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含笑而去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在妙俊风紫君霸气的威严下,紫衫王的数十万大军转眼间灰飞烟灭。东部战线在短短的五分内取得了大捷。

    身在紫衫城探听消息的各路探子,在获知这个惊人的消息后,忘记了给家里传信,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紫衫城。

    战后之事,妙俊风没有再去多费神,全权交给罗娇去处理了。此时的他,让二柱驾着车,向西日城的方向缓缓前进。

    “师父,您为什么要去西日城呢?在紫衫城养伤不是更好吗?”驾车的二柱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去那里,相对于西日城来说,紫衫城的条件无疑要更好。

    “日暮西山,倦鸟西飞。西日城的名字很好听,那里也是为师跟修罗国有缘的地方。”

    “可现在那里隶属于皇庭,已经不属于修罗国的疆土了。”

    “傻徒儿,等我们去了那里。西日城将会成为一座独立的自由之城,不再归属于任何一方势力。那里将会成为为师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我明白了。”二柱快马一鞭,让马车的速度提了起来。

    从前线撤离的皇甫明一行人,此时正落脚西日城。他们至今也没有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

    “八弟,与妙明为敌实乃不智啊!追随我们而来的强者,除了眼下的这百余人,其他人都永远的留在了修罗国的土地上。

    经此一役,我们实力大损,二哥不用向我们动手,我们就已经输他三分了。”

    “四哥,您也不要灰心。坛坛罐罐,打碎了,我们再造嘛!我相信只要时间允许,我们还是能够东山再起的。

    为今之计,我们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把父皇的命吊住,另外,对大哥也要恭敬有加。让大哥成为掣肘二哥的主力军。”

    “你的想法是好,可大哥行吗?他的实力可比我们还弱小。”皇甫皓对皇甫明的这个提议产生了质疑。

    “那可未必,据我掌握到的情报,妙家有一部分人投靠了大哥。这部分人可是妙俊风的得力干将,不像投靠了二哥的那帮人,竟是些吃里扒外的家伙。”

    “哦?那就太好了。这样也给了我们缓冲的时间,不然,等待我们回去的将会是家里严厉的惩处。”

    “报!”一名士兵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军纪吗?”皇甫皓对他厉声一喝道。

    “四皇子,不是我想这样,而是他来了。”士兵脸色难看的回道。

    “谁来了也没用!不知道我们在这休息吗?去!把他哄走!”皇甫皓没有多想,更不会想到来的人是妙俊风。

    “四皇子,来的人是妙明,小的不敢去轰啊!”

    “轰”的一下,在皇甫明和皇甫皓的心里同时劈下一道惊雷。

    “还愣着干什么!传令撤退,撤到东青龙城。”皇甫明被妙俊风给打怕了,直接下令全军后撤。

    坐在马车上的妙俊风没有去阻拦他们,任由他们整军集合,然后快速撤退。

    “二柱,去把妙字旗挂上城头。从今往后,这里就不叫西日城了,更名为妙城。而你就是第一任城主,疯魔二柱。”

    妙字旗随风飘扬,西日城的历史伴随着这一面旗帜的落地生根,就此进入新的篇章。

    转眼半月有余,妙俊风靠在躺椅上,晒着落日的余晖,心如止水,神情淡然。

    二柱站在一旁,他的心情极为沉重,他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了。可他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二柱,你过来。”妙俊风向二柱招了招手。

    “师父,您别起来,我蹲着就行。”二柱一个半跪,俯身在妙俊风身旁。

    “二柱,你是我收的的关门弟子,也是我最骄傲的弟子。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你也很努力,没有给为师丢脸,为师的心里真的很高兴。

    正大光明匾是成长型符器,只要你的修为不断提升,他便能陪着你一直成长下去。如今你的修为到了皇境,放眼天下也算是个强者了。但跟真正的强者大能相比,你还差很多。

    在为师的房间里,有三卷书册放在书桌上。书册的内容分别对应问地境,仙境和神境。原本为师还想为你写一卷圣境的,但实在是写不动了。

    哎!现在的为师真的是垂垂老矣,哪怕一个三岁孩童都可以轻易地把为师给杀死。

    二柱,为师现在放心不下的有两件事。下面为师说的话,你一定要记好,记牢。

    第一件事,为师死后,对外不宣,只要你一个人知道便行。所罗门和麒麟他们不用你去通知,也会感应到为师的状况。

    假如有人问起为师,你一律回答为师云游四海去了。为了能够震慑一些胆大的宵小和为你提供充足的修行时间,为师用心血为你绘制了一张影像符。

    这张符箓封印了为师八成左右的实力,能够出手三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动用。

    第二件事,修罗国的内乱眼看就要结束了,但皇庭的内乱纷争恐怕不久后就要上演。若是皇甫凯前来求救,你就出手帮他一把。

    请记住,是求救,而不是求助。这毕竟是他的家事,身为外人能不参与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二柱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为师困了,终于可以睡上一会好觉了。”

    妙俊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在脸上留下了一抹慈祥的笑容。这是他对这一世最后的总结。

    “师父...”二柱没有喊出声,但在心里确是疯狂呐喊着。

    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喷涌而出,一身的肌肉都在疼痛的抽搐着。师父对他来说,不是父亲却更胜父亲,有师父的日子阳光总是那么美好。

    “师父,我到现在才真的明白,您为什么会选择到西日城来养老。这里不仅远离风暴中心,也正合您心中所想。

    请您放心,就算您去了,徒儿也不会给您丢脸的。疯魔之名必定会响彻三国,您的威名也必将流芳百世。”

    妙俊风的离去对二柱打击很大,也使他的性格和心理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变得不再像以往那样憨厚,越来越往“魔”这个字上靠。

    料事如神的妙俊风果然没算错,在他含笑而去的三个月后,皇储之争在皇庭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