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请符
    “风卷残云!”张青衫符箓一掷,一个青色的巨型风眼在高空中凭空乍现,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周边扩张。

    风助火势,青鸾张口一喷,一团青色的火焰化作一抹流光,遁入了风眼之内。

    下一刻,扩散而出的旋风不再是单单的旋风,青色的火焰犹如人体经脉,镶嵌在狂舞的旋风内。

    尽管二人的战斗是在高空中,但在这一击使出后,下方的妙城也是配合着高空中的战斗,刮起了让人睁不开眼的大风。

    妙城的骚动触动了二柱的神经,他明白自己不能再拖下去,必须以最有效的手段对他进行精准的打击。若是让他再这么闹下去,妙城恐怕就不会是骚动那么简单了。

    “杀!”二柱用力一蹬,挥起烈天战斧,带出一道残影,向张青衫急速掠杀而去。

    青鸾之火可以借助风势,自己的烈天战气为什么就不能借助风势呢?即便是逆风而行,也能够借助其威力,让自己杀到张青衫面前。

    见到二柱向自己杀来,张青衫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微笑。他很高兴二柱能够跳入自己挖好的这个坑。

    他双手飞快结印,随即大喝一声:“风起云涌,火去雨来!”

    旋风青焰在张青衫的调动下,刹那间出现了短暂的静止,随即冲天直上,好似一把雨伞在天地间忽然撑开。

    热胀冷缩,冷锋与暖锋相遇,雨水如期而至。

    密集的雨水倾泻而下,犹如从九天之上放下的珠帘。一条条珠帘并没有急于落下,而是在空中交织舞动,围绕着二柱跳起了优美的舞蹈。

    “缚!”又一声急喝响起。珠帘抛弃了柔软的曲调,转而变得阴冷坚韧。它们井然有序的朝二柱身上裹缠而去。

    “呼呼呼”的破风声响起,二柱狂舞烈天战斧。他感觉到了珠帘的诡异,现在也唯有砍尽它们,才能杀出一条安全的路。

    结界内,所罗门向妙俊风说道:“二柱危险了,他要是看不破,最终的结局还是会做个蚕宝宝。”

    “若是能当蚕宝宝也不错,假如可以破茧化蝶,这不也是好事一桩吗?”

    “你对他到是自信。不过,今天的他确实比以往进步很多。希望他不要让我们失望。”

    高空中,数不清的珠帘把二柱裹得严严实实。无论他如何挥砍,这珠帘始终没有止境的出现在他眼前。

    二柱深呼一口气,没有再去抵抗,而是任由珠帘把自己给捆成粽子,包裹成蚕茧。

    “疯魔二柱,也不过如此。看来是你们修罗人把你捧高了!”张青衫还有手段未出,眼见二柱这么快就被制服,心中顿生一股失望之情。

    “哼!雕虫小技而已!我是为了节约时间,懂吗?”二柱的声音从蚕茧里传出。

    “轰嗤”一声,熊熊的火焰由内而外的燃起,浓浓的白烟水雾也是大股大股的飘散在天空中。

    没过一会,把烈天战斧抗在肩上的二柱,再度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张青衫的面前。

    “还有什么手段,赶紧使出来吧!不要尽弄些小把式,弄点能见世面的来!”二柱说的很认真,并不是要故意讥讽张青衫。

    “好!这样才有趣!”张青衫活动了一下肩膀,对二柱微微一笑。

    “风神符,急急如律令,敕!”张青衫取出一张符箓,口中急念,与此同时,一滴早已被他准备好的精血被他从一个玉瓶中取出,滴在了这张符箓上。

    风神符从他手上飞出后,光芒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下一瞬,一股强大的威压自九天之上降临,首当其中面对这股威压的就是二柱。

    刚经历狂风的妙城,这下又被威压笼罩。幸好不属于自然之力的力量会被妙城的守护大阵拦截,不然,此刻的妙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

    “嗡”的一声,一道门户在高空中出现。一个散发着神辉的光影带着无上的威严,从门户中跨步而出。

    “是你在请本尊吗?有何事,速速说来!”光影向张青衫沉声说道。

    “风神大人,还请你帮我揪出幕后黑手!在您脚下的这片城池中,有一位敢向神明挑战的人居住。

    站在您对面的就是他教出来的徒弟,若不是因为小人有伤在身又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小人绝不敢来打扰您清修。

    还请风神大人出手,将那不敬神明之人镇压,以儆效尤。”

    “好!你的意愿本尊已收到。”光影语气不变。由于有神辉遮掩,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道光影,因此,他的神情和容貌无法让世人清晰辨别。

    “来!”光影张口一喝。

    二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眨眼间就被光影给捏在了手里,动弹不得。

    “好弱!想必你的师父也强不到哪里去!这么弱的人都需要本尊来出手,看来你们家是真的没落了。”

    听到风神的话,张青衫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要不是为了大人,自己会这样做吗?请神符可不是哪一家都拥有的,更别说当世有几个人能绘制了!

    若要试探妙城底蕴,探知妙明是否仍活在世上,也只能动用请神符这张底牌。他可是连仙境大能都能弑杀,更别提身在皇境的自己了。

    “凡人,本尊不在乎你的姓名和生死,把你的师父喊出来吧!一起上路也好有个伴!”风神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被风神掐住脖子的二柱感到很憋屈。自己明明可以速战速决的,为什么在之前要犹豫呢?爱才之心是好的,但自己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师父的水平,无法主导战局的发展。

    真的要动用师父留下的符箓吗?先前已经用过两次了,这一次若是再动用,那师父留下的最后庇护将会不复存在。

    “凡人,你没有听到本尊说的话吗?若是你不愿也没关系,等本尊拍平了下方的城池,还怕他不出现吗?”

    “你,你还是神吗?”愤怒的二柱强行喊出了一声。

    “本尊当然是神,神的境界又怎是你们可以揣摩的。在神的眼中,你们和蝼蚁没有两样,最多也就是强壮一点的蝼蚁而已。”

    风声的话刺激了二柱,不管是为了自己,为了妙城还是为了凡人,这口气一定要争下。

    凡人又如何?师父绝对可以把你踩在脚下!

    “请符,恭请师父。”二柱心念一动,将符箓最后一次的使用权限给激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