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布克
    在一旁观战的查理,在见到布克的出现后,连忙一个瞬移,来到他面前,恭敬地半跪在地。

    “尊敬的王,不知您驾到,未能远迎,还请您恕罪。”查理的语气很谦卑,似乎还有点畏惧。

    “起来吧!查理,若是让你迎接我,刚才的精彩战斗我还能看见吗?彼得的傲气是要有人压制一下了,我看他就做的挺好。”布克晃着腿,双手后撑,说的很自然。

    “主人,我给您丢脸了!”彼得强忍身上的伤势,走到布克的下方,双膝重重一跪。

    “丢脸?有吗?我觉得输给他不丢人,假如你把他打死了,我才要担心呢!”查理向彼得弹出一道光束。

    光束入体,彼得衰老的身体再度变得饱满,生机也是恢复了大半。

    见到布克的这一手,妙俊风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先天血族与后天血族相比,它们没有经历**凡胎的阶段,生下来就是神魔之躯,与黑暗之道亲近。

    身为王族的他,应该是血族的直系后代,假如是三代以内,如今的自己绝不是他对手。若是六代到三代之间,自己兴许还有一拼之力。

    运气好,他是六代以后的王族,自己则可以像暴揍彼得一样揍扁他。

    “妙俊风先生,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猜想我是第几代的王呢?不用猜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是血祖的孙子,也就是第三代。在我面前,你的实力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其实,我一直挺好奇,你为什么会对我们血族那么了解呢?在这个世界,对我们了解的人应该寥寥无几。他们不是归隐山林就是作古西去,不知道你是他们当中哪一位的弟子或是后辈呢?”

    “布克,能见到一位血族的王族是我的荣幸。本来我是想去一趟你们城堡的,现在到可以省去我不少麻烦。

    我对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族群都没有偏见,这是大自然的恩赐。然而,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侵略东方,谋夺那么多的生命。

    也许你们会说人族也很残忍,为了生存不知宰割了多少鸡鸭牛羊。难道鸡鸭牛羊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

    对高贵的血族来说,人族跟鸡鸭牛羊一样,在你们的眼中都是牲畜。杀一头牲畜和杀千头牲畜对你们来说,无非就是多费些功夫。

    但我想说,物竞天择是自然法则。例如,魔兽或者妖精,他们源自于牲畜,但如今却跳脱在外。对他们,我们人族承认他们是一个族群,也不再对他们进行猎杀。

    换句话说,你们血族对我们人族的观点应该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改变。放眼天下,现在是人族的世界,不管是山险水恶之地,还是富饶华贵之所,都少不了人族的痕迹。

    天道不公,视天地万物为邹狗。可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下了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不仅是对我们人族来说难能可贵,对你们血族,乃至飞禽走兽同样可贵。

    想要不在食物链的最低端,就要努力往上走。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你站于金字塔顶端后,就可以对你脚下的生命为所欲为。

    秩序不能乱,大世不能乱,人间更不能乱。就算你是第三代,若是想混乱大世和人间,我妙俊风会义无反顾的挡在你身前。

    除非你杀了我,不然,只要有我在,你们血族定要面对我这个倒不下的敌人!”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说得好!妙俊风先生,我就喜欢你这种执拗又可爱的敌人。敌人太弱,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我也难得出来一次,你之前的话又引得我心潮澎湃。这样吧!你若能接下我一击,今日之事我们就此揭过。

    反之,不高意思,你的生命我收下了,你的精华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查理想要开口,但在布克的一个眼神下,收回了自己想说的话。

    “血杀!”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竞技场的上空风云变幻。各式各样的血云在布克的召唤下,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

    股股血云在不断汇聚融合后,缩成了一个只有磨盘大小的红色云块。

    “呼”的一声,云块笔直的砸了下来。

    站在云块下方的妙俊风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被下砸的云块给排空了。强大的排压气流在他的外围形成了一道坚固的隔离带。

    “被砸死,这种死法我还真没想过。虚无世界!”

    然而,这一回,即便来到虚无世界中,磨盘大小的红色云块还是追着他不放。

    “我到是忘了,我面对的可是三代。论法则运用,他比我有先天优势。”

    “雷霆万钧,唵!嘛!呢!”

    银色的雷光冲天而起,三朵金莲跨越时空,从高空中极速坠落。

    见到金莲,布克轻咦一声,他从金莲中感觉到似曾相识的熟悉力量。只是由于自己沉睡的太久,记忆有些模糊,一时半会无法理清思绪。

    “轰”的一声,雷霆贯穿了云块。制裁之力和净化之力迅速的绞杀起这邪恶的云块。

    云块抵抗的很强烈,就在它以为雷霆之力要被自己完全磨灭时,三朵金莲如期而至。

    禅音响,佛光现,温和的光明慈悲之力把云块包裹起来。

    本就受损的云块,在金莲的安抚下,血红的颜色开始慢慢的向着白色转变。当它完全以洁白的颜色出现在大家眼前后,金莲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佛家的力量!妙俊风,你的传承果然不是来自这个世界!你的师父想来一定很强大,对我们更是了解透彻。

    哈哈哈...,这下有意思了,未来的日子将会很有趣,我也能尽兴的玩一场。

    妙俊风先生,我们后会有期,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一天,毕竟想杀你的人太多了!”

    红芒一闪,布克连同彼得消失在了竞技场内,只留下妙俊风和查理彼此相望。

    “查理,他应该就是嗜血好战派的主导者吧!有他在,现有的议长的确拿他没有办法。除非,你们温和派的始祖苏醒,不然,在他面前,你们只有听从号令的份。”

    “不好意思,我的朋友。我没有想到这场战斗的最后结局会是这样,我更没有想到王会亲自前来。”

    “没关系,这便是因果。上一次是我师父救了我,这一回是彼得的主人救了他,我们扯平了。

    下一次的相遇,便是我与他最后的战斗。”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