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来了就别走了
    “嗯?”风神轻咦一声,他感觉到了一股波动。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妙明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听到这个声音,身在妙城内,凡是崇拜妙明的人无不怀着虔诚的心,把目光往天空中望去。

    张青衫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脸色也是微微起了变化。若是他还活着,那这场局到最后,谁会是最终的赢家呢?

    一名身穿白衣的老者,双手负后,长发披肩,一步步的向高空中走去。曾经有幸见过妙明真容的人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老了,一头的白发。身躯虽然挺拔,但也难以遮掩他苍老的脊背。这位老人为大家带来了和平,他本应该安享晚年,但现在却还要让他出来支撑大局。

    在这一刻,很多有识有志之士无不在心中发下重誓,誓要努力修行。不想在日后让今日之事重演。

    “俊风,看到他你有什么感觉?”所罗门打趣的向妙俊风问道。

    “帅!老帅,老帅了!”

    “瞧你那德行!你就嘚瑟吧!天意真的不可测啊!知道你要回来了,你留下的符箓也走到了尽头。”

    “若是能勘破天道,我还是我吗?我们还是我们吗?”

    “打住!继续往下看,我可不想听你讲哲学和大道。”

    看似妙明上去的速度很慢,实际上三个呼吸的时间都没用到,他便已站到风神光影的面前。

    “老朽说是谁呢?原来是风神驾临,有失远迎啊!”妙明拱手,向风神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就是他师父?看起来也不是很强嘛!而且你也不是真人,只是一缕残留的意志。难道你本人已经陨落了?”见到妙明,风神立刻明白自己先前感到奇怪的是什么了。

    “风神就是风神啊!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和你不都一样吗?你我皆是一缕意志。假如说老朽死了,那岂不意味着你也死了吗?”

    “住口!神明岂是你可以妄加评论的!看来张青衫说的很对,你对神明的确不尊敬,不敬畏。

    既然来的不是真身,那杀你也没意思,就拿你徒弟当做警世世人的警钟吧!”

    “呵呵,风神,说句不好听的,在老朽眼中你和一个凡人没有区别。你难道是先天之神吗?倘若是,那老朽无话可说。倘若不是,那你也是娘生爹养,由凡人成长至今。

    不要因为成了神,就可以忘记过去,忘记自己的出生。你要知道先天之神本就不多,大多数的神都是由凡人演变而来。

    老朽做人做事不喜欢藏着掖着,像你这种数典忘祖的东西,在老朽的眼中连人都算不上。

    好了,和你说的也够多了,下面就让老朽松动一下进筋骨吧!”

    “大言不惭!那本尊今天就要当着你徒弟的面把你先灭了!”

    “嗖”的一声,一道光柱转瞬即逝的射杀到妙明面前,从他身体上洞穿而过。

    “师父!”即便二柱知道他不是真的师父,但还是担忧的喊出声来。

    “原来只会耍嘴皮子,看似仙风道骨,实际上就是一个小老头!”不屑的声音从风神的口中发出。

    “哎!愚昧啊!是你的速度太慢好不好!那只不过是老朽移动时留下的残象。”

    在原先位置往左十步的地方,妙明啥事也没有的站在那里,用一副怜悯的目光打量着风神。

    “找死!”风神不喜这样的目光,这是对神明的挑衅。怜悯只能由神对世人,而不能反过来。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由天地之力形成的手镣和脚镣,划破天际,把妙明的手脚给锁了起来。

    “呼”的一声,一把横天巨刃,贯穿时空,向妙俊风狠辣无情的劈斩而去。

    “小样,你以为就你可以借用天地之力吗?想说借用,在老朽面前,你这叫关公面前舞大刀,献丑。”

    手镣和脚镣在妙明心念的驱动下,化百炼钢为绕指柔。四道白绸被他拉成网状,朝迎面而来的横天巨刃一把甩了过去。

    高强度的粘稠力和巨大的弹性,让横天巨刃的速度一点点的降了下来,到最后,在离妙明还有一公分的位置,彻底停了下来。

    “假如今天你来的是一缕分神,说不定老朽还会忌惮几分。但只是一缕意志的话,在老朽面前就不要放肆了!

    既然你我梁子已结,那就不可能在欢笑声中把这一页翻过去。如此一来,你就留下吧!”

    妙明自然垂落的长发,在此刻无风自动,迎风飞舞。他身上的气势也是在一节节的拔高,使得他站立的空间发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回归虚无吧!”妙明举手,对风神光影一点。

    一道光束,这边刚看到,那边便降临到风神光影的身上。不等他再多说什么,强大不可一世的风声光影化作精纯的能量,消散在了天地间。

    “师父,是徒儿不争气,还请您降罪!”二柱跪到妙明面前,羞愧难当的低声说道。

    “你起来吧!此事不怪你,有心算无心,即使你今天躲过去了,来日还是会面临这一劫。这十年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为师对你的进步感到很满意。

    你要再接再厉,接下来的事还是由为师来处理。但妙城存在的毒瘤,必须由你去拔除。这一次不要在妇人之仁了,不然,今后血的代价会让你承受不起。”

    “诺!徒儿这就去肃清毒瘤,还妙城一个清平。”二柱领命起身,向西门家的方向急速掠去。

    “张青衫,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你也留下吧!不过我不会杀你,杀你老朽觉得蛮可惜,你就留在妙城辅佐二柱吧!”

    “妙老,这恐怕不行。我身为从龙大人的手下,怎能改换门庭?这样不忠不义之事,晚辈恕难从命!”

    “哈哈哈...,好一个不忠不义。若是老朽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没有对他发下天道誓言尽忠吧!既然没有,那弃暗投明又有何不可呢?

    至于说不义,你觉得皇甫从龙做的事存在道义吗?若是他心中有道义,皇庭就不会面临如今的局面。

    听我一句劝,留下吧!你刚才不还说会效忠妙俊风吗?也许留在这,你会遇上人生的大机遇,会寻得真正的明主。”

    “妙俊风在妙城?”张青衫惊愕的反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有的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完,妙明的身影化成点点金光消散在天空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