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冷意
    “娘娘,您慢点。您可是万金之躯,跑到这犄角旮旯来做什么?如今的这里可不是皇子的天下,您要是出什么事,我回去后该怎么向他交代啊!”

    “玲儿,你少说几句。妹妹她来这自然有她的原因。也就是她宠着你,若换成是我的婢女,早就家法伺候了!”

    “噜”玲儿朝威严的男子吐了吐舌头,显然对他自己一点也不畏惧。

    “母后,我们来这做什么?这里只有他的衣冠冢,他可是皇庭通缉的要犯,也是哥哥的敌人。”

    “珠珠,休得胡言,对逝者要尊重。”很少斥责自己的母后,在今天狠狠地训斥了她。

    在皇庭有很多人认识妙俊风,他的画像早就遍布皇庭大大小小的城池。为了避免麻烦,此时的他已变换了容貌,让自己以妙老的身份出现在这一行人面前。

    “娘娘,那边有一个老者,我们要不要把他赶走?”玲儿指着妙俊风站立的地方问道。

    “不得无礼,对长者要有礼貌。他是来悼念逝者的,又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不要惹事!”乾丽轻拍了一下玲儿的额头。

    乾飞扬在远远一望这位老者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们不知道他是谁,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率先一步,走到妙俊风面前,俯身一拜行礼道:“晚辈乾飞扬,拜见妙明前辈。真没想到,晚辈能有此殊荣在这里见到前辈。”

    妙俊风侧头,看了一眼向自己行礼的舅舅。他的心动了一下,但因为乾丽的原因,他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从这一声“嗯”中,乾飞扬感受到了他对自己以及这一行人的态度。

    他一直在猜想妙俊风有一位师父,也许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便是他的师父。若是他的师父,那对自己这一行人的身份又怎会不知呢?

    乾飞扬苦笑一声,慢慢的后退而去。幸好皇甫明不在这里,不然,今天恐将会出大事。

    “哥,他是谁?你为何对他如此恭敬?难道他是皇庭中哪一位家族的老祖吗?”乾丽对退回来的乾飞扬张口问道。

    “他叫妙明。以一人之力击退紫杉王大军的人。”乾飞扬说的话保留了一些,毕竟皇甫珠将来是要嫁入墨家的,哪怕墨家的态度在此时有点不明。

    “原来是他,那我是不是也要上去拜见一下呢?在他的面前可不能托大啊!”乾丽说完,准备向他那边走去。

    但就在这时,乾飞扬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对她摇着头说道:“我们忙我们的,不要去打扰他!”

    兄妹情深,乾丽从乾飞扬的眼神中读懂了他说这句话的含义。

    可她懂了,不代表皇甫珠懂了。此时的皇甫珠在玲儿的陪伴下,快步走到妙俊风面前,大声喝责道:“都是你!就是因为你才让墨家对迎娶我的事变得推三阻四,就是因为你让墨家对哥哥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和那个妙俊风一样,一样的讨人厌,讨人嫌弃!”

    “就是!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说不定公主现在已经嫁入墨家,成为世家的少奶奶了。皇子也不会因为墨家的态度而变得消沉。

    今天既然遇见了,赶紧跪下,向公主赔罪,然后跟我们回去,再向皇子磕头赔罪!”

    妙俊风本就对他们不喜,再加上皇甫珠刚才的言语,顿时让他的眼神变得森寒起来。浓烈的杀气顷刻间弥漫在蜀山之巅。

    “不好!这两个蠢丫头!”乾飞扬大喝一声,他没想到就这一晃神的功夫,这两个小祖宗就给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请前辈手下留情!看在妙俊风的份上,还请饶过她们!”乾飞扬一边飞奔过去,一边打出了妙俊风这张感情牌。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妙俊风抬手一扇,“啪啪”两声响起,皇甫珠和玲儿被扇飞而起,身体在空中腾跃时,还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慈母多败儿,慈主多蠢奴。早知道在当天,老朽就应该杀了皇甫明,让老朽的耳根变的清静。”

    “珠珠!”乾丽见到皇甫珠被扇飞的一幕,心急如焚的冲了上来。

    “呜呜呜,母后你要为我做主,他打我!我是不是毁容了,呜呜呜,这下墨公子是真的不会娶我了。”

    “妙前辈,您身为她们的长辈,下这样的重手,是不是有点过了?”护女心切的乾丽忘记了妙俊风的身份,如发怒的母虎大声的喝责起妙俊风。

    “过了?老朽还觉得轻了呢!不管是皇甫明还是皇甫珠,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温室里的花朵就更应该经受风雨的洗礼。像你这样护着,他们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最大的幸运了。

    相对于你的第一个儿子,身为人母的你,不觉得对他太残忍了吗?相对于我今天的出手,你的做法又有多过呢?

    这里是他的衣冠冢,不管是他曾经的敌人还是昔日的亲朋好友,都可以来祭拜。但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

    在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对他,等他死了再来做这些博人眼球的事,你不觉得太做作了吗?”

    妙俊风的话让乾丽身上的气势弱了下来。这番话戳中了她心中的痛处。自己和他曾经是那么近,但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如今他死了,自己才来祭拜他,这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艳阳高照,此时正值午后,是一天当中最暖的时候。然而,站在这里的乾飞扬却感到全身冰寒刺骨,一股冷意渗透到了自己的骨髓里。

    皇甫珠止住了哭声,她瞪大双眼,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就在刚才,一个惊天的秘密浮出水面,她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一直以来自己视为敌人的人竟是同母异父的哥哥。

    “哎!老妹,这件事想瞒已经瞒不住了,他是妙俊风的师父。你说他会不会因为刚才的事而愤怒呢?再有我的这个好外甥,的确比皇甫明出色,更不用说皇甫从龙了。

    假如今天与皇甫从龙争雄的是妙俊风,你觉得他们俩是谁忌惮谁呢?在妙俊风辅佐皇甫凯的时候,皇甫从龙可是躲得远远的。

    说句不中听的,只要墨家放出话,不再迎娶皇甫珠,这场皇庭内部的纷争也就可以宣告结束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乾丽没有回话,只是静立于原地。此时的他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从她的口中说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