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战青龙
    妙俊风见过玄武,见过白虎,也见过朱雀。他一直在想青龙会是什么样呢?是老者,是壮年,是少年,再或者是个美女?

    可真当见到青龙后,妙俊风发现,自己的猜想太天真了。他压根就不是人类的样貌,而是货真价实的一条龙。

    只不过他为了方便,把自己的体型按照人类的比例进行了调整。

    “怎么?很吃惊吗?没必要大惊小怪!我只是喜欢这样而已。我们圣兽本来就不是人类,没必要把自己改变成人类的模样。像我这样不也挺好吗?”

    “你到是豁达。辛家和你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护着他?”妙俊风可不会被他的三言两语就带进了他的道,自己的思路需由自己来把控。

    “我们四圣兽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在我们初来此界时,每位都遇到了不同的麻烦。而我的麻烦就是病。”

    “病?有意思!该不会这个世界对你们的镇压就是争对你们的神通吧!

    玄武力气大,就让它托起一座城。白虎好动弑杀,就用天道锁链锁着他。朱雀爱美,就让朱雀域盛产美女。

    而你生命力强大,故而就用病来折磨你。好让你的生命力在病痛中不断流失。”

    “你很聪明,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当初我确实被折磨的快奄奄一息了,但幸好辛家的第一代家主出现了,他用毕生精力把我救了过来。

    也正是因为救活了我,上天对他降下了惩罚,让他余生的时光在刹那间消失殆尽。而他在临死前对我的托付便是,在辛家遇到困难时,照拂一下。”

    “这故事听起来蛮感人的,但辛家却因此而变得跋扈起来,变得不像先祖。直到现在,辛所更是把你当成了他的护身符。”

    “也许吧!好了,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了呢?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好事,我希望在我兵临城下时,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妙俊风咧嘴一笑,笑的很真诚。

    “助你一臂之力?这个没问题,但我有个毛病,就是对弱者没有兴趣,只有强者才能得到我的尊重。你想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可以,只要你能战胜我。”

    “说了这么多,还是绕到打架上来了。那还等什么呢?我们开始吧!和真龙战斗,我还是头一次!”妙俊风笑容一收,出拳便向青龙轰了过去。

    青龙龙眼一眯,抬爪就向妙俊风的拳头抓去。在他看来,和自己比肉身强度,就好比鸡蛋遇见了石头。

    “咚”的一声响起,“哗哗哗”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青龙挡住了妙俊风的攻势,但余劲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妙俊风的力道。至于妙俊风,则是一点事也没有。反震之力被他巧妙衔接,全部卸到了扩散的余波中。

    “好,再来!”青龙龙目一瞪,向妙俊风发起了凶猛攻势。

    青色的拳影向妙俊风似缓实快的砸了过来。拳未至,拳风已让妙俊风身穿的衣服出现了细密的裂缝。

    在妙俊风的眼中,这一拳也是被无限放大,好似一个星球向自己砸来,让自己避无可避。

    “厉害啊!不仅是物理上的攻击,还能对人的精神产生影响。只可惜,今天你遇见了我,这一拳也只能让我开眼界,并不能伤到我。”

    妙俊风架子一摆,由精神太极转化来的太极之力瞬间遍布全身。

    “看我的移花接木,借力打力!”妙俊风双手一抬,左手后拂,右手前搭。

    当青龙的拳头被妙俊风的手掌搭上后,强劲的力道顺着他的牵引,从他身上流过,直奔后拂的左掌。

    为了使力道的转换能够自如,妙俊风的身体也是慢慢旋转,自右向左,由慢转快,整整一个三百六十度。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似用时很长,实际上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用到,顷刻间就被妙俊风完成了。

    “嘭”的一记闷响,妙俊风的左掌重重的拍到了青龙的后背上。

    这一掌的力道中,八成是青龙自己的拳劲,二成是妙俊风的助力。

    青龙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踉跄,站稳的身形往前挪动了半步。

    “这是什么招式?为何能将我的力量融入自己,然后又嫁接到我的身上?是斗转星移之术?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像,都不是。这好像是太极之力,四两拨千斤。对!就是太极之力,借力打力!”

    “姜还是老的辣啊!没想到这么快你就琢磨出来了。”妙俊风没有停手,挥掌向他就横推而去。

    “哼!你的太极在我面前还是稚嫩了些!”青龙对这一掌毫不畏惧,龙尾一扫,向着掌心就击打而去。

    “呲啦”一声,焦糊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青龙的龙尾一触即退,在表层留下了淡淡的焦痕印记。

    “好小子,你竟敢使诈!”青龙怒目圆睁的对妙俊风吼道。

    “兵不厌诈,再有,谁说太极之力中就不可以融入雷电之力。我这是创新,懂吗?”妙俊风弹了一个响指,挫出一抹电花。

    “找打!”青龙怒不可揭,已经很久没有人对自己这样挑衅了。身为四圣兽之首,怎能让一个人类给耍了。

    龙息奔腾,青色的流光把这片空间照耀的碧翠耀人。浓郁的生机开始流淌,生命的力量逐渐沸腾。

    妙俊风没有去吸收这浓郁的生机,更是对这精纯的生命之力充满了忌惮。

    贪心不足蛇吞象,假如自己沾染了一点,那不等自己做出反应,这盎然的生机和磅礴的生命力会一股脑儿的向自己体内冲去。

    爆体而亡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这是一个诱惑,是一个正大光明的陷阱。

    “青龙,你不觉得你这手法太小儿科了吗?若换成一个生命将近的大能与你过招,你的这点鬼蜮伎俩或许能起成效。但对我来说,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妙俊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勘破其一,又怎能勘破其二呢?”青龙对妙俊风能看出自己的意图并不感到惊讶。他真正的杀招隐藏在明招之后,若是看不透,那等待他的,将会是死神的呼唤。

    “是域还是世界?我想想啊!应该是域,要是世界,那这片天地恐怕又会对你降下病灾了吧!”妙俊风直接坐了下来,像是在给域成型的时间。

    “好小子,既然知道我要做什么,还能如此镇定,甚至不阻挠。要么你实力惊天,要么就是你的脑子进水了。”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