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宫玉的结局
    一身白衣,黑发披肩,携出尘之气的妙俊风自高空中缓缓落下,随后,迈着从容的步伐,一步步的走入客厅。w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an...la

    “俊风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您没死,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宫飞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给妙俊风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飞,一别十年,长俊不少。”妙俊风摸着宫飞的脑袋说道。

    “宫叔叔,宫前辈,一别多年,晚辈这边有礼了!”妙俊风不会因为自己的强大,就摆出高姿态。对他们自己还是那个自己。

    “俊风啊!你可想死我啦!老夫生怕在有生之年见不到你了!”久未露出笑容的宫鸿,此刻高兴的从位子上站起来,向妙俊风快步走去。

    场面上严肃的氛围,在妙俊风的到来下,一下子变得如沐春风,让人心情为之一悦。

    至于,丁夏东和宫玉,他们从主角瞬间变成了路人甲,完全被在场的人给遗忘了。

    “夏冬,我们走吧!”宫玉在丁夏冬耳边小声说道。

    “为什么?他是谁?”丁夏冬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眼前出现的家伙是谁。

    “他就是妙俊风。我们不是他的的对手,就算是从龙皇子,面对他也会忌惮三分。”宫玉在说这话时,目光时不时的往那边望去。

    “啊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我把他杀了,那他可就真的死了。而我也能在从龙皇子那崭露头角,变成他的亲随。

    夫人,如此大好的机会我们怎能轻易错过。你且在一旁掠阵,看为夫把他的首级取来。”丁夏冬兴奋的发出信号,让守在门外的家中长老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来。

    “那个谁,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世家来人了吗?西人国的黑暗势力有没有出动?”妙俊风转身,向丁夏冬问道。

    “这都不是你该考虑的事,你现在应该多考虑下自己!”丁夏冬听过妙俊风的事迹,但他认为这都是虚构出来的,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有那么大。

    “无知。宫玉你说!”妙俊风无视丁夏冬,把目光转向了宫玉。

    面对妙俊风的质问,宫玉不敢违抗。她很聪明,她知道妙俊风的回归意味着什么。

    “回大人,我们家的长老都来了。世家的人没来,西人国的人也没来。”宫玉欠身一拜,如实回道。

    “宫玉,既然你已嫁人,就要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而不是去怂恿你的丈夫做些蠢事。现在的我不是过去的我,凡是阻挡我的人,一律杀无赦。

    我在,妙家就在,其它的都是浮云。什么原则派和走狗派,在我这里只有忠心追随我的人和叛徒之分。

    对叛徒把我不会心慈手软,哪怕他是我的亲人。慈不掌兵,情不立事。在这纷乱的世间,想要开辟出一方净土,不用铁血手段是无法让人静下来的。

    我已经饶恕过你一次,你觉得这一次我是让你离开还是让你随你夫君一起,步入黄泉呢?”

    “请大人开恩,我夫君不懂事,等我们离开后,我会劝他的。”宫玉俯身跪拜,向妙俊风恳求道。

    “夫人,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对他我们不需要如此,我相信凭我的实力和众长老的阵法,想要收拾他那是手到擒来的事。”丁夏冬对宫玉的感情是真挚的,他心疼的把她搀扶起来。

    妙俊风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侧头向宫鸿问道:“宫前辈,宫玉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间,请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俊风,他们的事全凭你处置,自宫玉嫁入丁家,就不再是我们宫家的人了。”宫鸿没有考虑,张口就回答了妙俊风的话。

    “看来在你心中,即便我今天不出现,他们的命运也已经注定了。”妙俊风浅浅一笑的回了一句。

    “嗖嗖嗖”的破风声响起,一道道人影从外面冲了进来。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强劲的气息,个个面露杀意的把妙俊风围在中间。

    “不行啊!你们太弱了,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妙俊风摇着头,缓慢的说道。

    “诸位长老,随我一同出手拿下此贼!”丁夏冬没有听宫玉的劝告,率先向妙俊风杀去。

    一股股强劲的气息在此刻冲天而起,使得大厅的梁柱和屋顶发出了“嗦嗦嗦”的震动声。

    “哎!去吧!”妙俊风漫不经心的抬起右手,轻松一挥。

    灰色流光呈圆环状由内而外极速扩张。凡是被流光触及到的进攻者,自身的生机在顷刻间流失大半,容颜也是转眼间衰老下来。

    “死光!”有一位见多识广的长老惊呼了一声。

    “快撤!”这位长老紧接着又急吼一声。

    然而,还是迟了。扩张出去的死光在此时又收缩而回,对他们进行二次收割。

    “嘭嘭嘭”的声音在死光的二次收割后,接连响起。每一位倒地的强者,都面露惊恐之色的不甘而去,其中也包括了丁夏东。

    宫鸿见到这一幕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假如当初选择了背叛,那他们的下场就是自己要面临的结局。

    “宫玉,你自裁吧!”妙俊风不带感情的说道。

    “俊风贤侄,能否留她一命?”宫穹忍不住的站出来,替宫玉求情道。

    “留她一命也不是不可,但我必须要废去她的修为,并且你们要保证将她永远禁足,不得走出宫府半步!”

    “可以,我保证。若是违反了这个保证,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来赎罪!”宫穹激动的向妙俊风俯身一拜。

    “都说母子连心,父女又何尝不连心呢?

    宫玉,事不过三,我不想再经历第三次。你要知道,若是我发火,不说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吧!少说也会浮尸千里。

    皇甫从龙对我来说,只是强壮一点的蚂蚁。我之所以没有急着去收拾他,是想引出他后面的操控者。等到操控者从幕后走出来,也就是我收网的时候。”

    “感谢大人的不杀之恩,从今往后我会闭门不出的。宫家也请大人费心了。”宫玉再度跪拜在地,随后,她很自觉地退出客厅,向自己房间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宫玉她是个有智慧的女子,只是她把智慧用错了地方。”等到宫玉走出去,妙俊风给了她一个最终的评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