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以一敌三
    城外三里处,有座平缓的矮山。山上荒草丛生,偶有碧冠仓木。

    妙俊风落在这处矮山的山顶,双手负后,微眯双眼,镇定从容的等待着三位大能的到来。

    “哗”的一下,整齐的声音响起,三位大能落地时的声音保持在一个声线上。

    “紫家派人出来,老朽不会感到奇怪。到是孟家和墨家的二位,你们替人强出头,这是为何呢?难道就因为现在是联盟?”

    “妙明,我知道你很强,口才也很好。但在我们三位的封杀下,你觉得你能翻出浪花吗?识相的话,就束手就擒吧!我们会在王爷那替你说声好话的。”

    “紫家的,孟家的,墨家的,你们就不做下自我介绍吗?光在衣服上绣了个姓氏,你当自己真是名人啊!世人见到这个刺绣,就知道你是谁了?”

    “紫杉王府首席供奉,紫金。”

    “孟家老祖孟山。”

    “墨家长老墨灰。”

    “在下妙明,很高兴能在这见到诸位。接下来你们是准备车轮战,还是一起上?为了节约时间,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妙明,紫老敬重你是名大能,才对你客客气气。你可不要不识时务!我们三个若是一起上,你觉得你还有活着的可能吗?”

    “姓孟的!废话少说!老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紫衫王的走狗了!这件事若是传回皇庭,想必一定会很精彩。”

    “紫老,墨老,别跟他废话了,像他这种人,只有把他摁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了,才会屈服!”

    紫老和墨老相视一眼,下一刻,三个人同时行动了。

    墨老垫后,激发了一道皇符。一只燃烧着彩焰的火凤凰扇动翅膀,从高空中飞扑而下。

    紫金和孟山同是武者,他们一个催动战气,一个浑身绿芒绽放,彼此配合,向妙俊风做出了夹击之势。

    妙俊风眉头一皱,明白这第一轮的攻势仅是试探。假如自己连这第一轮的攻击都接不下,那接下来的第二轮攻势,他们一定会要了自己的命。

    精神太极的架子摆出,在这里自己可以随意使出自己的招式,不用瞻前顾后的考虑是否在使出招式后会被人认出。

    死气流转,在元神之力的牵引下,精神太极散发出来的威力比以往不止强大了一倍。

    妙俊风单脚一跺,双掌托天。一枚死祭印章冲天而起。所过之处,死气缭绕,万物凋零。

    火凤凰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涅槃重生说的就是它们这一族。面对区区一枚死祭印章,火凤凰张口就把它给吞了下去。

    然而,下一瞬,灰色的光芒在它体内炸开。火凤凰连还原成皇符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死气给同化了。

    妙俊风没有去理会头顶的景象,他斜滑而出,左手阴柔旋转,右手握拳出击。刚柔相济,虚实相接,以此和冲杀而至的二位,实打实的交上了手。

    死气无孔不入。对于修为高深的大能来说,他们最忌讳的就是时光的流逝,生命的流淌。

    当孟山和紫金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在和妙俊风交手后,处于不断流失的状态时。他们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喝!”“哈!”

    强行切断与妙俊风的联系,两个人飞退至后方,与墨灰站到了一起。

    “妙老,你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手段诡异,实力强大。”墨灰没有言语相攻,而是通过自身的实践,说了一句客观的话。

    “承蒙夸奖。老朽不禁夸,一夸便会骄傲。你们的试探应该有结果了,下面就拿出各自的真本事吧!我们之间的战斗,没必要像小辈那样,一步步的来。

    要么我们就惊天动地的大战一场,要么我们就互相道声再见,各自回家。”

    “通天藤,助我一臂之力!”孟山率先拿出强大的战力。

    “轰隆隆”的一声,土石炸崩,一条有井口粗细的绿色藤蔓从地下破土而出。

    “嘻嘻嘻,终于到我出场了。我可是很久没有战斗了,肚子也饿了。”

    直到通天藤口吐人言,大家才发现,它的顶端并不是滕尖,而是一张人脸。

    “灰凤,你也出来吧!眼前的这个敌人你应该会满意的。”墨灰也不藏掖,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

    “啾”一声凤鸣,一只通体范灰的飞凤从虚空中一遁而出,盘旋在高空之上。

    “我没有式神,但我有战气!”紫金把衣服一扯,激发起体内的战气。

    他的战气很特别,不是火焰,而是一颗颗紫色的晶体。当他战气彻底被激发后,犹如一个被包裹在紫色水晶中的人。

    “妙明!希望你接下来还能这么傲气!”孟山是三个人中,对妙明最不待见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姓妙的关系。

    “来吧!让我们互相伤害吧!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谁怕谁啊!”死气狂飙,妙俊风发起了主动进攻。

    “轰隆隆”的声响接连响起,一根根绿色的藤条从砂石中直窜而起。它们看似柔弱实则锋利,在每一根藤条的表面都长有极细小的尖刺。

    “啾”的一声凤鸣,灰凤也不甘示弱,翅膀一扇,化成一道火焰箭矢,向妙俊风袭杀而来。

    紫金身形挪动,不过并没有靠近妙俊风。他在等,等妙俊风露出破绽后,给他致命的一击。

    浓厚的死气被妙俊风化成了一把亡灵死剑。一剑在手,众生颤抖。

    似缓实快的动作,带出一道道剑影。每一道剪影都会麻利的斩断一根绿藤。

    即便有漏网之鱼,不等它们靠近妙俊风的身体,就会被浓厚的死气给腐蚀殆尽。

    “去!”

    妙俊风压根就懒得理会俯冲而下的灰凤。他随手一点,由死气化成的苍鹰扑腾着翅膀朝它就一飞而去。

    “要不是状态不理想,我就演化出一只鲲鹏来陪你玩玩。”妙俊风咧嘴一笑,隔空对墨灰挑衅的说了一句。

    眼看妙俊风就要突破围剿网,紫金不得不双拳合击,射出一道紫金光束。

    光束所过之处,凡被触及到的东西,全都化成了紫色的晶体。

    “嘿嘿,拿你来用用。”妙俊风随手一摘,把一根青色藤蔓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嘶”的一声,青色藤蔓没有悬念的化成了一根紫金藤蔓。

    “紫金,我来了,你准备好没有?”妙俊风不介意用点小手段来制造胜利的机会。

    该恐吓的时候就要恐吓一下,对敌人保留仁慈,那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紫金心神微动,差一点就因为妙俊风的话而乱了心智。好在他及时醒悟,让自己保持理智,做出了防御之姿。

    “当”的一声,一剑劈下,亡灵死剑在紫金的手臂上擦出了剧烈的火花。

    “紫金战气不简单呐!光是这一身护甲,就能把普通的敌人给活活耗死。”妙俊风一边挥剑猛劈,一边不急不慢的对紫金夸奖着。

    紫金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在心里却把妙俊风骂了千百遍。这叫什么人啊!这言语和动作,能活活把心脏不好的人给气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