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你是你,我是我
    “妙老,妹妹她是真心来给俊风祭拜,不然,也不会冒这么大风险专程从朱雀域赶来了。您也知道当下是什么局势,她能做出如此决心真的是出于对俊风的愧疚和思念。”

    “乾飞扬,你的话老朽信一半。但想要让老朽接受你们,除非时光能倒流!另外,你好歹也是一位皇境强者了,连尾随者都发现不了吗?”

    “糟糕,撤!”一道黑影在妙俊风说完这句话后,化作一抹黑光,直接跃下了山巅。

    “既然来了,老朽没同意让你离开,你也好意思走?”妙俊风举手一拉,一道光网把遁走的尾随者给拉了回来。

    “哼!”尾随者也是一个果决的人,他当即咬下毒药,两腿一蹬,一命呜呼。

    “想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妙俊风心念一起,一道金色的锁链自虚空中探出,把尾随者的灵魂从肉身内拘了出来。

    “不!你是魔鬼!”尾随者被拘到了妙俊风眼前,他颤栗的蜷缩在那,嘴里不停的嘀咕着。

    “你说是便是吧!说!是谁派你来的?若是配合,老朽会给你个痛快的。若有一副傲骨,老朽不介意来锤炼一下你的傲骨,然后再让你开口说话。”

    “是二皇子让我跟着他们的,让我把他们的一言一行全部记下做个汇总。”

    “就只有这些吗?”妙俊风冷漠的追问道。

    “还有就是,适当的时候可以联系当地的强者,把他们永远的留下。”

    “这才对,你可以去了。到了黄泉界在好好反省吧!”妙俊风手臂一挥,把他送入了黄泉界。

    见识到妙俊风的手段,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变得老老实实。对他们来说,妙俊风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生杀大权只在他一念之间。

    “好了,赶紧祭拜吧!祭拜完了,就从修罗国绕着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妙俊风转过身去,不再多说话。

    乾丽扶起坐在地上的妙珠,领着她默默地向衣冠冢正面的正中央走去。

    下一刻,令妙俊风意想不到一幕发生了。乾丽,乾飞扬,皇甫珠,玲儿这四个人全部在衣冠冢的面前跪了下来。

    这一幕的冲击,让妙俊风的心神狠狠一颤。他沉沉的呼出一口气,一时间内心做出了千百种斗争。最终,他叹了一口气,身影一晃,现出了庐山真容。

    “你们都起来吧!跪着让我感觉别扭!”妙俊风站在原地,对他们缓缓地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率先反应过来的是乾飞扬。当他看见站在那的妙俊风时,一张嘴能张多大便张了多大。

    见到乾飞扬的表情,乾丽也转目向那边望去。这一望,立刻让她站了起来,身体也开始微微发抖。

    皇甫珠愣在当场,没有任何表情,她此刻想的是“大白天见到了鬼,他真的显灵了。”

    至于玲儿,在想了一会后,他也学着乾飞扬的样子,把嘴巴张的大大的。

    “是你,你还活着!”乾丽泪眼婆娑,向妙俊风走了过去。

    “你不用过来,你是你,我是我。我和乾家一点关系也没有,在你们选择站在皇甫明身后的时候,我们之前的总总已经被一刀斩断。

    不要跟我提血浓于水,不得已之类的理由。这对我来说都是借口。我没有不负责任的母亲,也没有懦弱的父亲。当然,这个父亲还算近了点责。

    你们现在可以走了,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未来若是再相见,那便是敌人。对敌人,我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俊风,你太过了。不管怎样,她都是你的母亲。你就不怕世人说你不孝吗?”乾飞扬走到乾丽身旁,扶稳她,生怕妙俊风的话刺激到她,让她晕阙过去。

    “百善孝为先,对父母长辈是要孝顺,但我不会愚孝。也有人说,不管父母做得如何,在你的身体中都流淌着他们的血液,对他们你应该孝顺。

    然而,在我看来,这个观点在我这里不成立。你是生了我,可你没有养育我。换个角度来说,也许我就是你们一时心血来潮,意外诞生的产物。

    天理循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对于这样的亲情,我宁愿不要,我宁愿斩断。父亲也好,母亲也罢,在我这一路走来,我真不知道你们给了我什么,你们给我留下的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和谎言。

    就说到这吧!你们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那里才是你们该回的地方。”

    “俊风,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乾丽带着颤音问道。

    “不是我绝情,而是原本就没有情。你和我之间除了名义上的母亲,再也没有其它。”

    “俊风,这话你就过了。她是生你的母亲,怎么能说只是名义上的呢?你的这幅躯体可是她给你的!”

    “舅舅,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吗?对于死过一次的我来说,父亲和母亲已经成了过去,现在的我是天地大道所生,并非他们所生。”

    “你是指妙老已经死了?”

    “没错。在修罗国搅起风云的妙老的确就是我本人,而我本人也正是因为要感悟天地大道而变得衰老。当然,和玄武一战也让我受了一点伤。”

    “哎!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老妹,我们走吧!”乾飞扬从妙俊风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他的果决之意。

    “不!他是我的儿子!就算他今天要杀了我,我也要留在这。”乾丽泪雨纷飞的嘶喊起来,卸去了应有的华贵。

    “母后,他真的是我哥哥吗?”皇甫珠鼓足勇气,走上前来,向乾丽低声问道。

    “对!他是你哥哥,你赶紧喊他一声哥哥。”乾丽双手搭在皇甫珠的肩膀上,用出全身的力道,把她的身体转向了妙俊风。

    “别!你的这一声哥哥我受不起!就算我想要一个妹妹,也希望要一个和我有感情的妹妹,而不是半路中杀出的妹妹。

    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师父授业和我努力的结果。假如我是一个卑微的蝼蚁,还会有今天这样感人泪下的一幕吗?

    落败的妙家,我曾让他兴盛,这算还了父亲。皇甫明屡次三番与我为敌我都没有杀他,这算还了母亲。

    所以,对于生父和生母,我不欠你们什么。就算要欠,也是你们欠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