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暴揍 下
    老玄武不喜欢被人俯视。向来都是他俯瞰他人,今儿怎么可以打破这个惯例呢?

    “玄武领域!”老玄武低喝一声。

    以他为中心,方圆万里之内的世界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汪洋。

    构成这片汪洋的每一滴水都不是普通的水,而是重水,一滴重万斤。

    “去!”

    “咻咻咻”的破空声响起,密集的重水箭矢向高空中飞射飚去。本身的重量加上自身的速度,就算是座高山也能把它给射穿轰平。

    “散”妙俊风轻喝一声,让火龙王溃散开来,化成了千万朵火云。

    面对飙射而来的重水箭,火云们分工明确,每一团火云各自负责一小片区域,把临近的重水箭包裹而起。

    水火不相容,水能灭火,火也能将水蒸干。此刻,重水与火云开始了激烈的交锋。它们的交锋也间接的照射出妙俊风与老玄武之间的比拼。

    “爆!”老玄武的战斗经验何等老辣。他不等最后的结果出来,就自爆了重水箭。不过,自爆后的重水箭不是真的爆裂成水雾,而是衍变成了一道道重水冰锥。

    密集的重水冰锥携带严冬之力,眨眼间就将千万朵火云化成了自己的力量。

    森寒的酷风刮起,漫天的重水冰锥化成一道道白色的匹练,在空中交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冰网。

    它们要做的就是将妙俊风一网打尽,让他没有还手之力。

    “好久没有使出这招了,不知道效果如何?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妙俊风微微一笑,随后,他张口念道:“掌中雷剑,雷霆万钧!”

    “轰隆隆”的雷鸣之声响彻天际,“嚓嚓嚓”的银龙腾跃于云层之中。

    “哗哗哗”的雷电如瀑布般,从九天之上倾泻而下。它看似轻柔迟缓,实际上却充满了毁灭的霸道。这是上天才能施展的雷罚手段,但如今却被妙俊风借用而来。

    “嚓嚓嚓”的声音接连不断,密集的重水冰网哪里抵挡得住雷霆的霹雳手段。袅袅的冰雾伴随着冰网的毁灭在空中弥漫,瞬间把这片区域装扮成了人间仙境。

    “还不错,手艺没生疏。”妙俊风开心一笑,对这一招他感到很满意。

    老玄武在雷霆万钧这一招出现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明白妙俊风为何能借到天罚的手段,不到那个境界,即便想借,也会被上苍轰成渣。

    “臭小子,这一招你是怎么学来的?”老玄武朝他大喊一声。

    “我师父教的。是不是感到很惊讶,放心啦!师父是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和你计较的。你我之间的恩怨需由我亲自解决。”

    “哼!想来臭小子的师父也不会强到哪里去!你师父估计和你一样,没事的时候尽琢磨些投机取巧的鬼蜮伎俩,不干正经事。这就叫有其师必有其徒。”老玄武的心里很清楚,但嘴上和脸面上他是不会承认对方强大的。

    “老玄武,你知道吗?这话要是被我师父知道了,我估计他会把你拿去炖汤的。我师父的厨艺不比轩辕君差!”

    “我呸!敢拿本座去炖汤,本座还拿他当药参呢!有种他就站到我面前,不然,就别让自己的徒弟站在那叽叽歪歪!”

    “老玄武,你最好祈祷吧!或者把你的好兄弟们都叫来,不然,一会儿你会很惨的!”妙俊风的心神忽然一惊,潜意识告诉他,他的师父可能要出现了。

    “哈哈哈,就他也配!只要他敢来,本座就拿他的脑袋当凳子坐!哼哼!本座要让他知道,服字怎么写!”

    “区区圣兽也配教我识字?当我拿神兽当坐骑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个海洋里游荡呢?”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在空中回响起来。

    “师父!”妙俊风听到这个声音,立马激动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师父了。在他的心中师父的分量比父母还重。

    “俊风,近来你表现的很好,但还欠缺了点火候。今天就让为师来教教你,什么叫霸道!什么叫唯我独尊!”

    一道身影自虚空中踏空而出,他长得很普通,身上透露着一股儒雅之气。

    “少在那装神弄鬼!你们师徒俩演得双簧很不错,但本座不吃这一套!”老玄武双臂环抱,用鄙视的眼神看向踏空而出的妙俊风。

    “界禁永封!”帝明对他的话熟视无睹,抬手就是一点。

    “嗡”的一声响起,老玄武刹那间就被困在了界禁中。此时的他,感觉到了力量的流失,法则的缺失,时间的流逝。

    “这不可能!你怎么能自创一界,切断了我与道和世界的联系!”老玄武在此刻慌神了。

    “紫雷锤,给我揍他!揍到他爹妈都不认识他!”话毕,一柄通体紫色上面密布银色纹路的小锤,向着老玄武就冲了过去。

    “乒乒乓乓”的声音中参杂着老玄武不停地哀嚎。

    开什么玩笑,在紫雷锤的面前别说是他了,就算是神龙也得盘着,用双爪把自己的龙头抱紧。

    “你服了吗?”

    “本座服了!还请大人手下留情!”

    “什么!不服!紫雷锤你的力量有点小啊!需不需要我出手帮你一把啊!”

    “哎呦!大人,我服了,恳求您手下留情!”老玄武更改了措辞,向帝明求饶道。

    “哦!那你知道服字怎么写了吗?”

    “知道,知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嘴贱,惊辱了圣驾。小的在这给您赔罪了,小的愿意给您做牛做马,以此来赎罪。”

    站在一旁的妙俊风,若是不亲身经历这一幕。他实在想不到,师父竟然有这么酷的一面,圣兽玄武在他的面前怎么跟个小鸡仔似的。

    “好徒儿,你学会了吗?要是以后让为师知道你弱了为师的名头,今天他的经历为师也会让你亲身品尝一下的。当然,那时就是为师亲自出手了。”

    妙俊风苦笑一声,干巴巴的说道:“师父,您能不要这么吓人吗?好不容易见上一面,您就不能给您的宝贝徒弟露点阳光吗?”

    “阳光虽好,但为师担心给你阳光你就灿烂。为师要让你警钟高悬,只有这样,你才能不断变强,才不会固步自封。

    就到这吧!为师走了,记住!若是再让你的对手肆意诋毁你亲爱的师父,下一次连你一块收拾咯!”

    华光一闪,帝明的身影消失在了妙俊风的眼前。他今天正好心情有点不畅,要不然,也不会借着这件事,来排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