风狼,现在全都压到了你的身上。

    小凯,该放下时就放下吧!并不能因为,你的太子之位是妙俊风帮你争取来的,你就舍不得放下。

    需知,今天的放下是为来日的获得。不当太子就不当太子,哪怕现在皇甫有德把皇位塞给你你也不能要。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你没有强大能力去守护你得到的宝物时,实际上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罪过,一剂慢性自杀的毒药。

    放下便可得到自在,以平常心待之,不要太纠结。假如妙俊风在你身边,他也许不会让你这么做。可刚才你也说了,现实中他并不在你身边。”

    “谢谢斯麦元帅,谢谢皇子的教导。你们的话很宝贵,我全部记在了心里。

    在这里我以茶代酒敬你们二位,我会好好思考你们刚才的教诲,然后做出最终的抉择。”

    “这就对了,来!举杯,让我们共饮此杯好茶!”妙俊风的心里很高兴,他从皇甫凯的眼神里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